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跟陳水扁,某種程度上意外的相似。

他們在前四年的任期雖然不甚令人滿意,基本上都還不過不失。但第二任開始他們就開始荒腔走板,愈到任期結束愈荒唐。

在意識形態上,雖然兩人南轅北轍,但造作之情其實是相差不遠的。只是兩相比較,我現在漸漸覺得,陳水扁貪圖近利,固然很惡,但比較起來,馬英九心中抱持一種莫名其妙的自我定位,那種不自以為惡的惡,恐怕戕害更大。

不過,我又猜想另一種可能。雖然有點失之荒唐,但最近傳出馬英九酒後失言的新聞,卻讓我真心懷疑,馬英九可能是中共埋得非常深的內線。依此推斷,其實多數國民黨外省權貴,就算不是匪諜,基本上也跟匪諜相去不遠。

自2007年起,我就有種感覺,台灣要變,不能靠上位者的一時好心,更不要肖想什麼「明君」。這種思維,終於在占領立法院時成為台灣社會的焦點。台灣人理當要心懷台灣,台灣獨立本不是什麼需要辯證的問題。當然,有些人喜好計較文字,說這應該稱「台灣建國」,建國也好,獨立也好,總之要離開中國的魔咒,或者更準確地說,離開「中國法統」的魔咒。

中華民國妄想代表整個中國,但自1971年被逐出聯合國後,這個幻想已經正式的破滅。後來李登輝限縮中華民國的詮釋,實際上是讓「中華民國」屈就在只有統治台澎金馬的既定現實。這雖然比較符合實情,但「法統」仍然巍然不動,使台灣人一直活在「民國」的魂魄當中。而許多台灣人,包括我,都困在這個認識中,難以脫身。

對我來說,中華民國有個最後的紅線,就是反共。我可以認同所有的「中國」,唯獨不能認同中共的中國。但這十年來,我漸漸意識到,在中共獨大的情況下,只有中共可以稱「中國」,在這世界的主流,PRC才是China,台灣是「叛變的一省」、「分裂的一省」或「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份」,至多至多也只是個妾身不明的狀態,縱使國際媒體很識大體的說台灣的政府是ROC,但那畢竟是走不出去的名字,拿不到任何國際場合。但過去我還覺得,「中華民國」雖然出不去,至少他是反共的。可是如今許多口口聲聲說中華民國的政府官員,卻一個一個與中共站在一起,明著做「中共同路人」。從此「中華民國」,就再也不值一文。


至於台獨,以前我也認為台獨是搞錯對象,應該要對中共。但我現在發現,不,我們要先去除這座島嶼內不合理的「中國」,才有條件跟真正的「中國」講合併或分立。當馬英九走到這一步,總統大選真正的議題,應該是:我們還要死抱著「中國」這個符號不放嗎?要「中國」或不要「中國」,這是我們最終的選擇,也是最初的開端。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