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完基督生日(雖然咸信不是)隔天,很弔詭的,是毛澤東生日。

原本台灣人不會有幾人會知道毛澤東的生日,但如今中國勢力正熾,幾乎網路上所有的華語媒介都以中國為主,於是乎,就算本來不知道,也多少因為新聞、評論之類的內容曉得。雖然華文網路內容終究以中國為中心,但實際看到此消彼長,心中還是會難過。難過的不僅是「此消」,更是那個「彼」有很多太糟糕的內容,偏偏這些東西,最終成為正朔,就像北方的胡人語言,最終變成所謂的「普通話」或「國語」,而古代音韻的遺存,被看成是「方言」。

既然是毛生日,自然免不了有些「崇毛」的事情出現。我不太清楚中共官方怎麼處理毛澤東生日,似乎沒有什麼官方活動。我查閱中新社的網路新聞,跟毛澤東誕辰相關的新聞,主要只有在他的出生地有紀念活動,而且似乎是民間自發的行為,不是官方舉辦。這實在是很弔詭的事情,毛澤東雖然在中共有著不可動搖的地位,但如今看起來只像個虛幻的象徵。毛澤東不可詆毀,卻也不可推崇。毛澤東彷彿是中共的雞肋。

這或許有一部份奠基在中共矛盾的狀態上。中共本身為了救亡圖存,在毛澤東亡後,幾乎是立刻就拋棄他生前所有的措施,包括毫無來由的迫害、經濟逆施、以及對毛本身過分的崇拜。在此之後的中共,可以說是在「去毛」的前提下陸續開展經濟改革以及(胎死腹中的)政治改革。然而,囿於毛在中共內部的權威象徵,又或者是害怕重蹈過去赫魯雪夫對史達林的翻盤作為,毛澤東仍然在表面上為中共所尊崇。在這種尷尬的狀態下,許多中老年人跑去毛澤東故鄉紀念毛澤東,是中共當局所不樂見的。法廣報導毛派學者的看法:「在其他地方,支持毛澤東的活動都受到限制,使得左派人士只能跑到這裡(韶山)。過去兩年來,紀念毛澤東活動的人數一直下降,部分原因是官方的干擾。」

而另一方面,批毛的聲音也遭到屏蔽。廈門大學的教授雷艷紅在微博對毛澤東粉絲的行徑大加批判:「『對毛的尊重、熱愛,是對所有戰死、鬥死、冤死、餓死靈魂的污辱』,如果我的這句話導致朋友圈中對崇毛者的不快,請把我拉黑。毛粉是這個國家最頑固的污跡,是這個國家黑心的永久添加劑。面對他們,我感到深深的無助與悲涼,因為他們對時間淘汰不了,真相教育不了,歷史接受不了,教育解決不了。因為他們,我不敢奢望正義,只能祈禱仁慈。他們是人類文明史上永遠無法磨平的傷痕,是人類文明價值的絕佳反襯。」此言隨即遭到刪除,但被批判的「毛粉」反嗆的聲音無已。更有趣的是,美國人司馬南居然說「言论自由的中国网络让人大开眼界」,顯然他定義裡的自由,也包括官方隨意刪除網路言論的自由。

毛澤東雖然冤魂不散,但迄今中共並沒有像台灣一樣,將他們的「偉人」誕辰變成國定假日,並舉行花錢的儀式,在某種程度上,似乎又比台灣有某種先進性。但如此並不能根除盲從的劣根性,法廣觀察到,雖然會去毛澤東故鄉紀念的人,多數是中老年人,也就是小時候曾經經歷過文革時期,而且顯然覺得那是一段美好時光的人。但隨著網路發達,有些原教旨主義(基本教義)者開始集結,在烏有之邦之類的網站上活動,對中共今日過分偏向資本主義社會的發展模式不滿,他們的精神領袖,就是毛澤東。網站成員成為當年那些無法無天的老紅衛兵繼承人,這是中共不願見到的結果,但因為他們高舉毛澤東大旗,投鼠忌器,在這部份上,成了中共作繭自縛的實證。

這種事情,一般國際媒體不會非常重視,因為這是獨屬於中共的合法性困境,外人很難理解。但我隱約覺得,這可以是使中共覆滅的引信。用毛澤東打毛澤東一手壯大的政權,不是不可能發生。就如同戈巴契夫一般,當年戈巴契夫,正是想要用共產思維的理想性,試圖掃除蘇維埃的沉痾,一不小心就將整個蘇聯掃入歷史的塵埃中。中共是否會因為毛澤東主義的反撲,最終使中共覆亡,很值得觀察。

    文章標籤

    中共 毛澤東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