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講座的時候,老師給了一個很專業的名字:模式語言。

什麼叫模式語言?很不精確的說,約莫像西方古典建築的柱頭、山牆、穹頂,中國傳統建築的須彌臺、廡殿頂、鴟尾、斗拱一類的…組合零件?但好像又不只如此,小到結構,大到城鎮,都可以有一套「模式語言」。

總之,對這個名詞,我懵懵懂懂,但我很清楚,所謂的現代建築,無形中讓我們拋棄很多的東西,其中最重要的,應當就是人和空間之間的互動。為了成全現代建築那種簡單無機不帶感情的設計,人類甚至要委屈自己,向生冷的空間妥協。台灣的建築多半都這樣。

所以夏鑄九給我們一句話,他說這句話,很多理工出身的建築師都會皺起眉頭:結構服從社會空間。

乍看之下似乎沒有什麼,但對活在這塊島嶼上的人而言,其實是非常奢侈的。用最接近日常生活的例子來論,我們要買一間新房子(或請人蓋)的時候,可曾是按照自己平日生活的需要而設計?建築師可曾先問過居住者平素使用空間的情形再加以規劃?

我家有過一個經驗。父母親當初買預售屋的時候,拿著平面圖跟建築師討論,他們發現兩間廁所各自坪數太小,要求打通成一間。廿多年過去了,如今證明父母親的決策非常正確。一個不到三十坪的空間,實在不需要用到兩間廁所。

問題是,有多少人會拿著平面圖跟設計師討論,那種圖除了設計師,又有幾個人看得懂?夏瑞紅部落格文章裡所提到的「六大不合理」,其癥結不就在於建築師完全沒按照住戶的需要去設計,而住戶也沒有意識到自己跟空間互動的關係,進而提出要求。

說起來很怪,像台灣這麼不重視建築設計美感的地方,論理應該要非常務實去做出「合用」的建築。但台灣的建築物,不僅不好看,很多也不好用。既不好看也不好用,幾乎一無是處了。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