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久沒有坐客運,前陣子因故請假,多出了一下午的空閒,想時間既早,便坐客運回台中。當車子停到朝馬站時,我嚇了一大跳,原本車站旁的巨大工地,忽地變成一座下凹式的公園,面積甚大,顯然是剛剛才蓋好,所有的樹都是剛剛才種上,還未脫去工地模樣。

後來才從家人知道,這公園叫「秋紅谷」。「秋紅」?不知道是誰如此天真,竟然會以為台中可以看到秋天樹葉變紅的景色,想當然耳,這一定名實不符(據說他們種了許多楓香,我從來沒看過台中市區的楓香樹整樹紅葉)。至於「谷」,可能是因為原先這工地是一個巨大的窟窿。想這個大窟窿在台中市精華地段存在數年之久,市府大概無計可施了,只好順勢成為一座公園──或是滯洪池

公園綠地這種東西,當然是多多益善,本來的工地爛攤子變成綠意盎然,兼有湖光之色,說起來應該是好事。但這座公園耗費不貲,報導大都提到建造經費耗資三億多元,而且我看著這風格實在眼熟──應該說,台中市區幾乎所有公共設施,都可以看到這種類似的風格:用木棧板搭成階梯狀的地景,鋼鐵架構,瑣碎連綿的線條,不規整的曲線。我家附近的忠明公園就是長這樣,他曾經以「1/398文化城中城」的名義,大刀闊斧拉了一次皮。

這種風格造價高昂,使用不便,用料極差,而且愛用木頭玻璃這種更換頻繁、難以維護的材料──我家附近的公園開始使用不久,就因為有人被高起的水泥絆倒,弄不清楚哪邊階梯可以走路(因為用木棧板圍成的階梯狀地景時寬時窄),只好加設了白鐵扶手區隔,醜陋異常。一脫離了保固期,人行道的洗石子鋪面立刻龜裂(如今只要是新蓋好的人行道,一律如此),嵌在人行道當中的木條爛光光,更換幾次之後,索性用水泥填起來,更不要說木棧板。原本種在公園人行道上至少二十餘年的洋紫荊,死到只剩下一株苟延殘喘。公園裡的樹全換成沒有遮蔭能力的緬梔、山櫻花、垂榕,不僅難照顧,遇強風還容易折枝倒伏。而周邊相關的「設計」,則把麻園頭溪的人行道不斷墊高,放上花俏有餘的人行便橋,間接讓麻園頭這一帶地勢較高之處,遭逢兩次水澇之災。

也許我家附近這座公園是個特別糟的「例外」,但這種設計風格在台中市如癌細胞一樣四處蔓延。我發現承包這些工程的,都是出自一個叫做楊家凱的建築師。他的公司叫做「餘弦建築師事務所」,公司似乎位於台北。在台灣黃頁網有限的資料中,他的「作品」幾乎都在台中:文化城中城、中清路、國立台灣美術館、東海大學,如今又有一個「秋紅谷」。想來這位人士在市府官員眼中有著非比尋常的「魅力」,讓台中市政府像著了魔似的不停找他主導大型公共建設,而且經費動輒以千萬計,乃至於破億元的秋紅谷。

另外,我發現台中的空氣有愈來愈混濁的趨勢。不要說比不上台北,我之前去上海,連上海市區的空氣,看起來都比台中的要乾淨。這究竟只是我太少回去而產生的錯覺,還是台中的空氣真的在惡化?為什麼這座全台灣最適宜人居的都市,如今居然會變成這個樣子?為什麼台中市的市政建設,總是讓我不寒而慄?

另一篇「秋紅谷」:台中國際會議及展覽中心基地景觀綠美化工程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