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林姆

日前跟友人去剝皮寮看克林姆複製畫展(官方名稱是「克林姆特」,不知為什麼用了一個不主流的譯名,而且海報的中文念起來怪怪的,似乎不諳中文語法)。既是複製畫,也無甚好說,不過這複製畫有標價,彷彿可以買,奧地利台北辦事處主辦的展覽居然像是畫廊一般,頗奇特。

不過更奇妙之處,這個展覽竟辦在剝皮寮,感覺頗為衝突。不過想到剝皮寮只剩一個空殼,裡面要做什麼,似乎也不太重要了。之前因為電影「艋舺」大賣,修復過的剝皮寮一時成為熱門景點。如今電影布景撤走,人潮不再,遊者寥寥,這塊街區就活像嵌在萬華的標本,跟旁邊人聲雜沓的街道形成極大的對比。

保留台北的老城區立意雖佳,但留下這個空殼,對台北人而言,除了當成偶爾可以來遊憩的地方外,究竟還有什麼意義?雖說裡面有些解說牌,但我看起來不過就是虛應故事一般,有時不注意還不會發現。裡面的空間清的一乾二淨,若說能發什麼思古幽情,好像也不太容易。有些空間由「台北市鄉土教育中心」放了一些講解台北傳統活動的器物,看起來好像有在「活用」,可是跟剝皮寮一點關連也沒有。我就在剝皮寮裡看到孔廟的縮小模型,旁邊還播放祭孔大典的影片,讓我忽地有點錯亂,好像我沒有離開大龍峒似的。這種抽離地區脈絡和歷史的保存,除了了虛耗公帑之外,對地方、對民眾,似乎都沒有太大的意義。

特別是面對廣州街那一排街屋,不管什麼時候,都關得嚴嚴實實,只有地上有個小小的金屬牌子說明這曾經是什麼店家。這種保存古蹟的方式,我實在很不以為然。歷史的傳承,不僅僅是眼睛看到的外殼,我認為人的活動一樣非常重要。之前在京都看到老建築修復後再利用,繼續和周邊的環境有互動,我覺得這才是比較好的做法。假如臨廣州街的街屋可以給商家做生意,並要求商家配合原本的街屋風格來設計店面,既可以古意盎然,又能真正從事商業行為,讓剝皮寮既有的商業脈絡可以延續,也能重新融入萬華的環境,繼續產生功用。我想這應該會比只是留一個空殼要好得多。

我對台北市「活化古蹟」的概念非常不解。像華山,明明已經是一個穩定發展的展示空間和表演場所,偏偏要外包給企業,讓一大堆餐廳賣店佔據,把原本的藝文生態驅逐殆盡,換成噁心的布爾喬亞品味。而剝皮寮這個清朝以來的商業區,卻清成一個空殼,拿來當作電影布景,要不就是辦像克林姆這種毫無干係的展覽,還詭異的弄上一個「開放時間」,直情把它當文化中心在處理。在我看來,這兩個地方應該完全調轉過來,才比較合理,無奈台北市政府處理這種事情,似乎總不在情理之內。這樣的文化發展,可以產生多大效應,我想也很有限。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