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我在寫《最純潔的種族》感想時,還頗意外台灣近幾年對北韓的興趣陡增,不僅專門書籍一本接一本,連新聞台都煞有其事的跑去平壤做「第一手報導」。可是前幾日全球都在關注北韓的好戰言論,台灣的新聞卻只一個勁的關心某位中年婦女失婚的消息,我才知道,我之前看到的不過是虛像。



昨晚中天新聞報導柴契爾夫人過世的消息,卻放上英國女王的影片,一時間在網路上傳為笑柄。這種低級的錯誤,其實並不少見,而且我深深懷疑,可能很多台灣人真的不知道柴契爾夫人長什麼樣子。像我那個剛滿二十的小表弟,成天價泡妞玩電動,在那種改制大學的吊車尾學校混吃等死,你要他去認誰是依莉莎白二世和柴契爾,無疑太過困難。所以我不禁納悶,台灣的電視圈大概是真的沒有人了,要不然原本應該菁英濟濟的新聞部門,居然不懂地理不識國際名人,真的是爛到根裡。

也因此,即便台灣的新聞好不容易將目光放回北韓,我們也沒有辦法從他們的嘴裡知道什麼比較有意義的內容,真要汲取國際觀點,不如依賴外國的節目。就算真的有什麼人標榜自己有國際視野,仍不脫從美國看天下的困境。《最純潔的種族》作者麥爾斯(B. R. Myers)就提過,西方對北韓的認識其實非常淺薄,他們就算努力收集資訊,但對當中難以理解的部分往往視而不見,只一味從這些資訊當中去拼湊迎合他們的想像。比如說,之前有新聞指,北韓官方將美國球星羅德曼訪問平壤說成是「謝罪之旅」,以花邊新聞處理。可是在麥爾斯的分析中,北韓官方刻意扭曲外國到訪的國際友人或高層到訪的意圖,完全是金氏政權塑造神話觀的一部份。任何外界伸出橄欖枝的友善舉動,對北韓官方都是毫無意義的,反而要刻意進行挑釁,才有可能刺激到北韓官方,進而反映到一般的北韓民眾。

雖然今日的國際社會多半極力避免挑釁的舉措,但就北韓而言,挑釁才能夠突顯其自身的優越,這種概念頗類似戰前的日本軍國主義,也可以看到北韓官方深受日本殖民所灌輸的意識型態影響。麥爾斯在書中提到一個例子,北韓內部的學生讀物中,有北韓外交官對聯合國不假辭色,迫使聯合國人員屈於其「正氣」底下的故事。可見這種觀念不僅自小灌輸,甚至已經成為他們處理國際議題一貫的模式。如今北韓作勢要開戰的強硬作風,姑不論背後國內政治的傾軋,卻很符合麥爾斯觀察到的看法。我們也許可以嘲笑北韓不自量力,但不能當成他們在虛張聲勢,也許他們舉國都自我洗腦到自認為他們真的有一搏的能耐──縱然是玉石俱焚。

我也有聽過「中國陰謀論」,認為北韓開戰背後是中國與美日抗衡的棋子。這種看法雖然不是毫無道理,但我猜想中國並沒有這種能耐。一則就歷史經驗來看,中國參加韓戰是被動的,在戰爭中損失慘重,事後也沒有得到任何好處,甚至打壞原本中共想跟美國交好的可能。再則中共對北韓的控制力,似乎過於高估,雖然在北韓的神話觀當中,中國是唯一不會被官方扭曲為「朝覲」或「謝罪」的國家,中國遊客去北韓,當地的導覽人員也會努力著墨在韓戰時期中國對北韓的幫助云云,但另一方面,北韓幾乎從不對自己的人民提到韓戰時中國的角色,也對中國的經濟發展絕口不提。在許多脫北者敘述中,他們就算住在離中國不遠的邊境城鎮,仍要渡江到了中國,才真正知道中國的生活水準遠遠高過北韓。可見在北韓官方的心中,對中國仍有諸多防範。前幾年中國主導的六方會談,最後也不了了之,可見中國並沒有能力左右北韓,更不要說將北韓當成與美日抗衡的棋子。

而且朝鮮半島開戰,對中國並沒有好處,一來中國與北韓領土接壤,戰火很難不會直接波及到中國;而且南韓與中國貿易往來密切,東北、遼東、山東等地是韓系企業在中國重要的布局地點,一旦開戰,東北與華北口岸等精華地帶的經濟亦會受創嚴重,更別說間接影響到的日本與美國。就算只是虛張聲勢,對中國來說也要冒極大的風險。衡盱目前的情況,唯一有本錢豁出去的國家,也只有北韓而已。對中國而言,挑起戰端,對中國一定弊大於利。

至於北韓是否真的會開打,則難以捉模。對內部宣傳時,北韓固然以堅決的態度貫徹,但對外叫囂是否別有所圖?若這次激烈的舉動涉及國內的政治鬥爭,或許北韓真的有可能會採取行動,因為相對之下,北韓在戰爭中所遭到的破壞,一定遠比南韓或其他週邊國家要少(不過他們一旦失敗,就會失去政權,就這點來看,金氏政權冒的風險也許是最大的)當然,我們都希望北韓只要嚷嚷就好,不要成真。

文章標籤

北韓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