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我寫了一篇跟台中(人)有關的雜文,本來只是我網誌諸多文章的小小一篇,豈料一經轉錄,居然有大堆人點閱,底下的留言量也是我寫網誌以來僅見。想當然耳,一定有些不亞於本文的長篇大論,直把此處當自己的部落格一樣寫將起來。說來我還挺讚嘆的,畢竟我已經很久不做這種事情,難得這年頭還有人肯洋洋灑灑回文,想來真應該感激涕零。

而且說來有趣,如果我文中對台中和台北的比較只是個人的空想,底下某些留言倒是替我的文章舉了「實例」。我通篇沒有寫到「天龍國」這種帶有嘲弄意味的字眼,卻屢屢有人心甘情願往自己頭上套;我不過只是拿天母的欒樹節打個比方,就有至少三個自稱天母人的留言大力維護自己的居住地。如果「天母人」都可以如此,為什麼台中人就不能替自己講點好話呢?

也許台北人忿忿不平,讚賞就讚賞,為什麼要派台北的不是?倒也不是我真的不喜歡台北,只是我住過的地方只有台中和台北,總不可能拿我從來沒去過的新竹比較吧。況且話說回來,多少「南部人」都在跟台北比較,我相信絕對不差我這一個,而論難聽論偏頗,我實在不敢居第一。我並不討厭台北,台北有發達的大眾運輸,有豐富的藝文資源,又兼有山光水色,一般市民的公民意識很高。只是在台中人的眼中,某些台北人沒有意識到的舉措,總是會流露出趾高氣揚的氣息。比如底下留言絮絮叨叨說「台北也有如何如何,不是台中就如何如何」,就看得我頗為惱火。台北當然什麼都有,甚至很多只有台北才有,但身為全台灣最受垂青、最為闊綽的大都會,蠻不服輸跟一個剛剛才升上直轄市,事實上根本沒有什麼改變的台中硬比,不顯得太勝之不武嗎?而從台北看天下,從來就是外縣市人最不以為然的事情。比方ppaper出了一本《ppaper看台北》,在介紹「Taipei Districts」的時候,居然寫「人口 2千3百萬 面積 36,188平方公里」。如果一本書經過撰寫、編輯、排版、校對這麼多程序,居然抓不出這種低級的錯誤,我就只能將其看成「喔,這就是台北人的常識」。又比如舒國治,他可以看成某種台北人的典型,得力於台北生活機能之方便、交通公設之通暢,他的「台北學」寫的絲絲入扣、引人入勝,但某些地方,我怎麼看,都像是敝帚自珍。要論城市之古雅,台南有之,要論城市規劃齊整儼然,高雄有之;相較之下,戰後台北根本是一個難民城,而這個難民城,後來又變成了工地城,變成全球最不適宜居住之城,一直到捷運通車之後,台北才開始好轉。如果這樣的城市都值得大寫特寫,還要弄出一個什麼「台北學」,為什麼台灣其他城市不能夠呢?

我最初只是有點感覺,常常我以為對方「應該」是台北人,沒想到卻是台中人;而我猜想他可能不是台北人的,卻在台北出生長大。至於更南部上來的,比如台南人或高雄人,雖然不見得能在舉手投足間看出來,但他們多半非常自豪自己成長的地方,總是會著意強調,又或者是他們特別要撇清自己「不是台北人」,那怕他們根本已經在台北定居,「回南部」只是逢年過節的事情。所以台中人甚為隱晦,要刻意作分別,可能不免多餘。但相較於土生土長的台北人,特別是一輩子沒離開台北到台灣其他地方超過一年的台北人,他們的確會有更多經歷、更多感觸,更多難以言喻的分別。這些事情,往往不足為外人道,就像那間「不足為外人道」的台中太陽堂一樣。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