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台灣想以民主贏得聲譽,為何卻在討好世界上最糟的獨裁者?

馬英九

Cain Nunns,2012年7月15日,外交政策(原文連結

上個月甘比亞總統賈梅(Yahya Jammeh)在台北接受馬英九總統元首級二十一響禮炮的款待,充滿著笑容與「兄弟情誼」。

賈梅已經是第九度來到這個距離中國東南一百哩處的島嶼,外交受到孤立的政體,他稱台灣是「甘比亞有史以來最好的朋友之一。」

台灣外交部發出一份聲明,稱這個貧困的西非國家是「重要的同盟」,並寫「兩國間緊密的夥伴關係與兄弟的情誼仍然堅定。」

賈梅自1994年籌畫政變之後即採取殘暴的獨裁統治,之前他要求驅逐所有同性戀離開他的國家。他說,若有人留下,將處以斬首。

對一個宣稱發明可以治療愛滋的草藥,所以要病患停止服用西藥的人而言,這不是他「豐富多彩」的清單上其中的一條。當聯合國代表到甘比亞抱怨這對一個擁有世界最高比例的成年愛滋病患的國家而言,如此行徑過於魯莽時,這位代表被他驅逐出境。

根據2009年3月國際特赦組織的報告,有高達一千位甘比亞人被政府資助的巫醫所綁架,以巫術治療。他們被綁架之後,帶到拘留中心,強迫喝下有毒的混合物。顯然這位前陸軍中尉將他姑母的死亡歸咎在使用黑魔法的人身上。

賈梅也禁止任何人開車穿過紀念他政變成功的大牌坊,位在廢墟般的首都班竹(Banjul)。

但這跟人權組織揭露的失蹤紀錄、非法處決、酷刑、囚禁他所顧忌的敵人的治安機構,還有地下軍隊,取著像是忍者之類的簡單名字,相較之下,不准開車經過牌坊只是小事一樁。

英聯邦人權倡議稱賈梅與2005年五十位非洲民族主義者遭到屠殺有關,其中包括四十四位迦納人。據傳聞甘比亞軍艦在公海發現這些人,載到了甘比亞,並被「維安部隊以砍刀、斧頭和其他武器」給砍死。

而是件事情似乎對馬英九沒有影響。

中央社報導台灣將會給甘比亞三艘的巡邏艇「助其強化海防能力」。顯然之前由台北捐贈的四艘五十噸船隻有一艘遭到「嚴重的損害」。

為什麼一個時常宣傳自身民主成就的國家會這麼快就接納一個殘暴的政權和國際社會的棄兒?

答案在數字當中──也就是23。這是中華民國台灣的邦交國數字,自蔣介石集團自1945年敗退到台灣之後所剩下來的。

「我們需要朋友,好嗎?所有人都是。其他總統都可以到世界各地旅遊,只有我們的不能。可以接納我們的朋友很重要。我們只有23個邦交國,但我們需要更多。」前外交官員,在歐美研究所任職的裘兆琳(Joanne Chang)說。「我們無法選擇何種朋友來替我們說話。若他們來台灣看到我們的自由民主,還有新聞自由,我們希望這可以打動其他國家進而改善他們的政治制度。」

這可能屬實,但批評者認為台灣的外交政策一直很兩極化。他們說,台北自1971年在聯合國遭到驅逐之後,就開始和北京進行外交競賽,讓台北對其邦交國的專制制度視而不見數十年。

瞥見這些台灣提供武力、裝備和軍事訓練的元首,都二十世紀的獨裁者。

台灣在種族隔離時期的南非,是白人為主的國家黨的堅定支持者。在中美洲,台灣是杜瓦利埃(François Duvalier)的主要支持者,他被稱作「爸爸醫生」,以親自參與刑訊為人所知,還跟他下令處決的反政府武裝份子頭頭談過話。

