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由獨派部落客採訪柯文哲的臉書文章,喚起我對所謂「獨派」的記憶。

雖說如今台北市長的選戰,看起來都像是連勝文陣營在挑撥藍綠對立,但對我而言,最早將「藍綠」當成是對立的政治兩端,始於民進黨。

現在很多人試圖替陳水扁翻盤,對我而言毫不成立。陳水扁對台灣最大的斲傷,並不是貪污(過去台灣人對某種程度的貪污並不引以為意),而是它試圖撕裂台灣社會,好能夠贏得選戰,積非成是,崩壞台灣的價值觀。前陣子有人質疑台灣將選舉集中,無形中削弱台灣人可以用選票牽制政治人物的力量。問題是,當時正是因為年年都在選舉,執政黨年年為了拼選舉亂開支票、朝令夕改、分化人民,才使民意反彈,要求減少選舉次數。所有今日我們所承受的「果」,都有過去的「因」,為什麼在批評這些「果」之前,不去想想過去的「因」呢?它離我們並沒有很遙遠啊,凡是跟我同一個世代的人,都不應該對2008年以前發生的事情毫無所知。

「藍綠」之爭,始於民進黨政府攫取選票的極大化策略,我一開始就對這種分法非常反感。因為它以意識形態的爭議去掩蓋實際上階級的不平等。我們不要忘記,合併金融機構,出現金控托拉斯,拉開台灣貧富階級的時期,正是在民進黨執政時期。如果過去只有國民黨有政商勾結,民進黨八年我學到的教訓是:誰在其位,誰就會同流合汙,不因為他是藍是綠。從來台灣社會真正的矛盾就是階級矛盾,而非意識形態之爭。

所以獨派部落客讓我回憶到過去他們沉迷的某種「敵人的定義」,認為一定有所謂的「藍」,而我們一定要打敗那個「藍」才算是成功。但柯文哲的回應卻跳脫了那種對立的狀態,獨派的人硬說某某是「藍」,是要對抗的,可是柯文哲不認為有這麼絕對的事情。所有事情都是相對的,與其去樹立敵人,不如去找到某種和解的可能。這對台灣而言,是非常難能可貴的進步。十幾年前施明德想要用他政治受難者的身分,伸出橄欖枝,向他對立的意識形態和解。但民進黨的支持者不領情,認為他是叛徒。今天我們要清楚意識到,重點不在於他的政黨身分,而在他的階級與階級壓迫,意識形態並不是最重要的。就好像台北市長候選人趙衍慶,論意識形態,他一定比連勝文強烈,更符合所謂「藍」的政治分野,可是他所代表的底層市民階級,卻又是台灣社會中最弱勢的一群。我們難道還能夠用藍綠去這樣做分別嗎?

台獨可以是一種理想,但對我來說,他不需要建立在敵視某個想像族群的基礎上。至少就這點論,比起許多所謂自詡為「獨派」者,柯文哲的確是個頭腦清晰的人,他用自己的方式來尋找對話的可能性。我很高興,因為柯文哲所帶來穿越意識形態而建立的高度,使這些從陳水扁時期就存在的獨派作者顯得極為過時。如要打破這個對立,就是不要再去定義,不要再去創造敵人,而是設法讓更多人認同,這才有可能讓台灣獨立變成巨大的共識,讓活在這座島嶼上的人可以更明確的面對未來。

    文章標籤

    柯文哲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