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代設計展

我對新一代設計展素來興趣缺缺,這陣子引發的新一代設計展爭議也不太關注。不過昨日因為朋友之故,去了新一代設計展,有點設計展以外的感想,不吐不快。

第一,偌大的世貿一館,居然只有正門入口處有地圖指引。而其他出入口不僅沒有地圖指引,也見不到導覽手冊,而且似乎沒有印DM。我不知道承辦單位究竟如何定位這個展覽,但他顯然不太在意看展的人,像我這種既不是參展方,也對設計展不熟悉的人,來到這個展覽,發現連起碼的指示地圖和手冊都沒有,我的印象就是完全的負分。

第二,文化部自成立以來,口口聲聲把「文創產業」當成第一要務,務使文化部成為一個靠「文化」賺錢的部門。但新一代設計展,文化部居然完全缺席,而這個部會還奢望台灣可以靠「文創產業」翻身,這是什麼鬼邏輯?

第三,去看新一代設計展,一個人居然要花兩百元,這些收入究竟去了哪裡?如果有這些收入,為什麼設計科系的學生得花自己的錢租攤位?學校的支援在哪裡?教育部門的支援在哪裡?文化部門的支援在哪裡?我不禁想再問一次:台灣政府真的要發展文化創意產業嗎?

第四,這一次參與新一代設計展的每間學校,展示場地爭奇鬥豔、極盡花錢之能事,我看的很不舒服,宛如在看商展。實則若將新一代設計展看成商展亦無妨,畢竟學生辛苦四年,耗費鉅資,圖的不就是希望可以在職場上發光發熱。若可以在這種地方被伯樂識中,亦算是美事。可是這畢竟只是「成果發表會」的場合,充其量是個校際的大型交誼場所。我不清楚設計公司是否會來這裡挖掘新秀,但台灣公家機關的各級文化部門,我相信有來看的人屈指可數。他們大概不會想到,在這個設計展中,我看到有人針對草屯一地的名勝古蹟做觀光導覽手冊,有人結合東港的著名宮廟景點來做食品包裝,這些東西,只要地方政府有心想做,直接跟設計者接洽,一個現成的「文創商品」就在眼前。政府官員大可以只要當伯樂就好,在這種地方尋找適合的人才。問題是,台灣徒有千里馬而沒有伯樂,然後瞎眼的瞽漢單端座廟堂,在那裡憂心台灣人才流失,這到底是誰的錯?

我想,發展設計,最終只有兩點:資源與政策。所有台灣欽羨的設計大國,不是本身就是經濟強國,就是政府大力支援。台灣政府從陳水扁的第二任任期以來,就一直高喊要發展文化創意產業,但真正落實的,就只有一直蓋新的表演廳,從北蓋到南,其他則一概闕如──或者是有跟沒有差不多。僅僅只是一個新一代設計展,學生必須傾家蕩產做展覽,學校滿腦子只想著靠此招生,政府呢?不知在何處,也許忙著賣台。台灣的設計淪落如此,我想就不用再細談台灣的設計好或不好。再好,也不免埋沒;不好,也只是剛好。

網路於是出現「反對新一代」的訴求,雖然我不知道成效如何,但希望這可以喚醒更多人去質疑眼前的制度。台灣的年輕人需要奮起,努力抖落老人強加的沉痾。

新一代受害人

「反對新一代」訴求全文:

我們會在畢業前舉辦反對新一代設計展的運動,是因為太多問題,多年來不斷被提出討論。但學生一直未能團結起來,以有組織的方式溝通、獲得共識;執行單位台灣創意設計中心,以及參展學校也一直未能有建設性的作為。

新一代設計展覽的問題,最主要來自兩點:學校強迫學生以參加新一代展覽作為唯一畢業標準、新一代展覽本身過時僵化。

對此,我們的訴求是:

一、to dear 我們的設計學校

目前大多數設計學校明文、或以潛規則,要求學生必須參加新一代設計展才能畢業。我們認同學校對學生曝光與對外交流的期待和要求,也認同設計應該與使用者、社會互動。但在同樣達到對外曝光與交流的目的下,學生應該要有選擇適合自己的展覽的權利。

我們在此要求全國大專設計校系校方:

1.公開表達立場,支持學生尋求多元展出管道。
2.評估除新一代展外,各種畢業展覽方式之可行性與效益,提供學生自由選擇。
3.公平對待退出新一代展覽的學生,依其展覽花費情形,訂定公平、透明的補助標準與參展配套措施。

二、to dear 台灣創意設計中心

新一代設計展成立的初衷是期望促進產學交流,並刺激國內代工產業轉型,設計屬於自己的品牌。在三十多年前,網路不通、交通不便的年代,大學聯合展覽確實能促進彼此刺激交流。必須先肯定它過往的成果,然而多年積累,隨社會變遷,必有沈屙,不可不思改革。