同樣的,薩爾瓦多、瓜地馬拉、宏都拉斯、尼加拉瓜、巴拉圭、多明尼加和巴拿馬,台灣均深入上述國家在冷戰末期出現的殘暴獨裁政權、敢死隊、血腥內戰。值得一提的是,美國也同樣支持這些政權。

而最令人不安者,是這些暴行的加害者都曾在台北郊區的政戰學校受訓。這間學校據稱是1950年代早期在美國的協助下設立,是美國陸軍官校的台灣版本。薩爾瓦多的羅伯特‧達布森(Roberto D'Aubuisson),或叫「噴燈鮑伯」,是這間學校最有名的畢業生之一。這間學校今日是國防大學的一部份。

而最近,就在今年四月,馬英九展開非洲三國之旅,當中包括停留史瓦濟蘭,拜訪非洲最後一個實權君王恩史瓦帝三世(Mswati III),他將要第十三次造訪台灣。

根據中情局的世界紀實年鑑稱,恩史瓦帝治下的國家高達25.9%成年人染有愛滋,是世界最高的,他大概以為治療這種疾病的方式就是讓他的國家以此為名。

儘管他統治的國家列屬世界最窮的國家,2011年富比世估計他是世界第15富有的君主,個人財富有10億美金。另外每年有3億美金供皇家使用,他又控制數十億美金的國家投顧基金。

馬英九和國王比賽仰臥起坐,恩史瓦帝還贈送給這位連任總統一個美洲豹頭。

在布吉納法索,馬英九由該國總統龔保雷(Blaise Compaoré)授予該國最高的榮譽國規大十字勳章。

1987年龔保雷在其好友及長官桑卡拉(Thomas Sankara)在自己的辦公室遭到槍殺後奪取政權。馬英九曾讚美格達費世界革命中心的畢業生為國家永續發展有很好的成就。布吉納法索的失業率高達77%。

不僅台灣的金援外交遭受批評,批評者稱島內也應該更為謹慎選擇國際夥伴,好根除不好的國際觀感,也應該減少官方儀式和排場。

與專制政權有外交往來並非罕事──中國曾遭指控在2008年奧運期間不僅侵犯西藏人權,也和達佛(Darfur)有經濟往來,其中遭指控有用來進行種族滅絕。但台灣在國際場合厚顏利用他們的行徑顯示出台灣毫無外交視野。比如說,台北敦促甘比亞、史瓦濟蘭、布吉納法索、聖多美普林西比和馬拉威(之後跳槽去北京)發表聯合公報希望以其民主化的憑據加入聯合國。

「如果你問他們值不值得用21響禮炮迎接,答案當然是否定的。但台灣需要一些邦交國,才不至於完全孤立於國際社會。」民進黨前國際事務部主任賴怡忠說。「比起那些獨裁國家,沒有一個西方民主政體想延續,甚至至少承認台灣的民主地位。台灣還有什麼選擇嗎?」

但台灣的策略若是要彰顯民主,我們不禁會想是否孤立獨裁政體會比較好。根據衛報的報導,賈梅曾在電視直播時告訴他的選民,「我會殺掉任何想要顛覆這個國家的人。如果你認為你可以勾結那些所謂人權鬥士,醒醒吧,你不過是癡心妄想。我會殺掉你,什麼都不會發生。」

Cain Nunns是獨立記者,曾替衛報、Monocle、環球時報等多家媒體撰稿。

後記:


此文立論頗為混亂,文中看似想批評台灣的外交政策,卻又點出台灣外交的困境,而且暗示台灣的外交走向實是跟著美國的。所以,與其問台灣為什麼要支持獨裁國家,我倒認為得先問歐美先進國家為什麼要支持獨裁專制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只可惜,歐美人士似乎都不曾想過這個問題。而且這記者顯然不甚用功,原文中他不僅打錯了蔣介石和恩史瓦帝的英文名稱,對台灣的歷史也不甚了解,此文雖長,但顯然無的放矢居多。

文章標籤

台灣 外交 甘比亞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