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馬之風日熾,網路上隱隱又浮現一面倒的舊日緬懷。我在臉書上有追台北秋惠文庫的粉絲頁,秋惠文庫是一位老醫生憑自身之力蒐集的台灣文物,其子將這些東西整理展示,並定期在臉書上放台灣的老照片、文物等,時常引來一些媚日者吹捧。此類零星的言論,也就罷了,但近來有些饒有規模的網站,有系統的鼓吹這種媚日言論,對台灣而言,實在有害無益。

比如說,「台灣控」有一篇「看看日本人與支那人對待台灣古蹟的方式」,即為這種偏差言論的典型。首先,使用「支那」一詞,歧視之意甚明,而就內容論,則是用數篇文獻來支持「國民黨政府破壞台灣古蹟,但日本人則沒有」的立論。果如此嗎?當然不是。今天媚日者倡言日本人奠定台灣的近代化,首要之務就是將首府台北從一傳統的中國城郭,改為近代歐式的城市架構。為了要遂行今日我們習慣帶有濃厚歐風的台北城,第一件事情便是將原來的府城拆個精光,城牆、城門、天后宮、孔廟、考棚一一拆掉,文中被當作「保存古蹟」之例的布政使司衙門,與其說是保存,毋寧是藉此展現當時日本的國威,因為建築物只是部分移建到植物園,原地則建台北公會堂 (中山堂)。這種態度,並不能算是在保存古蹟。

又,今日許多人屢以日本人在台灣的「市區改正」計畫視為台灣都市近代化的象徵。如果是從無到有的規劃,如台中、高雄,倒無可厚非,但市區改正強加在台北、台南、鹿港、彰化等古城時,就能看到明顯的破壞痕跡,台北已如前述,自不用論,台南的城牆也被拆掉,改換成巴黎式的放射狀道路,使得城市中有許多殘遺的畸零地;鹿港的改正更涉及建築風格的變遷,將原本閩南式的街屋改換成西洋風格,著名的不見天街也被破壞,以近代為名,裝上了路燈、電線杆、挖排水明渠等等。我們固然能說這使台灣城市得以變得衛生、便利,成為近代化的基石,但他們的破壞,其實跟中共將北京城拆掉的概念,如出一轍。

而另一個屢屢被人吹捧的,則是日本人在台灣所建造的西洋風格建築。雖然台灣人的城市美學是美國式的高樓大廈群,但卻對歐洲的古典建築有不可理解的迷戀。日本在台灣蓋的西洋風格建築,今日雖然我們看重它的建築美學,當時卻是威權的代表。那種佔滿整個街廓,在路衝以華麗誇張的立面示人的建築手法,完全是在強調殖民地當局的權威與力量。否則為什麼台灣總督府不惜耗費鉅資建造廳舍,母國日本的議會還曾對此嚴加批評,殖民地政府的心態,不言可喻。

無奈的是,臺灣人顯然很吃這一套,時至今日,還是很多台灣人拿當時蓋的西洋風格建築來批評現在公家機關建築之醜陋。確實今日新建的公家建築確實無甚美感可言,但說實在,日本人蓋的建築物,其實就跟今日的故宮博物院或中正紀念堂的概念差不多,如果我們對國民黨美學的明清宮殿式風格看成是黨國餘孽,我們就不應該過度吹捧日本人所蓋的西洋風格的建築物。

我對日本殖民時期並沒有什麼愛惡,那段過往的歷史,無論給予什麼評價,終已離我們遠去。重點應該是我們要從過去汲取什麼樣的教訓,作為以後面對這塊土地的殷誡。過去日本人對台灣確實有長遠的開發計畫,但這是基於日本人的利益,而非住在台灣的人民。日本的統治縱有值得效法之處,也不等於日本是全然的美好,而國民黨就是全然的醜惡。台灣人因為一直有個國民黨可資怪罪,以致於我們鮮少有能力反省自己,所謂的台灣人,對台灣的破壞,並不亞於那些人嘴裡的「外來政權」。顯然他們忙著羅織罪名,無暇去建立一個他們理想中的台灣。但以他們的心態,所謂理想中的台灣,可能也不過就是個山寨化的日本吧。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