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連結


陳擎耀是台灣當代藝術中生代有數的重要藝術家。早在他就讀臺北藝術大學期間,就已經拿到臺灣當代藝術最重要的獎項:臺北美術獎。當然,每年拿到臺北美術獎的年青藝術家,就算不是過江之鯽,十幾年累積起來也有相當的數量。但當年的新星能夠持續下去,變成臺灣藝壇的中堅,委實不多。陳擎耀是少數一直堅持在創作路上,而且確實闖出一片天地的人。

陳擎耀最早為人所知的作品,是藉由扮裝(cosplay)及影像後置合成的方式,來諧仿日本歷史上的事件。這一方面是反映臺灣社會中對日本流行文化的迷戀,但另一方面,也是他自己家庭過往對日本統治時期的記憶,藉由藝術創作的方式來重新詮釋。而在他國外駐村的時期,日本的因素沒有了,但扮裝與文化性的探討仍延續。

因而這次的展覽所展出的一系列作品,部分延續他的扮裝概念,但在形式與題材上,有了相當轉變。一來他選擇了非常細膩的寫實油畫,而在題材上,他則選擇了政治人物─特別是獨裁的政治人物。當然,因為是「扮裝」,這些政治人物的臉其實都合成了陳擎耀自己的臉,但他不是單純的將合成好的圖片直接展出,而是還用了政治人物肖像畫方式畫出來,一如臺灣人習見的「元首玉照」,或是北京天安門上安放的毛澤東像那種。

陳擎耀在形式上選擇了寫實風格的油畫,是很有意思的。我有在從事創作的同學認為,這不過是最近一時的風潮,因為就他所知,中國的藝術家最近也流行寫實細膩的油畫,顯然是不脫賣相好這樣的看法。可是在我看來,並非如此。陳擎耀畫這一系列作品時,最初是想要諧擬北韓的宣傳畫。而共產世界的宣傳畫作,無一不是遵循蘇俄發展出來的「社會寫實主義」風格來製作,北韓亦不例外。可以說,陳擎耀在形式的選擇上,是非常有藝術史意識的。如果中國的畫家「回歸」寫實油畫是延續共產中國馬克西莫夫以來的傳統,陳擎耀的選擇,比較接近是故意呈現反諷的追摹。而也因為他的臺灣背景,其實這樣的寫實風格,並不像共產黨式的社會寫實,反而比較接近臺灣七十年代的鄉土主義。



此外,這些宣傳畫的人物,除了「偉大的領袖」或「敬愛的將軍」外,原本的陪襯人物全都變成了穿著制服短裙的學生妹。就這點論,也呼應了他之前的創作。他在諧擬日本歷史事件的合成攝影中,也用了大量年輕少女來陪襯。因而在此一系列的創作中,他一樣用色情與扮裝的方式來顛覆傳統政治宣傳畫的嚴肅目的,甚而帶有批判意味。在創作初期,陳擎耀所挑選的政治人物,是北韓的金氏父子,隨後他就做了臺灣威權時代習見的肖像:孫文、蔣介石,以及中國的毛澤東。除了臺灣以外,毛澤東與金氏父子的肖像,基本上仍未脫離政治的範圍。毛澤東肖像雖然在中國九十年代以後被大量挪用、變化,但這些變化並沒有觸及政治敏感,反而臺灣藝術家在使用這些政治人物肖像時,很明確的就是要作政治性的解讀。陳擎耀也不例外。

而在這一系列作品中,他也有影像創作,在三部作品中,他分別播放臺灣、日本、韓國三地的收音機體操音樂,找來其他藝術家一起「做體操」。他提到「收音機體操」這樣的東西,全世界只有臺灣、日本、韓國三地有。這顯然是日本軍國主義影響下,在本土及殖民地所遺留下來的身體控制,藉由規範性的動作,不僅要收到健身的效果,更重要的是要培養規馴的身體。但在藝術家的「演出」下,原本應該要整齊一致的「體操美學」變得零零落落,這顯然又是藝術家以打破規則的方式來迂迴表達對這種落後軍國主義思維的嘲諷。

體操01

體操02

文章標籤

陳擎耀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