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日我看到所謂的「閩南十二神獸」,有人拿閩南語常用的十二個詞彙,以諧音化成十二隻「神獸」。稍一查找,原來這是廈門的動漫公司所開發的漫畫圖像,據說是用來推廣閩南文化,百度百科說「閩南異獸志把握了閩南文化的語言核心,化俗為雅,旨在將閩南文化發散傳播。

凍未雕

這十二隻神獸分別叫「歡夕、巴肚妖、畫虎蘭、水渣貊、林狽、妖貅、麻龜、肖渣貊、靠妖、山梟、凍尾鵰、京蜥」。等等,這裡頭好似夾雜很多罵人的粗話?我疑惑了,把罵人的話用諧音念成普通話,然後想像出一隻「獸」,說這是在傳播閩南文化,「化俗為雅」?

閩南語也算是我的母語,但再怎麼把「雅」的標準降低,我也不能忍受把「肖渣貊」、「山梟」或「京蜥」當成是隨意可講的口語。與其說這是粗口,我更覺得這是教養問題,至少在我的觀念,傳統本省人家庭,只要自覺是有教養的人家,絕不允許小孩子隨意將這種話掛在嘴邊,更不要說還要「傳播」。尤其像「肖渣貊」這種用法,根本就是嚴重的性別歧視,在台灣要告毀謗應該也沒有問題,而這種素材居然成為中國推廣閩南語的「語言核心」?

我的朋友覺得我有點小題大作,他認為真正有教養的人看到這種東西只是付之一哂,並不會真的當回事。但危險之處恰在於此,對我而言,可能是眉頭一皺,笑笑就算了,可是對閩南語不是生活中習慣語言的人,也許他會覺得新鮮特別,搞不好還會學舌一兩句,結果閩南人就這麼推行了粗口閩南語,讓不懂閩南語的人開口就是「林狽」、「山梟」、「肖渣貊」。這叫「化俗為雅」嗎?閩南語難道都沒有雅言,只剩下這種用詞嗎?我實在覺得,這反而有點貶低閩南語之嫌。

台灣也盛行這種諧音式的用法,髒話尤其受到歡迎,什麼「甘禮良」、「草枝擺」,之前有出一款T恤,上面寫「恁爸係台灣人」,還有「恁祖媽是台灣人」的,也很不雅。但考量這可能是因應示威遊行所穿,刻意用粗口強化自己的觀點,也算是有其淵源。但我相信用這句話來放入衣服設計的人決不會想到「化俗為雅」這種奇怪的託詞來規避其粗俗的本質。

「閩南異獸」算是有趣的發想,但另一方面,這可能也顯示使用閩南語的地區有著嚴重的語言流失現象,才會促使這種用單詞發想的創意浮現。就手法而論,這其實是操作異文化常用的模式,比如說多數台灣人對緬甸語一無所知,我們於是找幾個常用的詞彙,用諧音的方式讓台灣人引起好奇。當然,好奇歸好奇,會因此突然想認真學習緬甸語的人應該是絕無僅有。如果閩南語在中國可以這樣操作,會不會是因為某種程度上,閩南語對以普通話為母語的人,幾乎是異文化般的存在?而當我看到真正的創作者其實不是閩南人,而是位出生內蒙古的滿人時,更加坐實我的看法。

作者

這種所謂的「文化創意」,看似是提升了其推廣的文化,但我反而認為這是強勢文化強加的詮釋。就像閩南語的諧音神獸,不過是一音之轉,就這樣變成普通話的發音,抽離閩南語的本質,連同背後的語言情境一併消失。作者也許貼心的描述「京蜥」其實是「眾牲」的閩南語音轉,原意指畜生。但他沒提到多數時候,「眾牲」多半是用在辱罵人,這種辱罵意涵之重,就算真的指著狗或牛說他是「眾牲」,都好像是在辱罵那隻動物一樣。這種語言情境,在圖畫與諧音的轉化後,便消失無蹤。而且,說實在的,看的人大概一點也不在乎,這不過是妝點「泱泱我中華文化」的小小一環。相較之下,我覺得台灣的流行音樂可以讓廣大中國人都唱起閩南語歌,這才叫真正的文化產值。任憑廈門泉州歷史多悠久,也出不了一首「愛拼才會贏」唱遍神州大陸,也出不了一個五月天的樂團,可以讓對自己語言自視甚高的香港人,費力用閩南語學唱「志明與春嬌」。所謂發揚文化,切莫執著在這皮毛上。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