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曉漁寫完他的中國「小事記」不久,自由亞洲電台就出現梁京的「2015:不祥的一年」。這才是我覺得比較正常的年度回顧。世界今年如此多災多難,就算中國真的處在「盛世」,也是空中樓閣,不會有我過我的盛世,你過你的亂世之理。更何況,中國人禍充斥,甚至危及世界,這個「盛世」宛如洪水猛獸,不啻是禍患。

梁京認為,「2015年中國和世界發生的各種『意外』和災變,共同的指向就是,我們正迎來一個動盪的歷史時代。」他並以一次大戰前夕的狀態來比擬。不過,揆諸過往,在冷戰時期,以美國為主的北約陣營,發生的緊急狀況,好像也沒有比現在少到哪裡,但如今回顧過去,那段時間,還能算是太平無事的時期。但如今網路發達,資訊量龐大,到底什麼事件會成為影響未來的關鍵,反而模糊不清。比如說,很多人看中國這一年來發生這麼多事,就覺得中國搖搖欲墜。可是這二十年來,很多人都覺得中國要步入崩潰,而中國都這樣走過來了。顯然外人的中國觀察,一直有著根本的盲點。可惜這個盲點,不要說外國,連中國的異議份子都看不真切。梁京也算是曾附和中國崩潰論的人,如今也只能很保留地說「習近平給中國和世界帶來的是更大的風險,因為習近平的權力愈大,愈可能一身禍天下安危」。

若真要說中共碰到什麼困境,可能不是接連不斷的人禍,也不是經濟市場炒作的成長衰退,而是中國亟欲變成一方之霸的焦慮。過去蔣介石時期的中華民國,一度可以與美蘇等國平起平坐,這是時勢造成,與國力無關,而且很快便風雲變色,蔣介石變成蝸居一島的喪家犬,苟延殘喘過了一段名實不符的日子。另一方面,毛澤東雖然侈言「中國人民站起來了」,實際上卻是陷入三十年的黑暗時期,到最後甚至與老大哥蘇聯撕破臉,成為徹底孤立的國家。中國人真正有揚眉吐氣的感覺,實際上要到2008年舉辦北京奧運之後,而且很快「揚眉吐氣」就變成「不可一世」,「我很驕傲」就真的變成「我很驕傲」了。始作俑者,當然是中共當局。如今中共提出一帶一路、搞出亞投行,借西方學者發明的絲路概念,試圖擴張自己的影響力,好可以跟美國抗衡。這種企圖,跟戰前的納粹德國與日本,實在毫無二致。唯一的差別,只是中共沒有發動武力逼人就範,但中共在南海的行徑,實際上也相去不遠。德國與日本的殷鑑在前,中共的行徑究竟是兵行險著,還是不自量力,目前仍不可知。

中國可能不致於被種種人禍拖累,畢竟就人口基數而言,中國的異議聲浪實在少到不足一提。而且以中國人被洗腦的狀態而論,連天津大爆炸這樣的人禍都可以靠強硬的輿論壓制到彷彿雲淡風輕,就知道中國人,從來不曾脫離「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的奴才性格。唯一崩潰的可能,就是中共自己崩潰。所以對臺灣而言,我們實在不應該放希望在這種虛幻的想像中,要真正認清強敵在外,方是正途。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