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有著傲視全世界的便利科技。我有臉書友人去泰國遊歷,不解曼谷既有能力蓋出捷運,何以沒有辦法設計可以順便找零的售票機,致使換零錢的人遠比買票的人來得多。這也讓我想到台灣高鐵剛運行時,自動售票機看起來像是八十年代的過時產物,購票系統跟信用卡付款居然無法整合,需要兩個螢幕來分辨,跟台灣電腦王國的形象格格不入。相較之下,日本售票機可以吃零錢、鈔票、卡片,還只有小小一台,迄今仍是不可思議。更不要說日本為了節省人力,開發出各色各樣的機器,餐廳有餐券販賣機,旅館有付款機,彷彿是個用機器就能運行的國度。
 
但,日本的手機科技卻像是在某個時間點停滯,直至全世界已經被智慧型手機所獨霸,才如夢初醒一般,很晚才出國內的智慧型手機。而即使到今日,日本的折疊式手機仍然有相當的佔有率,彷彿不管全世界怎麼變化,日本就有人習慣用有真正按鍵的手機。
 
BBC認為這是日本對製造的執迷,以及無法放棄人力的觀念所致。但我倒認為,這純粹是是日本社會對資訊世界的「失能」。日本在泡沫經濟破滅後,我認為最直接的衝擊,不是日本長期的經濟停滯,而是日本經濟對世界科技趨勢失去反應。我今年到沖繩,在那霸市區某旅館投宿,看到旅館內有電腦可供上網。但我非常意外,電腦不僅還停留在視窗九五系統,連預設的台灣搜尋引擎預設都還是「奇摩KIMO」,想當然耳,連過去什麼都沒有。
 
但另一方面,我卻認為,這可能是一種情結,害怕「虛擬」的情結。不要忘記,日本人對科技的想像力,超前這個世界很多很多。當「雲端」這種概念沒有出現在一般人腦海以前,日本就已經畫出「攻殼機動隊」這樣的動畫,動畫中的女主角可以將自己的意識儲存在「雲端」,就算肉身已死,只要找到適合的「硬體」下載,就可以重新存在於這個世界。但問題在於,如今我們的科技就算有極為方便的「雲端」系統,甚至可以將一個人所慣用的電腦程式、習慣全部存在雲端,可是這終究要有大量的硬體設備來運作。而只要存放資訊的伺服器壞掉,或是停電,或是任何可能的外來破壞,這些內容就會瞬間消失。我們今日習以為常的生活,可以在瞬間消失無影。包含我在網路上的所有文章,彷彿從來沒有發生過。
 
一個可以將唐代的文物保存至今的民族,想必對這種科技有特殊的感知。不僅僅是單純對科技的抗拒,更包含對科技的懷疑。這大概也是他們寧願「落後」的可能原因。當然,真實的理由可能只是基於企業體的怠惰,或是對汰換設備所需的大量資金感到猶疑。畢竟在日本經濟最蓬勃的時候,日本企業可以花大把銀子更新設備,但泡沫經濟後,日本企業無法隨著時代變遷一步步汰換。相較於美國有週期性的榮衰,日本似乎一直覺得自己陷入長時間的低迷中難以脫身,對於投資高單價的設備,自然有所卻步。
 
我覺得類似的狀況,其實普遍出現在先進國家當中。過去的經濟榮景,使先進國家率先發展出現代社會的服務,但既有的科技會沿用一段很長的時間,不見得會因為之後的改良而有所調整。最明顯的例子就是英國的鐵路服務。這個全世界最早發展出鐵路運輸的國家,卻不是今日鐵路服務品質最好的國家。紐約的地鐵也是類似的例子。日本顯現的「落後感」,或許也是如此。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