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篇文章很生氣的在批評台南新建的奇美博物館,用上「污辱國格」、「可怕的詐騙」等情緒激動的詞彙。我對這篇文章頗有微詞,前面講什麼現代後現代當代的,基本上是瞎說。而我實在覺得,台灣新蓋一座充滿西方古典語彙的建築物,其實也不怎麼樣。

我們當然可以討論許文龍可能的心態。會蓋這樣子的建築物,一定是許文龍的意思。我很久以前就看過一篇訪問許文龍的報導。許文龍醉心於收集歐洲的藝術品、樂器等文物,但他曾明言他很討厭東方的水墨畫,也不喜歡印象派以後的藝術。既然他的藝術取向如此特定,也就不難想見奇美博物館會以這樣的風格出現。於是乎我們看到奇美博物館的建築風格不僅僅是西方式的,而且是「古典的」西方。

那篇文對奇美博物館的建築外觀反應甚大,在他眼中,台灣到今天還在蓋這種風格的建築物簡直是「國恥」了。但這樣用歐洲古典風格語彙拼貼而成的建築物,在台灣其實到處都是。隨便舉幾個例子,比如連勝文住的「集合住宅」出入的大門:

帝寶
(圖片來源)

還有司法院前幾年新蓋的司法大樓:

新司法大樓
(圖片來源)

還有位在霧峰的亞洲大學行政大樓:

亞洲大學
(圖片來源)

大同大學的「尚志教育紀念館」,外觀根本完全照抄羅馬萬神殿:

大同大學
(圖片來源)

雖說就規模論,我們終究不如日本的豪斯登堡,或是像中國一樣原封不動把歐洲各國的城鎮照搬過來 (見【商業內幕】歡迎來到中國鬼城,英國小鎮山寨版【LA STAMPA】買精品不必遠求,搭高鐵就能到「義大利」),但也算是星羅棋布了。如果以連勝文的「集合住宅」為底線,基本上台灣現在許多新近落成的豪宅,無不是大量搬用西洋古典建築語彙,古典柱式台灣最愛用 (而且通常只用最花俏的柯林斯式),山牆和假石牆也極受青睞。台灣人從來在建築上崇洋媚外,不曾稍減,就算是「古蹟」也崇「洋」媚「外」,之前在臉書上流傳一陣的台灣街景「今昔大對比」,用當年日本人強加在台灣都會的歐洲建築風格,對比今日的台灣街景建築。這一系列圖片對照,最後放了一張有玉珍齋的鹿港街道的今昔對比,附上一句意味深長的「玉珍齋還保留原建築」,但顯然放這些圖的人,並不在意日本人為了要讓昔日典型閩南型態的鹿港繁華街改造成他們要的西洋城市風貌,把當年著名的「不見天街」拆掉,又趁著當年中部大地震粗暴的套上西式都市景觀的「市區改正」計畫,拓寬大街,全面改築西方風格的兩層樓建築,而轉角處的洋樓,就是今天我們熟悉的玉珍齋。我同學在看過這一系列圖片之後,有感而發「美的是巴洛克、日式巴洛克還是日治時期? 醜的是現代化、台式現代化還是國民黨政權? 或者我們應該被隨便一個有正宗巴洛克建築的歐洲國家殖民,從此美到靠杯?」一語道破假借懷念過去實則崇洋媚外的台灣心態。

所以,真要認真計較,台灣人無恥很久了,也不差許文龍這一棟。

至於他文章開頭講到「現代」或「當代」之類的事情。既然說的是建築,我想有必要將建築史裡「現代」的概念及時間講清楚。一般提到現代建築,其實是從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後開始風行,這有個非常實際的原因:一戰之後的歐洲資源匱乏,難以負擔裝飾繁複的建築,但戰爭所帶來的損壞亟需復原,於是建築風格開始愈來愈功能取向,外形也愈來愈簡單。絕非他所講的什麼1914年以前如何如何,跟什麼「科學帶來戰爭」之類的說法。現代建築的代表人物,比如科比意 (Le Corbusier)、萊特 (F. L. Wright)、凡德羅 (L. M. van der Rohe,他的名言「少即是多」我想很多人應該都聽過)、格羅佩斯 (W. Gropius,是著名的包浩斯學院的創校人),他們許多著名的建築都是在兩次大戰間完成的。這種風格在歐洲普遍之後,又稱之為「國際風格」,而且有影響到日本殖民晚期的台灣公共建築,比如基隆的海港大樓,和位在台北市博愛路上的中華電信營業部。

戰後國民黨統治台灣,許多新蓋的公共建築物,除了帶有強烈民族情緒的復古建築外,就是現代風格的建築物,我們現在覺得過氣的東西,當時可是新穎的不得了。曾幾何時,這些「新穎」被台灣人嫌棄,而居然反過來去緬懷「古典」,可是又有多少人真的知道古典呢?就算罵罵咧咧,好像也是不求甚解的狀態。實際上,我們其實早就不再追求「現代建築」,我們已經「後現代」很久了。何謂後現代呢?用一個最最最粗淺的說法,就是「反現代」,現代建築永遠都是水泥盒子,實在太無聊了,於是乎,建築師不再蓋「水泥盒子」,而一切看起來不像水泥盒子的,都可以看成是「反現代」,也就是「後現代」,而這當中,居然也包含古典的東西。比如說這個:

1280px-National_Gallery_London_Sainsbury_Wing_2006-04-17
(溫圖利Robert Venturi設計,英國國家畫廊增建,1991年,圖片來源)

當然,那是西方自己的「古典」,與我們無關。但我們也未必沒有:

101
(宛如寶塔的台灣第一高樓,還有銅錢跟如意紋裝點其中,圖片來源)

表演藝術中心
(濃濃閩南風的表演藝術中心...嗯?那屋頂好像怪怪的?圖片來源)

有這樣的建築物在台灣,好像也沒替台灣增色多少。

我也沒有立場去臧否優劣,美感這種東西,實在也沒有什麼定論。像奇美博物館,就說是「抄襲」好了,我還寧願他可以抄徹底一點,真的原封不動把大都會美術館或大英博物館的樣子搬過來,可能更好一點。台灣的問題,從不是「抄」了什麼,而是「抄壞」了什麼。真正難過的,恐怕是台灣人連抄都抄不好,只有三腳貓的工夫。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