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代名賢尺牘特展

今人對明代的想像頗為薄弱,一方面我們繼承清代的觀點,認為明代皇帝昏庸荒誕、是漢人朝廷的低落之世,又受到胡金銓以來的武俠電影影響,認為明代特務橫行、宦官專擅、民不聊生。這種看法固然沒有錯,但這只是從政治的眼光看到的明代歷史,至於明代的社會生活、文人往來、經濟狀況,卻往往在這些刻板印象中付之闕如。

大概二十年前,西方的藝術史學界有一股「贊助人」的研究風潮。說「贊助人」比較假掰一點,其實就是出錢的人。他可以是買藝術品的人、包養藝術家的人,或是他真的只是基於愛才的心態給錢支持的人。而這種「贊助者」研究最適當的時段,就是明清時期。因為此時期留下來的文物資料尚多,有許多信件、文書、紀錄、著作,可以慢慢拼湊出當時文人仕紳交遊圈的情況,理解當時的文人之間的互動關係、交際應酬,而從藝術史來看,除了書法美感之外,最重要的莫過於從中理解他們藝術交易的狀態。但也因為如今留存的數量仍大,除了博物館裡的收藏,我們很難知道私人藏家會有什麼珍貴的文物未公諸於世,在研究上憑添許多困難。當然,這種困難,對研究者而言,自是難以言說的魅力,正因沒有定論,才更有鑽研深究的樂趣。但前提是這些資料要多多發表,愈多愈好。

何創時書法基金會這次在國家圖書館所辦的「明代風華─明代名賢尺牘特展」或為創舉,這次展出的尺牘(信件)局限於明代,藉由理解信件的內容,將當時明代文人的交際狀況、社會背景,乃至於個人心中的狀態呈現出來。誠然僅透過尺牘來理解明代的情況頗為片面,但我們既無法回到過去,這些原初的一手資料就成為今人研究明代最為珍貴的材料。尺牘的內容可以補正史之不足,甚至可以開拓出迥然異於正史的認識與評價,而其中零星紀錄下來的一些社會狀態,更是我們理解明代社會的重要依據。

以前胡金銓在拍攝武俠片時,花了很多心力在還原明代的服飾、生活背景,細如當時的物價、食物種類、交通狀況都要盡可能的研究,努力貼近史實。若胡金銓當年可以有這麼好的參考資料,我相信武俠片的品質一定能更臻完善。我們總以為這種東西不過是學者專家脫離現實社會,關在象牙塔的高深研究。但僅是古裝劇,就需要這些研究作為基底,才有可能細緻寫實,這也是我們的古裝劇與西方以迄日韓等地最根本的落差。這種基礎研究,才能真正展現一地文化底蘊是淺是厚,所謂文化創意,得要有這種堅實的基礎才得以真正能開花結果。該基金會有心蒐羅這些文物,並認真釋讀考證,籌辦展覽、出版書籍,實應不吝給予鼓勵。所以我覺得應該要多去看這樣的展覽,既不用錢,又真正對台灣文化蘊藉有直接而正面的影響。這絕對比看一些充斥噱頭的外國借展要好得多。

附:《明代名賢尺牘集》出版前言

明代─人類文明史上大師輩出的時代

一般人對明代的概念,無非是太監把權、皇帝不上朝的一個貪污腐敗的朝代,其實不然,明代是一個工商業發達、城市經濟興起、思想自由奔放的時代,所以《天工開物》的作者宋應星在序中說「幸生皇明極盛之世」。他說的是萬曆皇帝時代,那實大思想家王陽明的心學已經流行;當時乘馬車可以從滇南到遼東,便利的交通可以貨暢其流、促進建設,致使經濟富裕,所以徐霞客能夠到處旅行;其他如戲曲、書法、會畫、出版、文學、小說、科學、家具、醫藥學、園林建築等也都一一興盛起來,而各領域的傑出貢獻,亦都成為後世遵循的樣範!

其實明代是人類文明史上大師輩出的時代,像戲曲家湯顯祖,書畫家文徵明、祝允明、徐渭、八大山人、石濤等俱為繼往開來的藝術大師,文學小說方面《金瓶梅》、《西遊記》的出現,更讓後世學者討論不休!醫藥學家李時珍的《本草綱目》、科學家宋應星的《天工開物》等,都是聞名中外、影響力延續至今的名作。

然而,若只靠這些大師獨撐場面,顯然不足以定論明代的輝煌文明;最重要的是思想家王陽明心學的風行,重新匡正社會風氣,道德與氣節的樹立,成為品評人物的標竿!由是東林人士、復社成員、忠臣烈士,在閹黨敗國、清兵交侵之時不斷挺身而出,相楊漣、左光斗、海瑞、史可法等寫下了可歌可泣的史篇,顯出忠孝節義、清廉勇為的偉大情操!

正因為這樣,何創時書法藝術基金會才將過去十餘年來收藏的明代尺牘結集出版,希望透過這些尺牘去了解明朝人真正的生活與心思。我們所收藏的人物包含思想家王陽明、顧炎武、黃宗羲及東林、復社重要成員五十人,書畫家文徵明及其六代家族名士,《金瓶梅》的可能作者王世貞、李開先、徐渭、屠隆,海瑞的老師顧可久,張居正的提拔者顧璘,徐光啟的主考官焦竑,《天工開物》的贊助者涂紹煃,史可法的老師左光斗,鄭成功的老師錢謙益,康熙的書法老師沈荃,以及明代狀元羅洪先、鄒守益、申時行,和藝術大師王鐸、傅山、董其昌、王時敏、八大山人、石濤......等,他們在當代就已經是響噹噹的人物,更在明史裡佔有一席之地。

而他們的尺牘除了食衣住行饒富興味的生活情事外,還有親情、友情和國情的分享。譬如楊鎬的〈與豐臣秀吉書〉,寫得大義凜然、分析是非、判斷強弱,警告豐臣秀吉萬勿來犯;朱之瑜(即朱舜水)寫給水戶黃門〈與德川光圀書〉,談及家庭與教育,文義溫馨,說理剴切,娓娓道來如同對面傾談;其他五花八門的內容,有邀兄弟來吃餅的、有談兒女婚事的、有談學論藝的、有分家產的、有父親勸誡兒子的,不一而足,卻呈現了明朝人精彩生活的縮影。

這些個人私密的尺牘,其實都是珍貴的史料,可以小中見大地看到明代社會的種種現象。由是我們聘請中央研究院石守謙院士和清華大學中文系楊儒賓講座教授來主持編纂的浩繁工作,透過專家學者,從歷史、文學與藝術的角度去研究耙梳這些尺牘史料,勾勒出明代官員、文人、藝術家彼此往來交遊的關連與當時生活的面貌。

歷時三年的考證研究與精心編製,今天終於完整呈現在世人的面前,它所承載的二五二通尺牘、二一六位作者,關連到八百餘明朝人,牽涉的層面很廣,它可以輔助印證其他明代書畫的諸多問題,也可以釐清明代的某些社會史和生活資訊。所以它的出版,深具文化意義和學術價值,而這也是我們何創時書法藝術基金會致力於推廣書法文化、不惜重金將它出版的意義所在!

何創時書法藝術基金會董事長 何國慶

    文章標籤

    明代 文人 尺牘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