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ke

今年元旦,原本真的是「一元復始」,新工作、新住所,某種程度上也是個新的人生經歷。不過前一天因為睡不暖,又不小心被人傳染病毒,勉強吃完飯,買完該買的日用品,隨即上床躺平,連澡都沒洗。但我睡了兩天昏昏沉沉,有一日甚至全身畏寒,得用棉被緊緊裹住外加暖暖包才能勉強入眠,終無法稍緩我的頭痛症狀。我只好拖著一身病軀去公司報到。渾渾噩噩過完一日,便急忙去車站搭車,趁著等車空檔,買了含安眠成分的成藥,甫一上車就吃藥入睡,迷迷糊糊之間,回到台中。在台中睡了一晚,還是沒好,只好趕緊在下午診所關門之前去看醫生,吃了處方藥,現才有意識可以寫文章。

經此「一役」,驚覺自己氣力衰敗,果然不能小覷。之前認真去健身房跑步重訓,體重雖然紋絲不動,但至少略為填補自己從來虛弱的身底。我也深覺之前在中國的時候沒有運動,很是不智。不過那裏不比台北,沒有公立的運動中心可用,健身房看起來陰陰暗暗,感覺很差。既然已經回到台北,就得認真再覓運動場所。生這場病,大概也是提醒自己要多加注意,保養身體。

這次生日,因為人在病中,對慶祝什麼的實在意興闌珊。不過晚上還是與最要好的兩個朋友吃飯,算來都是十幾年的老同學。我很罕見的把生日蛋糕 (也不過就是請友人買的一片小蛋糕,三人一人一口吃完) 點燃蠟燭後,拍照上傳到臉書,引來挺多迴響,一時半刻間竟有點感動。特立獨行久了,總以為自己很習慣一個人,不過去過中國後,自己的心態確實有點改變,偶爾討摸應也無妨,實在孤立無援,哪怕那種應酬式的關懷,其實也就夠了。

而且說來好笑,當我盡可能的離開中國,回到台灣之後,我才想起當初我一心一意要去中國的理由──我想離開這個吵吵嚷嚷的家。不過說也奇怪,自從某一次我大發火之後,家中的氣氛開始有所轉變,至少某種程度上,家人會比較有意識的互相退讓。不過,我已經上台北去工作了,希望這樣的轉變不會走經。

又面對親戚,以前也是我想要離開的原因之一。不過有鑑於這次「逃離」所付出的代價實在太超出我的想像,相較之下,這些我覺得棘手的事情,終歸還是在可控的範圍當中。人生不如意事十有八九,有時想跳離一個坑,卻跌入更大的坑裏,對此我深有所感。反正就是應付,我不也就這麼應付應付一直過來了嗎。往好處看,這也是種成長,雖然到我這年紀才有這層體悟,是太慢了些。

年歲漸增,什麼新年新希望,已經對我沒有什麼意義了。但我卻漸漸覺得自己更迷信,隨著歲月流逝,本來以為可以人定勝天的想法快速消失,隨之而來的,就是愈發加重的宿命論。看看星座運勢、生肖流年、求神問卜,雖然不見得真的有什麼意義,總是圖個心安,或者是依託。是為記。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