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館終於不再只是像為了填補展覽空檔那樣把館藏拿出來「擺著」,而是導入策展的概念,以主題去展示館藏。雖然實在太遲了,但總好過不發生。

展名「臺灣製造‧製造臺灣」,似乎是在定義本土美術建構的時間:日本殖民統治時期。不可否認,臺灣遲至日本統治之後,才引入西方的繪畫風格與教學方法,又因為日本人對臺灣的南方想像,臺灣的美術表現上開始往一種臺灣獨有的特色前進,這在當時已經有很多人提及,或稱為「local color」,或以「灣製畫」名之。但這種觀點也反映出策展人,或甚至於某些臺灣美術史研究者的偏見:臺灣的美術是日本人來了之後才開始發展。這種長年的偏見,不僅沒有因為這次展覽有所調整,甚至看似強化了這種偏差印象。我想林育淳先生身為策展人,有必要對這次展覽提供一個嚴謹的學術文本來說明這次展覽背後的脈絡與意圖。

再者,此次展覽分為「萌發」、「風采」、「伏流」、「築夢」、「摩登」、「家鄉」六個主題,看似紛呈,卻讓我很困惑。首先,就展場設計上,這六個主題完全沒有任何提綱挈領的介紹,主題寫的地方也很不明顯,即使對臺灣美術史有點概念,也會對一些作品擺在同一個展間感到莫名其妙,更不要說臺灣人十個大概有九個對臺灣美術史全然無知。對他們來說,這個主題分類一點幫助也沒有,不懂的人無法從這個展覽認識臺灣美術史,就實際狀態上,這檔展覽就跟以前拿來墊檔的典藏展沒有分別。

其次,六個主題之間有什麼關聯嗎?主題是在反映時間脈絡、或是時代風格、或是藝術意志(Kunstwollen)?老實說,我什麼都看不出來。我甚至有點懷疑,這是否是根據要展覽的作品,勉強分類出來的結果。對臺灣人自己的美術史,對一個已經有幾十年研究的重要課題,北美館在處理這個課題時,顯然不夠用心。當然,也不只北美館,我很持平說,與北美館幾乎定位與功能一模一樣的國美館及高美館,同樣沒有好到哪裡。國美館尤其糟糕,因為他們花的是中央的錢,理論上可以更充裕、更深入、更嚴謹才對,但實際上不過差強人意。幾十年過去了,縱然臺灣經濟不再景氣,公家花錢不再闊綽,可是臺灣的自我認同是前所未有的高,像這樣的展覽,理應要有更高的自我要求。難道說,這真的是臺灣學術界的局限?

結論就是,這檔展覽作品很好,但展覽本身夠不上作品的水準。特別是推廣教育的面向,北美館顯然非常低落。北美館是全臺第一座公立美術館,其指標性不言可喻,但他們居然這樣展示自己的館藏。如果林平館長在新聞稿中希望「北美館未來將研擬常設展的規劃,將一系列陣館之寶輪番自典藏庫房代到大眾眼前,更完整地實現美術的教育及推廣任務」,我想在落實的時候,就不能只是將作品拿出來擺一擺就算了,背後的學術研究,事後的推廣,館長以前在東海都在教這樣的內容,不可能不明瞭才是。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