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生不生樂》一文貼出不久,一如預期,「新莊人」留言了。

不可諱言,我寫此文是有針對性的,因為我在其他網頁,無意中看到這番言論:

…樂生青年本身對抗權力體系…如果贏了,他們的聲音大過絕大部份「沈默」的新莊市民,這是不是也對於損害了新莊人的權益呢?樂生青人的主張,是否被不成比例的放大了,這是否也一種暴力?因為決策的結果,一定是有人得,有人失…
(雖然有那90%的保留方案,但若是樂生按這個方案保留下來,新莊捷運八成要延了,那些飽受中正路塞車之苦的人,是很不樂見這種結果)


所以我寫了《樂生不生樂》。

新莊人無不希望捷運早點通車,以解除如今交通壅塞之苦。但,這很奇怪啊,捷運通車跟樂生保存有什麼關係?按照捷運局的時程,新莊線一切順利,全線通車也要到民國九十九年,就算沒有樂生,新莊市還是要塞兩年。又不是拆了樂生療養院,下個月就可以通車了。

這種莫名的連想,我自己認為跟台北市捷運局存心誤導的說法很有關聯,我看官員接受那些大學生詢問,說了一段很怪異的話「我們不能為樂生療養院無限期延宕下去」,大抵新莊人聽到「無限期延宕」就要崩潰吧。問題是,捷運局根本就沒有延宕什麼,新莊線所有工程,就算包括電聯車跟機電系統製造,都全部在既定的進度中,唯一延宕的只有機廠,就是樂生療養院的所在地。一如我前文所說,市區道路開挖跟機廠一點關係也沒有,就算因此新莊線延遲開通,也不會影響新莊恢復既有的道路狀態。執政當局運用新莊人對交通的不滿,順利移轉到樂生療養院的保留問題上,以此充為藉口。讓人民互鬥,自己再從中撈取利益,這種政府,實在非常可鄙。

所以,新莊人究竟損害了什麼權益,我真的看不出來。如果新莊人對自己成長居住的地方不存在一點感覺,又哪裡來權益可言?我也有搭車去輔大找資料,一樣塞在車陣中,環視四周乘客,似乎也挺甘之如飴的。我也沒聽過有人跟捷運局抗議,要求他們不要一次挖這麼多洞之類的。如果新莊人對便宜佔盡的捷運局,僅止於口頭嚷嚷,何以從來不曾干擾新莊人的樂聲療養院,就要承受如此多的罪過?

我不想講更多細節,這不是一個可以聆聽細節的社會,而且別人都寫了。我寫,也只是希望自己可以有一個發洩的出口。我對台灣人民的素質,以及政治人物的作為,素來非常悲觀。我不會對樂生拆掉感到可惜,這些都是應得的,怎麼樣的人民,就配得怎麼樣的社會。美麗的大樹與珍貴的院區建築,我們不配。

PS:我在一篇文章中知道新莊市中正路本來就會塞車,捷運施工當然會更塞,但那是新莊市本身的問題,牽拖到樂生實在太誇張。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