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把刀的樂生言

真的是太賤。

我在有線電視的地方新聞上看到周錫瑋決定努力讓保留樂生40%的方案過關,講得一副正義凜然,好像樂生院民都要拜他是再生父母般,末了還來一記回馬槍,播出「明亮舒適」的新院區,暗指他們「無事生非」。

我不知道那些砂石業者和地方樁腳究竟給了縣府多少錢,還是說台北市捷運局是台北縣政府的上級單位,上面交辦下面只好當奴才。我真不理解,拆掉樂生的好處到底可以大到什麼程度,大到不分藍綠,紛紛低頭?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出新莊機廠設置的地點非常奇怪,居然將山的一部分挖掉來作機廠。新莊難道沒有大片平坦的地嗎?答案是有的,但在地方有力人士的「居中協調」下,原本的一石二鳥之計臨時更改,此文有比較完整的說法。把山挖掉,多花幾十億,延後捷運開通的時程,對新莊人不僅是金錢的損失,還是時間的虛擲。但對砂石業者而言,又是一個閃閃發亮的金礦。不可避免,只要我們「有心」,每一台拆掉樂生老屋的怪手,都是掘金的機器。

我在上課的時候,老師正巧提到此事,他說咱們蘇揆推得一乾二淨,其實什麼都是他做的。他還打趣地說,前文建會主委陳其南曾去視察,認為這「似乎應該要保留」,想不到文建會的文到了行政院就被扣下來,還遭到蘇先生的一陣排頭,「有苦說不出啊」,老師不無促狹的說著。另一個文建會主委,邱坤良,收到一些學者的陳情,真的搞了一個90%的保留案,弄得行政院尷尬不已。還好在這種情況下,藍綠合作無間,一邊白手、一邊黑手,樂生不僅生吞活剝,還是帶著一堆不白之冤走向終亡。

老舊社區的改造,或者是貧困地區的改建,我們通常美其名曰「都市更新」,活畫都市沒落的地區,或是改善中低住戶區域的生活品質,固然很好,但絕大多數,政府是用「清理」的方式更新,把原本的住民趕走,置換成中產階級或富裕階級休憩娛樂的新地點,其實根本沒有解決問題。

樂生的情況,某種程度上也可如此看待。雖說樂生療養院有一棟新蓋的大樓,但那真的適合缺手缺腳,只能用輪椅行走的病患使用嗎?台灣人的心態總是「有做就好了」、「做就很好了」,藉此阻斷更多並不順耳的衍生問題,尤其是急著要大撈一筆的執政者,為了讓自己不致被良心日日折磨至不成眠,適時用虛假的粉飾來麻醉自己,是個相當不錯的選擇。

我很早就不信任蘇貞昌,特別是他在台北縣的「政績」,我一向認為這是漫天大謊。周錫瑋剛剛上台的時候,曾經擱置中央的「地下排水道BOT案」,原本還對他有點信心,結果亦不過爾爾,果然換了位子就換了腦袋,格言依舊殘酷道盡一切。不過我也糊塗,還天真以為台灣政壇可以留一點惻隱之心,忘了這裡其實是修羅場。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