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變貴的《誠品好讀》中看到一則廣告:第二屆市民創意夢想城市願景計畫,是台北市都發局和EGG合辦的徵件,首獎獎金有十萬元。它希望可以藉由這個方式找出一個兼具創意和實行力的都市規劃。我想投稿者應該不缺創意,缺的只是政府的執行力。看看首爾就知道了,擁有一個真的要做事的市長,高架橋都可以變成清溪。

其實台北也不需要什麼創意點子(通常市府挑的點子都讓人不敢恭維),想要讓現在的台北更適合居住,就是兩件事:增加綠地、汽車消失。

增加綠地是無庸置疑,我相信台北市民也有共識。只是是什麼樣的綠地?最近台北車站鄰近的台鐵用地,整理成大片的草地,間或植上幾株小苗,比起以前堆放枕木鐵軌的景象,要賞心悅目得多。但視線一轉,國父紀念堂的廢棄酒廠,原本充滿四、五十年的濃密大樹,卻因為要蓋巨蛋,幾乎全被挖走,台北市平白無故損失一個現成的都市之肺。

一個並不熱衷運動的城市,巨蛋有那麼重要嗎?

至於讓汽車消失,許舜英(還是包益民?)曾在 « ppaper » 提到:如果他能替台北做一件事,他一定會讓全台北的機車消失,因為機車是讓台北混亂的最大元兇。我百分之百同意此點,但如果單就「不塞車」這一項而言,我覺得與其針對機車,不如針對汽車。畢竟真正在塞,都是因為汽車,而且台北市多的是一個人開車。我誠心的認為,要論對環境的破壞,一個人開車遠比一個人騎車來得大得多。

而且,我從不知道在台北市開車有什麼好處可言。開車不一定快過搭捷運或公車,因為常常是塞在半路上,還要找停車位,還要付停車費,我左看右看,都看不出來自己開車有什麼好處。如果要載人或是載東西也就算了,但那些開車上下班的人,可以帶多少東西呢?也沒幾個好心到固定接送同事的人啊。說來說去,開車只是炫耀,覺得自己好像比較高級,然後把種種污染加諸在不幸的行人身上。

會不會是因為這些事情市府做不來(或不想做怕沒選票),所以他們想用徵稿的方式,看看有沒有比較省事的方法,比如放幾個很占空間的公共藝術,辦幾場不太有意義的活動,藉此打發?

也許台北市有個不壞的出發點,讓市民有發言權,增加民眾的參與感。但我們不要忘記了,市民很多也都是極為愚蠢的,比如說,很多人就把台北101當作台北市的象徵,把台北變成曼哈頓或香港是他們的終極目標。第三世界新興經濟體競相爭蓋高樓,已經變成魔咒,很多人執迷不悟,也不能太怪他們。只是我們怎麼蓋,也蓋不贏上海、香港,甚至是杜拜。高樓世界也早就被認為是非常不環保、也不太經濟的建築。又是一句話,只是炫耀。浮誇大於一切,面子才是王道。

要替台北定位,頗為困難。台北古蹟太少,不適合古色古香;台北非國際往來咽喉,也沒條件作西方模式的國際大都會;至於美食天堂,其實香港、曼谷也不乏美食啊,多的是城市稱自己「美食天堂」。我覺得台北的強項,應當是華人地區對文化包容力最大的地區,新加坡也許比台北有著更多的文化背景,但台北還包容著許多次文化,以及許多政治異議的聲音,這是華人地區所難有的。

台灣囿於中國本位和自身的殖民背景,只將重心放在東北亞。其實從地理環境來看,台灣其實是比較接近東南亞的。台北應當多接受泰國、越南、馬來西亞、印尼等地的文化,除了飲食,還有風土、人情、語言等等。台北應該成為華人地區東南亞學的重鎮,研究語言、少數民族、宗教、經濟、社會等等。尤其今日外來勞工跟外籍配偶逐漸增加,台灣與東南亞的關係,只能更為緊密,而非更為疏遠。

我曾經想過,在台北擇一塊地(比如空軍總部),設計一座越南式風格的公園。公園內種有許多棕櫚科植物,園子的中心是一座傳統越南式的樓閣(長得很像廣東的傳統建築),四周圍以池塘,池塘中種著白色的蓮花,沿岸則種鳳凰樹。紅色的鳳凰花配著白色的蓮花,多麼美麗的景色。然後可以繼續規劃泰國公園、馬來西亞公園、印尼公園、寮國公園、柬埔寨公園等。台北要國際化,這也是一種,很符合時代潮流。

我希望台北市都發局這次可以真的長一點腦子,不要到頭來所謂的「新願景」還是再蓋一堆建築物,還順便荼毒市民的眼睛。我衷心希望,以後的建設,可以是「減法」,而非「加法」。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