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因「你不知道的台灣」網誌聞名網路世界,後又出版了實體書。如今他已經幾乎不更新原來的網誌,專心經營臉書,也幫網路媒體寫文章。他的文章主要是扒舊聞之糞,如今又以此評點時事,文辭犀利,而且充斥很多網路世代所不曾聽聞的陳年往事,看其文章,也頗有增長見識的額外收穫。

不過,他在臉書上的文章有愈來愈偏鋒之感,所謂的偏鋒,是指他的政治傾向。我其實不太在乎撰文者的政治傾向,只要立論有據,就算是與我立場相左者,我也看得很愉快。但管氏文章,近來愈發情緒化。我固然理解有些人對國民黨政權深惡痛絕,但有些事情並不是單純用這種邏輯去套就可以成立。像他此次寫庾澄慶一文,我就覺得只是在發洩情緒而已。

第一,寫庾澄慶的起點,始因他心臟問題開刀的新聞。但莫說通篇文章與庾澄慶開刀毫無關聯,而且此文對著一個正在生病的人冷嘲熱諷,哪怕對象真有不是,這個時機點也不免極不恰當。第二,通篇文章緊扣「高級外省人的跩」,不僅批評「外省」,更是批評「高級」──也就是階級歧視。但庾澄慶的例子卻很牽強。他先是透過一位著名的「外省第三代」來批評庾澄慶的主持風格,似乎要藉此去規避省籍分野的窠臼。但這只是個人看法,何以忽然成為一種普遍的印象?而且我不知道他為什麼刻意不提,綜藝節目的效果從來就是「製造」出來的,所有的「表演」都得經過高層的授意,一集節目得反覆的拍、剪接、配上效果,我們在電視上看到的節目效果,其實是電視台刻意呈現出來的結果。如果張之豪認為「吳宗憲比他(庾澄慶)更適任主持人」,或許正是電視台的意圖。而且事實如此,吳宗憲後來的確靠著主持家喻戶曉,原本的唱歌本業乾脆直接放棄,而庾澄慶,也確實沒有將心思放在主持上。

我們並沒有看到吳宗憲因為某種「歧視」而埋沒其天份,也沒有看到庾澄慶硬是被拉拔起來變成什麼主持大腕。庾澄慶主持功力不好也不是什麼新聞,但我想這並不妨礙他在台灣流行音樂的地位,反而是吳宗憲,因為他的搞笑主持功力太深入人心,很多人其實忘了他是歌手出身,還以抒情歌為主,唱紅過好些芭樂情歌。

另一個奇怪的例子是「百萬大歌星」的某個節目片段,裡頭滔滔講了一大堆跟兩岸相關的「外國」、「內地」等內容,卻話鋒一轉批評起庾澄慶的禮貌與修養。誠如前述,電視台決定放什麼內容在綜藝節目當中,都是安排過的結果,與其說庾澄慶無禮,我倒以為這是某種「效果」。當然,蔡小虎講了「外國」可能是無心,庾澄慶的回應也許是臨時起意,但如果這真的不妥,為什麼電視台不剪掉。他們大可以重來一次,讓我們看到蔡小虎講「內地」的「順暢」版本。顯然對台視而言,這算是一種「哽」,至於庾澄慶到底有沒有禮貌,單看節目是完全作不得準的,有沒有禮貌,得看他私下的行舉。如果管仁健與庾澄慶毫無私交,只是看幾集節目就如此批評,實在很缺公允。

然後,此文就順勢(其實頗為生硬)帶到庾澄慶的背景,批評起「高級外省人」。但看看最近的新聞,我覺得這種批評很可笑。現在最被網路所唾棄的那位台北市長候選「公子」,可是不折不扣的本省人。什麼?他爺爺是「半山」?「半山」也是台灣人啊──還是最能突顯台灣人性格醜陋面的那種。管仁健可能想試圖扳回來,所以說他批評這種現象是「憑藉階級優勢」,更猛然來大轉彎「不是集中火力去攻擊庾澄慶這個藝人」──那前面罵的都是什麼?揮之不去的黨國陰影?在庾澄慶住院的時候發一篇「庾澄慶究竟是在跩什麼跩」,也只有管仁健一人而已。

「黨國餘孽」可以批評,但絕非「看到黑影就開槍」。這樣隨意比附,好像只是為罵而罵,對作者並無什麼助益。在此不免要挑點陳腔濫調的毛病,臺灣可資批評的事情很多,跟「黨國餘孽」有關的不會少,實在犯不著在不適當的時機挑不適當的人為文批評,終究也落入了見識淺薄之憾。

文章標籤

管仁健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