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選舉前夕,台灣動亟思變,陳氏讓民進黨陷入前所未有的苦境,當時馬英九很輕鬆畫著大餅,口氣鏗鏘,要贏大位只是票數多寡問題,時人皆云,不要說馬英九,隨便誰去選,只要換掉民進黨執政,都會贏。

2012年,時局遷異,馬英九支持度不高,雖然國台辦主任來台造成拉扯,但因為急速的對中開放,使台灣似乎有了中國這個靠山可依,馬政權希望快馬加鞭,讓台灣開放更多,試圖挽救台灣萎靡的經濟。當時中國也頗為配合,藉開放直航參觀的名義,散播很多諂媚言論,一堆中國人說台灣人情好,環境清潔,什麼房子破舊,只是冒題,每篇遊台文,最終都要感受到「台灣寶島人民與祖國血農於水的情感」。

對中國開放,一開始大家引頸期盼,但期盼後的落空,在馬英九的第二任期開始發酵。嚴格來說,四年前的大選,馬英九算是贏出當時台灣的基本格局,現在PTT用689在揶揄當時選馬英九的人,可是這在當時,不過就是一般認知的選民政治傾向比重。而馬英九在勝選後不久,台灣的局勢就發生巨大的轉變,先是士林王家事件引出台灣的居住權被財團裹脅,馬政府陸續爆出嚴重的貪污事件,接著旺旺集團的老闆蔡衍明在收購中視、中天、中國時報集團以後,進一步覬覦壹傳媒集團,企圖成為媒體托拉斯。由於蔡衍明在中國的巨大政商利益,毫不遮掩他的親中傾向,使台灣湧起一陣抗議浪潮。隨後台灣的抗爭,幾乎是毫無間斷。馬政權的後四年,因為種種的抗議、遊行,使台灣浮現新一批由群眾運動累積聲勢的新生代,他們抗議政府欺壓人民,抗議財團彰彰惡行,最重要的是,他們天生認為台灣要獨立,中共要侵台,國民黨要賣台。

大體而言,馬英九八年的起落與陳水扁頗為接近。兩人皆是在高聲望的時候選入大位,執政不久就碰到世界性的經濟危機(陳水扁是網路業崩盤,馬英九是金融海嘯),前四年相對平順,後四年則天怒人怨。陳水扁後四年,我看之前我寫的文章內容,大抵可以整理出來:癱瘓經濟、挑撥族群、貪汙收賄,我依稀還記得,當時我最不滿民進黨的,就是他們躲在「中華民國」這個招牌背後喊台獨。這個人怨,最後變成紅衫軍。

這四年來,馬英九又做了什麼呢?就馬英九個人,我覺得沒什麼值得一提。可是馬政府背後的國民黨,正在從一個逐漸要轉變成一般政黨的過程,逐步退化為戒嚴時期的黨國。因為新興的網路政治讓他們進退失據,無法回應一個更強而有力、更迅速反應的公民聲音。其次,中共從2000年初沉潛的態勢,到2010年以後,逐漸變得張揚跋扈,原本不容易看見的野心,也變得愈來愈露骨。但馬英九似乎沒有注意到這一點,他們似乎仍以2000年初的概念理解中國,以為可以「互利共榮」,卻毫不在意中共的統戰伎倆。兩相比較,中共隨著時代不斷進化,但國民黨卻停在過去的某個時間點,幾乎毫無進步。其結果就是,無論是有心還是無意,我們都覺得馬英九似乎正準備要賣掉台灣。

如果陳水扁第二任期,我的不滿源自於對統治者的個人行為,那馬英九的第二任期,我則是恐懼馬英九會把台灣給賣了。我投票,就是不要讓國民黨這麼輕易就賣掉台灣。

這變成網路的「反國民黨」派最大的主訴求。關鍵之處在於,國民黨對中共跡近卑躬屈膝,甚至也動搖了好些傳統所謂的「深藍」族群。深藍族群固然不喜台獨,可是他們更不願最終台灣是統一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之下。中華民國雖然虛妄,但這是他們「漢賊不兩立」的底線。當「一國兩區」脫口而出,什麼九二共識,其實都是唬人的障眼法而已。

說起來台灣幾次的關鍵選舉,幾乎都建立在恐懼之上,這對台灣的政治似乎不是什麼好的發展。這或許正能反映出台灣本身的不安定感,雖然在日常生活中,台灣看起來像是個再安定不過的地方,但實際上這個不安恐懼,都轉投射在台灣的政治活動當中。就這點論,所謂的選舉形式,對台灣確實是個穩定的基礎。只可惜我大概可預見,在選舉完之後,無論結果如何,這個吸納不安的形式消失,人民的不安又會從其他方式顯現。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