我們在此要求台灣創意設計中心

1.調整展覽分區規劃

目前新一代以學校進行分區,然而三十年來台灣設計校系不斷膨脹,展覽規模已非昔比,然而執行單位卻仍然停留在以學校分區,大雜膾似的在世貿同時展出。

在單一展場過大的規模下,不問類型,只以學校分展區的展出樣態,使得展覽作品混雜不堪,民眾觀展的分類標準以學校而非類型為先,才會使新一代每年落得「學校大拜拜」、「招生博覽會」之譏,也讓學校彼此過度競爭,展場設計鋪張浪費。

同時也建議執行單位重新規劃展區配置,針對設計內容分類,例如:工業設計區、服裝設計區 、媒體傳達設計區等,打破依學校劃分展區的限制。並且考慮將展區分配於圓山花博爭豔館、松山菸廠、華山等。

如果我們將展覽依設計內容適度分流,不僅可以妥善分散觀展人潮,大幅提高展出品質,也讓在不同設計領域學有專精的同學,能夠打破學校藩籬與成見,平行交流。更好的是,相關業界人士可以更方便地藉由展覽徵才,創造雙贏。這些才是當年新一代設計展的初衷,不是嗎?

2.選擇更適合的展覽場地

國內其他展覽場地,如花博爭豔館六千餘坪,整場場租僅需四十餘萬元,相較世貿一館是其他場地的將近五十倍。其餘如華山、松菸等,都有相對便宜,且足供展出的場地可租借。我們質疑:為什麼以學生為主體的設計展覽,需使用商展規格的昂貴場地?需要由教育機構甚至轉嫁給學生負擔?

在不妥善的展區規劃與展場選址下,有些學校能夠替學生負擔近百萬的場租成本,有的學校則冒著違反教育部「專科以上學校向學生收取費用辦法」的風險,向學生收取場租費用。沉重的參展費用,造成教育上預算負擔。對學生而言,還得加上展場設計與作品展出費用,平均每個學生需要多負擔二到三萬,更是不合比例的負擔。

我們很感謝經濟部在第一時間回應學生與學校需求,補助一半的場地租金。但如同上述,展覽問題的本質,經濟負擔僅僅是很小的一部份,我們更亟切的盼望,是能夠自由選擇適合自己的畢業展覽,並且如果要參加新一代,可以有更好的展覽品質,這些,都不是簡單補助我們,可以達成的。

我們在此懇切要求台灣創意設計中心,重新全盤規劃新一代設計展,落實妥善展場分區、選擇合理展場位置。莫忘新一代展當年初衷,提供高品質的設計校系與業界、社會交流平台,推進台灣設計向上提升。

3.讓學生自由報名,不須被學校展區區劃綁定

我們堅定支持學生應該有自由選擇適合自己畢業展覽的自由。
目前展覽以校為報名單位,展場區劃僵化。造成學生被學校參展綁架,如果學生要參加新一代以外展覽,將由於學校一體參展的制度規定,增加其他同學分攤場地租金、裝潢費用的負擔。來自同儕與校方的壓力使得學生即使知道自己的作品類型不適合在新一代展出,仍然含淚參展的情形。

4.讓新一代設計展覽更國際化

新一代設計展雖然號稱「全球規模最大的學生創意交流平臺」,然而展覽卻僅拘限在國內學校展出,我們認為在台北獲得世界設計之都之際,也應該同時讓新一代設計展提升到國際的水準,對各國重要設計院系進行邀展,除了為新一代停滯的設計議題和設計風格注入活水外,也可以從學界提升設計的國際水準。

三、給我們真正的新一代:未來也將面臨畢業展的學弟妹們

希望大家一起思考以上問題,在權利受侵害時,團結起來,捍衛自己,畢竟畢業作品一生只有一次。

1.請選擇最理想的題目創作,以及最理想的展出方式。
2.請拒絕校方先入為主灌輸的錯誤觀念,如「不參加新一代就沒辦法畢業」。
3.請告訴身邊同學,參展的自由掌握在自己手上。
4.請向您的學校表達,您對參展花費的意見與關心。

我們已經籌組培力計劃,將團結全國設計校系下一屆即將面臨畢業展的同學,進行後續行動的討論與組織,例如學生自主聯合展覽。如果您是下一屆或下下屆有興趣的同學,請填寫以下聯絡資料(姓名、校系、電話orFB)我們會再和你聯繫,謝謝你的支持!
問卷連結: http://goo.gl/mncDdr

請大家廣傳分享我們的訴求,謝謝!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