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去北美館看這一屆的台北獎,發現台灣人受到惡質的大眾媒體影響非常嚴重。即使是從是當代藝術的人,也開始模仿網路世界所常用的KUSO手段,這跟抄PTT文章或側錄Youtube影片的新聞電視台,在格調上差異不大。

雖說當代藝術有種手段叫作「挪用」,但「挪用」並不是單純的照抄。好的藝術家會在使用既有形式的同時,對形式所代表的背景有所反思或批評,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價值。可是我很少在北美獎看到「挪用」,很多只是「照抄」,有時甚至只是拼拼湊湊,連抄都抄得不好。

而且「挪用」,在我的認知,僅止於對藝術經典。至於網路世界的東西,比如說Youtube上的素人影片,隨意拼湊的圖集,或者是PTT上的夸夸之言,我都只認為這是主流價值的副產品。可是藝術,某種程度上來說,是必須要引領潮流的。如果台灣的當代藝術到最後只能拾人牙慧,我會很懷疑它存在的意義。我會說,這是台灣當代藝術的衰微,這是台灣年輕一輩藝術家懶惰沒有想像力的反映。

如果放在美術館就可以說是藝術品,那網路上的素人製作,唯一少的,是否就只是那個莫名所以的專訪和空蕩蕩的白立方?

文章標籤

台北美術獎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