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書是我臨時起意而買。從來我對白色恐怖,並無太多深入的興趣,只是偶爾看到公視的紀錄片,認識頗為薄弱。我難得假日出門閒逛,看見此書放在誠品書店的新書區,原來只是隨意翻閱,未料發現這是當時被抓的政治犯所寫,幾經考慮,最終買回家看。而花這錢,非常值得。

作者顏世鴻在一九五零年初進入地下組織,年中被抓,雖因涉入不深沒有處死,但也判了十二年,實際上關了十三年半。顏世鴻一家,自祖父以來,就勇於對抗當權,心懷中國,其母外家亦然,說是一門忠烈,並無過譽。這跟民進黨泛綠之流的主論述很不同,他們都傾向在二二八或白色恐怖期間的受害者都是受國民黨迫害,無辜遭受牽連之人,但我不信。我總認為二二八也好,白色恐怖也好,一定都有起身抗暴者,無論他們的身分是共產黨員,還是接受左派思想的人,絕非少數。泛綠總說國民黨殺掉一整代台灣菁英,但若此說成立,我們當不能忘記這些菁英,不乏有接受馬列思想,想要改造當時的台灣和中國的。因為這股赤誠,才讓他們寧願冒犧牲生命的風險,參加地下黨組織,與國民黨對峙。而這層脈絡,在反共的泛綠陣營中,被有意淡化,只強調國民黨的暴行。我認為,這種論述也同樣偏離事實。

顏世鴻既是俗謂白色恐怖的「受害者」,他所寫的書,如今自然是政治正確。但細究顏世鴻的內容,可以感受到他的看法,其實和今日的泛綠論述很不相同。比如,他自小即往來台灣廈門兩地,父親又曾因抗日入獄,他對日本統治的觀點,從來就是壓榨台灣人民的殖民政權,和近年在獨派中活耀的金美齡之流,大不相同。他對二二八著墨甚少,亦不甚在意,這也跟泛綠大肆強調二二八事件的認知迥不相侔。他雖因參加地下黨而被逮捕獲罪,也看到許多年輕的菁英因追隨馬列而赴死,但他仍很持平的說,相較同時韓戰的死亡人數,和之前不久的幾次大屠殺,白色恐怖中死亡的人數,實在不足論。他以地下黨人之姿,對時事的看法,也毫不同於台灣的主流意見,比如一九四九到一九五零年間,國民政府倉皇遷台,局勢仍頗為動盪,當時地下黨人都認為,若朝鮮無事,則中共「解放」台灣,只是遲早的事情,屆時他們就能由黑翻紅。但韓戰爆發,美國的航空母艦來到台灣海域,中共和美國勢如水火,「台灣解放」斷念。顏世鴻雖然不著臧否,但也可以由此看當時台灣人,特別是上層的知識份子階級對時局的看法,如此當不難理解,何以國民黨在台灣要大力彈壓。而他書末言,「一個出生在日本殖地台灣的人,自小已經自認為中國人,...心裡如今仍期望中國人能正正堂堂的為這世界和平做一份貢獻。老話,十三億人的中國沒有和平,這個世界哪來和平。」(頁354)這番心聲,莫說如今台灣人早已沒有,就是對岸,恐怕也是鳳毛麟角。

他描述在青島東路和綠島的日子,也讓我頗為意外。尋常我總認為,既被「萬惡的國民黨」逮捕關押,一定極盡苦毒虐待能事,但他們是身處的環境惡劣,人身行動受到限制,倒沒有施虐,而且他們能帶書進來看,能下棋,家人能寄食物。此言倒不是指國民黨比較寬容,只是我一邊想著巫寧坤在《一滴淚》裡關押在監牢的內容,兩相比較,感慨尤深。但無論如何,國家之士,不是在社會貢獻自己所長,反而被政權關押在監獄離島,無論在台灣,在大陸,都是極大的浪費,都是國家人民的損失。他寫在綠島,醫療所有八位醫生,三位護士,科別之齊備,幾乎是一間綜合醫院的規模,可見當時移往綠島的政治犯其知識水平,這過往之言,如今讀來,何其淒然。

顏世鴻說他這一輩台灣人,沒有辦法學到足以承載自己情感的「母語」,閩南語、國語、外語皆然。他說他的中文寫作,還是在綠島十幾年間,不停讀書讀報,撰文投稿,才有現在的文筆。不過這種文筆,實則也與今日一般書籍的中文無甚大異,間或還有一點閩南語法的古雅。但被時代拋棄犧牲的感受,我想舉世皆然,齊邦媛的《巨流河》也說,他們這一代是被犧牲掉的一代。歷史的傷害如此沉痛,在牢牢記住之餘,更重要的,是不要再重蹈覆轍。

網路上轉錄顏世鴻訪談。

文章標籤

顏世鴻 白色恐怖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