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山附近

前不久我跟友人去北美館看「臺灣製造‧製造臺灣」,在郭雪湖「圓山附近」畫裡發現一個一般研究者不太在意的小細節。我友人將「圓山附近」上傳臉書,尋問意見,想不到引起另外一種有趣的情況:在另外一個人文專業上念到博士的人,居然對這件作品一無所知。我大感意外,然後試著問網路其他的人,意外也不意外,凡有回應我的,都說不知道。

但這實在不能怪他們。就算是念藝術史的人,對臺灣美術陌生到幾乎無知的一樣很多。臺灣人最可悲的,就是對西方文明如數家珍,卻對自己的過去如同陌路。我以為本土意識抬頭這麼久了,藝術這塊,雖然一直都不被臺灣深重,至少可以沾到一點「本土」的邊而讓多一點人知道吧。顯然我太樂觀。

78

也因此,陳澄波在TVBS主播中死而復生,看似可笑,卻是常情。當然,陳澄波又有另外一個更「著名」的身分:二二八事件罹難者。若有人知道陳澄波,其實是因為此事。可能因為我的人際圈所囿,我往往太高估臺灣人對歷史的認識,實則臺灣一般人對過去發生的事情及人物,不會比TVBS主播要多到哪裡。就如前述郭雪湖的「圓山附近」,他另外一張更有名的作品,是豬哥亮電影《大稻埕》中的「南街殷振圖」。拜電影大賣所賜,這張作品的知名度似乎有比較提高,但可憐膚淺的臺灣人,聽到「郭雪湖」,還會誤以為是「郭雪芙」。這就是臺灣人的程度。

文章標籤

陳澄波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