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
(新聞連結)

我很少評論這種社會新聞,但我看了這位黃小姐的千字聲明,有點感觸。

在我的臉書上,幾乎清一色倒向醫生,無論他們對這位黃小姐作和感想,唯一不變的是他們一致覺得「醫生很可憐」。我也認為在臺灣,醫生與病患應該都算是體制下的受害者。但因為我的家族裡有高齡產婦,我實在無法全然站在批判的角度看待黃小姐。

但看完聲明,我很困惑,我看不出來她到底想要什麼。她最後一句寫他要「向醫院討個公道」。但那「公道」是什麼呢?如果公道不是指賠償,那會是什麼?她聲明中一直針對那位陳姓醫師,所以他希望醫師以過失致死的罪名起訴嗎?還是要召開調查會,生出一份死亡調查報告?還是,她想藉他人之口來肯定她女兒的死不是她的責任?

我想黃小姐很痛苦,很傷心,但可能她最不能接受的,就是她可能就是害死女兒的主因,因為她是高齡產婦,又有妊娠糖尿病與妊娠高血壓,這些都是造成胎死腹中的可能原因。所以她一定要特別強調她有「小心翼翼控制」、「每一次產檢都很正常」,務使真正造成死胎的可能性,侷限到醫師的失誤上。

但又如何呢?倘使錯在醫生,又如何呢?黃小姐要「公道」,但這個詞太飄渺了。到頭來,原本是自己的痛苦,變成全民撻伐的惡行。這就是「公道」嗎?假使這才是「公道」呢?

我覺得這是某種餘毒。臺灣社會一直容忍一些人「無理取鬧」,當然黃小姐的案例不盡然是「無理取鬧」,可是臺灣確實有這種氛圍,從「要吵才有糖吃」變成「只要吵就有糖可吃」。之所以容忍,大概是因為臺灣人會想,可能有天我也會碰到類似的情形,所以就由得這些人吵。這某種程度上成為臺灣服務業進步的動力,但久而久之,就會有人以為這是理所當然的:我受了委屈(無論是誰造成),就要補償我。而臺灣的教育中,很少教導人要為自己負起責任,這種狀況,就會愈來愈惡化。

三十七歲是什麼概念?這一代的人在求學和出社會的時候,是臺灣最富裕、最優渥、社會秩序正在逐步完善的時期。政府開始重視民意,向公機關申訴會得到回應,服務業開始出現「顧客意見表」,民意調查開始流行。臺灣人正在接受自己就是社會的主人,但有時忘了別人也是,有時不小心,就發生自我過份膨脹的問題。最近類似事情接連發生,或許正是臺灣逐步「排毒」的過程,希望透過新聞事件,我們能重新評估「要求」的合理界線。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