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品至寶
(按圖至特展網頁)

有史以來台北故宮的藏品第一次要在日本展出,而且這次展出有個引人注目的大事,素為台北故宮的「招財之寶」翠玉白菜與肉型石居然也在展出之列,雖然不是同時展出 (東京展出翠玉白菜、九州展出肉型石),但也算是開海外展出之先河了。

說來日本展出中國的古文物不是什麼稀罕的事情,自中國借展的特別展在日本早不知道展過幾回,而且質量俱佳。但台北故宮出借文物,別具意義。台北故宮能夠出借日本,在我看來,有藝術史上的意義,也有政治上的意義。

就藝術史而言,台北故宮是華人地區早年唯一可以看到相對完整的清宮舊藏,由於中共鎖國,難以見到文物精品,台北故宮遂成為海外中國藝術史研究者必到之處。日本早年從事中國藝術史研究的學者,也多半與台北故宮有交流,對台北故宮的藏品,懷著難以取代的地位。其實無論質或量,哪怕只是北京故宮,也勝過台北許多,但兩地藏品所受到的研究及重視,迄今仍不可同日而語。台北故宮在宋畫、元畫、宋瓷、帖學書法史的地位,基本上是不可撼動的。而由於中國藝術史的發展,基本上是以宋畫為嚆矢,因此台北故宮的藏品,幾乎可以說是中國藝術史發展的源頭。此次日本展出,雖然不可能將台北重要的宋畫珍藏外借 (自然就是鎮館三寶:谿山行旅、早春、萬壑松風),但也借了傳徽宗所繪「溪山秋色圖」、傳李唐「坐石看雲圖」,書法則有蘇東坡的「寒食帖」、黃庭堅的「花氣詩帖」、米芾「篋中帖」、傳王羲之「遠宦帖」,宋瓷有著名的汝窯蓮瓣碗、汝窯橢圓盤等。此外,此次借展幾乎是這幾年來台北故宮特展的濃縮精華版,包括南宋宮廷、元代文人、清代品味等,幾乎盡為蒐羅。

至於政治上的意義,則較為複雜。自故宮收藏分隔兩地後,日本就希望可以在日本本土促成兩岸故宮的「合璧」展出,野嶋剛對此多有著墨。當然,這是日本因著兩岸分治的政治因素所懷抱的私心,自不待論。中共方可能不太有什麼意見,但台灣卻相當戒慎恐懼,唯恐有著正式邦交的中共可趁台北故宮的文物在日展示期間宣稱這些文物是他們遺失的「贓物」而要求扣押,因此非常防備。但日本希望兩岸「合璧」,一直動作頻頻。幾年之前,原本日本透過民間機構,希望說服兩岸可以一起展出,但免扣押的法條在日本遲遲未能立法,台北方一直不答應,而北京方又不願在日本最重要的東京博物館跟台北一起展出,彷彿將台北方視為一獨立國家,與中共既定政策不符,功敗垂成。於是乎兩年前日本先舉辦北京故宮的特展,而俟免扣押的法案通過之後,才又有這次台北故宮的特展。其實,自從兩岸故宮正式往來之後,「合璧」展出已經不稀罕,自台北故宮的「雍正展」始,台北故宮所籌劃的許多特展,都有北京故宮的藏品──只是「合璧」只有可能在台灣,絕無可能在中國。日本的企圖,某種程度已經不太獨特,如今也不過是台北故宮首次借展這一特殊性而已。

既然有北京故宮的借展在先,我不由得想比較一下兩次特展的內容。北京故宮特展掛著一個「日中國交正常化40週年」的前提,展名只是單純的「北京故宮博物院200選」,展示主題為「故宮博物院的至寶─皇帝之名品」、「清朝宮廷文化之精粹─在多文化中共生」,而台北故宮則有一個「神品至寶」的名稱,展示主題為「中國皇帝蒐藏之淵源─始於禮」、「徽宗蒐藏─東方文藝復興」、「北宋士大夫法書─超越形象之魅力」、「南宋宮廷文化之光─永遠的古典」、「元代文人的書畫─理想的文人」、「中國工藝之精華─天人競合」、「帝王與祭祀─古代玉器與青銅器」、「清朝皇帝的素顏─不曾知曉的日常」、「乾隆帝蒐藏─重組中國傳統文化」等,兩邊之學術厚度,一目了然。

文章標籤

故宮 日本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