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大概二十幾年前還只有老三台的時期,有個叫「江山萬里情」的節目,是結合益智問答與中國各地景點介紹的綜藝節目。我還記得節目一開始,主持人就會喊一句節目口號:「江山萬里情,中國人真行。」當中還有位串場的主持人叫「郎姑」,操著一口京片子,那是我第一次知道郎祖筠。

回憶起這些小時候的片段,再想到如今我居然已經不想當「中國人」,就覺得頗為奇妙。畢竟我是從那樣環境下長大的人,當時我對對岸的認識僅止於從這樣的電視節目而來,但也足夠我去編織出一個「中國人」的想像。

顯然我有個從「中國人」到「非中國人」的演變過程。大學時期的台灣史應該是原初的啟蒙,它讓我意識到我可以透過其他方式去理解這塊土地的歷史,特別是「台灣歸屬的建構」。但有趣的是,當時我接受「台灣主體性」這種概念,卻不接受台獨。

真正讓我覺得「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國」的轉折點,正如網路上一句戲言「台灣人到大陸,藍的會變綠,綠的變深綠」,我確定中國人與我不相關,是我在中國居住數個月後的感想。我並沒有受到太大的文化衝擊,但我一再確定,中國人與我有著「根本的分歧」。我跟他們在認知上的落差,可能還比日本人或韓國人都來得大。想像使我去連結「中國人」的身分,現實的接觸使我想要擺脫中國人的身分。

哀敦砥悌01

這使我在看梅丁衍的作品「哀敦砥悌」時感觸相當深刻。北美館展出梅丁衍的回顧展「尋梅啟事」,當中有件他非常著名的作品「哀敦砥悌」。這個詞是英文Identity的「音譯」,每個字都有特殊的含義,想要傳達梅丁衍對台灣 (中華民國) 國體認同與國際外交及對岸之間曖昧不明的關係。這個作品是個「與時俱進」的作品,隨著台灣的外交處境與兩岸現狀不停調整。我至少看過三次,一直都沒有什麼特殊的感覺,只覺得這是藝術家特有的譏諷。但這次看感觸極為不同,我忽然驚佩梅丁衍的先見之明。

哀敦砥悌02

戒急用忍01

戒急用忍02

台灣的藝術家用作品講述政治,曾在當代藝術剛引介入台灣時有一陣熱潮,也剛好是因為台灣解嚴不久,仍對能自由談論政治非常熱衷,同時反應在藝術表現上。後來這樣的熱潮退燒,直到這兩年才又開始關心。

關渡美術館的「亞細亞安那其連線」,恰巧也是用藝術討論政治的鮮明例子。不僅每一件作品都直指政治或社會議題,在簡介上甚至把「展覽」改換成「占領」,高調展現出這個展覽的政治性格。這幾年全球都處在一個臨近變革的時期,網路連結使聯繫發展出新的模式,成為跨地域、跨民族的「理念的結合」,透過這樣的方式聲援、串連、乃至發起行動。但另一方面,整個世界的政治體都不約而同往更為緊縮的方式發展,政府 (或者是特權階級) 與一般人民之間的衝突愈發尖銳。台灣社會也在這股「潮流」之中,這些展覽可算是對當下社會情況的反應。

亞細亞安那其連線

親愛的領袖01
(陳擎耀,《親愛的領袖,我們愛您!》,2012-2014)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