前幾天台灣導演葉天倫在臉書感嘆台灣三部賀歲片票房加總,還沒有好萊塢大片「死侍」的一半,引起輿論爭議。很多人為文批評台灣這種以低俗笑料為號召的電影風格(據說也有擁護的意見,但我沒看到),並認為這種風格一定要盡早絕跡。

本來電影走向,就是取決於觀眾口味,如果觀眾不喜歡,自然不會有人想要拍。低俗笑料片之可以一再找到資金拍攝,不就是因為這有市場嗎?去年國片票房排行榜,除了「我的少女時代」之外,最賣座的就是豬哥亮賣弄笑料的賀歲片。有數據在前,很難不讓人認為這沒有賺頭。

低俗固然很值得批評,但反過來我也很納悶,我們要怎麼拍的「俗而不低」呢?「不俗」其實不太難,台灣曾經可是出產藝術電影的大國,以侯孝賢為例,侯孝賢的電影就是一直在避免「low」掉。演員口條不好,就刪掉有台詞的戲;中國的影視城外景太粗糙,就跑去日本取景,甚至只有自然景色。台灣電影真正難的,是如何拍出通俗而具有美感的電影。

美感講來很簡單,可是落實很難。台灣的升學導向教育使台灣人捨棄掉所謂「無用(考試不會考)」的科目,其中就包含美術。美術也不單純指繪畫的技巧,而是一種分別美醜的基本能力。很多人連簡單的配色都沒有辦法分辨優劣,對比色、相近色也不會分。這連拿著毛筆塗顏色的能力都不需要,只要眼睛辨色能力正常就可以了,台灣尚且做不到,更不要進一步說如何才能「美」。

但另一個問題,則是台灣人長期蔑視屬於自己的傳統。我還是要以謝海盟為例,不管他的父祖輩是什麼背景,好歹他也在台灣從小長大,可是在美學認知上,他仍然厭棄台灣既有的閩南式傳統,寧願去追隨日本,還假裝那是遙遠的中國美學。我之所以一再提起,是因為我自己也有類似的經歷,厭惡自己既有的文化傳統,喜愛不存在的「古典」(而那通常就是日本)。但我一直覺得,這是我長期受大中華教育影響的緣故,我之後的人已經開始「認識台灣」,應該對台灣,乃至於對台灣既有的傳統美學有更正確的認識。所以當謝海盟有那種心態,我是很失望的,這代表台灣的知識階層,並沒有正確的美學認知。知識階層尚且如此,其他就更不用論。

 

 

秒懂建築美學原攝影BY @楊燁出處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1212423878786551&set=a.101348053227478.2847.100000568522738&type=3&theater

小聖蚊的治國日記貼上了 2016年2月12日

 

前兩天北門因為高架橋拆掉重現故景,很多人趁著天氣好趕去拍照,有人在路口拍了一張相片,中央是北門,左側是台北郵局,右側是戰後蓋的大樓。有好事者就將其標上「清國美學」(北門)、「日本國美學」(台北郵局)、「中華民國美學」(戰後大樓)。但我懷疑有多少人懂得欣賞所謂的「清國美學」,清代以來的閩南建築風格真的是台灣人普遍的美學標準嗎?台灣人美學觀遭到扭曲的狀況,可以從另一件事情說明。台北目前留存四座城門,何以北門特別重要?因為其他三座都遭到大改,由台北故宮的設計師黃寶瑜主持,將原本閩南式的風格改建成「北方式」的宮殿建築風格──「北方式」之所以用引號,是因為現在看來,那種建築只能說是建築師想像中歷史風格,跟現存的華北傳統建築,也不一樣。覺得真正的清代閩式建築很醜,硬是要用鋼筋水泥蓋出一個仿古建築的殼,將這種建築美學當成所謂中國人的建築美學,影響所及,後來在台灣蓋廟宇,愈來愈不倫不類,特別是中南部新建的廟宇,多半是揉合華北清代建築的殼與閩南建築的細節,尺度、比例、配色都嚴重走經,傳統的閩南樣貌已不復見,而華北的建築風格又顯得粗陋。如此怪異而扭曲,卻成為我們這一代台灣人共同的視覺經驗,我們的美感崩壞,不是沒有道理的。

台北城門舊貌照片:多事當時月,還臨景福門

台北的戰後北方風格建築:誰的中山北路?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