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因為柯文哲在日本幾句發言,漣漪擴散回台灣,網路遂有問卦文,寫了洋洋灑灑,舉證歷歷。

台灣城鄉景色的市容很醜,自不待言,不過我並不那麼推崇日本,而且要論類似的景色,越南、泰國等地的城鄉景色,與台灣落差不大。若說招牌之大、之誇張、之顏色俗麗、之不顧環境,香港說第二,沒有人敢稱第一。但香港人會覺得這個「東方之珠」的市容很醜嗎?

說白了,台灣就是個第三世界國家的氛圍。這沒什麼不好,比起新加坡那種人工營造出來的美感,我寧願像台灣。醜固醜,可是方便。如果魚與熊掌不能兼得,我是實用主義者,寧願捨美觀就方便。

台灣的問題不在於醜,在於台灣人不知道什麼是「美」。台灣市容雖醜,但一直都有人試圖要改變。可是努力這麼久,情況沒什麼好轉,這是何故?我覺得最根本的原因,是台灣人根本不知道要如何才叫「美」。比起醜,很多台灣人以為美的,才真真叫我敬謝不敏。

最糟糕的,莫過於過於花俏的街道家具。明明台灣城鄉的市容駁雜,但各地新建的路燈、欄杆都有著奇異過度的裝飾。這種過度設計,於改善市容無益,卻使台灣的環境看起來更亂、更庸俗。主政單位腦子裡莫名所以的設計感,是摧毀市容的一大元凶。整體而言,台北市的街道家具算是最好的,但也會有些奇怪的裝飾,遺毒尾大不掉。

其次,對我來說,市容最大的禍害,是占據騎樓的路霸、機車,防火巷違建,過分突出的鐵窗,簡單來說,就是某種貪小便宜的心態。因為貪小便宜,所以明明是陽台,也要打通變成室內,還要用鐵窗外推。因為貪小便宜,所以商家把攤位、招牌、桌椅擺到騎樓,甚至還圍起來,彷彿真成了他們的室內空間。要說維護騎樓空間,我得說,台北市做的最好,新北市勉強,其他縣市基本上毫不管束。我走在台中市的街道,騎樓是無法通行的。高雄也差不多。這些東西拿掉,台灣的市容便好了一半。

美感這種事情難以累積,不僅是因為台灣人功利心態使然,更是因為台灣並不在乎文化的傳承。以前台灣被日本統治,蓋了很多歐式的建築,後來國民黨接手,蓋了很多現代主義的建築。當年現代主義式絕對的主流,那些太裝飾性的、太「古典」的房子,被看成落後的象徵。誰知道現在懷舊潮流一湧現,這些房子忽地就成了珍貴的遺產。如今這些人對著戰後蓋的房子,夾雜著對國民黨的厭惡,大肆批評。這種狀態,都是因為台灣缺乏文化的傳承。

歐洲的城市景色很美,但他們的城市美學是一直累積的,愈到近代,他們愈小心翼翼呵護,才有那樣優雅的市容。英國有些歷史城鎮,幾乎是整個鎮都嚴格的保護下來,拿個釘子釘外牆都要層層申請,這是台灣人不能想像的事情。也因此,台灣的市容如此,歐洲的市容如此。

至於日本,我其實一點都不覺得日本的市容很美。他們的市容,頂多是「很乾淨」。因為就美感論,日本人並沒有高明到哪裡去。當然,日本也有自己的傳統,在傳統的脈絡下,他們也能營造出很優雅的市容,但這種市容並不常見。京都很美,那是因為京都有很嚴格的法規。只要一到大阪,立刻就會有種回到台北市的錯覺。當然,日本沒有鐵窗、沒有頂樓違建、沒有機車亂停,僅此幾點,就贏過台灣很多。但台灣有可能拋得掉這些東西嗎?我覺得不可能。

對我來說,台灣人只要不再貪小便宜,市容應該就會有改善的可能。台灣市容變醜,不是因為國民黨來台,而是經濟起飛的惡果。經濟起飛,想賺快錢,所以什麼東西都隨便做做,湊合著出現就可以。當然,過去政治高壓,致使台灣人有過客心態,也是一個因素。但當政治民主,人民更自由後,這樣的狀態沒有改變,就知道大家仍然短視近利。只有心中想著要擘劃長遠,才會認真看待環境,顯然台灣人還遠不到這個境界。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