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報告終於弄完,稍事歇息。

剛剛和室友確認,發現自己多叫一次瓦斯。之所以會發現是因為,瓦斯爐上的茶壺裝有疑似煮沸的熱開水,如果眼前的水已經煮沸放涼,那就是說,在我叫瓦斯之前就已經有瓦斯了?

因為花了無謂的七百元,還浪費能源,整個心情很低落。

但這個低落,或許是加總。

昨天才憶起春假得回南部掃墓兩天,下下星期二我就得做另一個,也許是另兩個報告,忽地非常惶恐。我之前還不齒其他同學兩手空空就去找老師「討論」報告,一副連大綱都要老師幫擬的模樣,但相較之下,兩手空空一直到報告前夕,無疑更糟。

雅虎氣象說明天會熱到卅二度,可是星期一又會掉十度。很難穿衣服,春天真是後母臉。

以前看新聞只會氣無腦,現在除了氣,還多了一份恐懼。我看其他有線新聞台圍剿TVBS的嘴臉,一方面感佩他們只要用「敵台」的新聞畫面就可以做一則報導,一方面驚於他們的殘忍,不停不停藉由政治人物的嘴巴,大大咧咧展現「活該你死好」的強烈寓意。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而且平心而論,在一片消息來源只限於蘋果、壹週刊和網路的新聞報導中,TVBS還想自己「生」一則新聞,也算是「偉大的情操」了。

看了shopping的文後,突然很希望台北,或者是台灣,可以蕭條久一點,然後台灣完全退出國際舞台,然後台灣人愈來愈窮、愈來愈封閉、愈來愈受控制,讓台上的政治人物永遠講著虛幻的美景,其實是惡夢的願景。然後有一天,台灣「和平解放」。

看了公視「我們的島」的蘇花高問題,我對蘇某人的厭惡已經毫無疑問,他應該是被派來終結台灣的間諜──但我想不是大陸,而是美國或日本罷。

筆袋不見了還沒找到,沒找到沒找到。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