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上班的路上,兩旁的路燈掛著廣告旗幟,寫著「提升你的職場競爭力」云云字樣,像是就職博覽會或職訓一類,布幅還放著幾個他們認為「具有競爭力」的代表人物頭像,又彷彿像是講員,頗為曖昧。

競爭力,競爭力。愈是世道艱難、失業率颷高,台灣社會就愈愛用「競爭力」這種詞彙,半是鼓吹、半是威嚇,彷彿恨鐵不成鋼,彷彿台灣人允文不行、允武不能,非要他們以「競爭力」為號召,學他們心中認為有價值的東西、培養他們心中認為有意義的技能,台灣才能爭出他們心中的「排名」,台灣才不負為台灣。

這種東西講太多年了,我不僅感到厭倦,甚至懷疑起這背後的真正意圖。這種東西像是漫長的洗腦過程,先說我們沒有「競爭力」,要我們加強「競爭力」,後來又說我們不夠有「競爭力」,總之,在某些特定人士眼中,競爭力怎麼高都不為過,而那個高不可攀的目標,成為他們壓低受薪階級薪資的最好藉口。七年級都是草莓族,沒有「競爭力」,當然不用付太多錢。又口口聲聲說台灣產業缺乏「競爭力」,政府不應袖手旁觀,小到手工藝,大到光電產業,沒有一樣不是要政府乖乖拿錢出來補貼、免稅免租最好還不用水電費,營造「有利的環境」,加強國際間的「競爭力」。

然後我們就養出一群肥貓,一邊用「競爭力」打壓受薪階級,一邊用「競爭力」威脅公家單位。我相信他們絕對是台灣最具「競爭力」的一群,他們可以如此予取予求,豈不是最具「競爭力」的表現嗎。

是此,我實在認為,所謂「競爭力」,不過是遮羞布而已。而且,就算我們真的很需要「競爭力」好了,什麼「職場競爭力」、「工作競爭力」,永遠千篇一律,不外乎積極啊、熱誠啊、做得比交辦的多啊、培養其他能力啊、保持心情愉悅啊、充分利用時間啊,說穿了就是替老闆賣命,還不能「逾際」,跟老闆要求加薪還是花紅的,才算得上真正有「競爭力」。好個人間煉獄圖,台灣的「競爭力」,簡直可比南丁格爾了(而台灣真正的「南丁格爾」,就真的到天上陪南丁格爾去了)。

台灣人沒有「競爭力」嗎?如果是講工作的能力,或許吧。台灣人眼界很小、英文很差、技能有限、涵養也不見得足夠。但,為什麼我們不能安於此?為什麼人人都要當賈伯斯或巴菲特?我以前看過一則小故事,好像是台灣美國兩地父母對子女期盼的差別,台灣人一定要自己小孩成龍成鳳,美國人卻不然。美國人既可以力爭上游,哪天成為總裁或公司合夥人,也可以安於在自家附近的超商當個倉儲人員,不會有人指著他「缺乏競爭力」,說他能力不足、安於怠惰。也許台灣父母如今比較不會這麼想了,卻換成這整體環境在逼迫台灣人,要有眼界、要有進取心、要有「競爭力」。

我看到誠品對某位在上海從事廣告工作的作者的訪問,比較上海台灣兩地,「競爭力」的潛語貫穿其間。是,做人進取,這是好事,但有好到成為唯一的價值嗎?他說:「台北具有高度的民主涵養,是個知書達理,擁有精緻人文生活的城市,但總覺得人們的眼光不夠開闊。」有涵養、知書達禮、精緻生活還不夠?他也許活得太輕鬆了,沒有家破人亡,沒有顛沛流離,沒有半夜被人抓走的恐懼,沒有被軟禁消音的痛苦,他毫不知道要走到這一步,是多少人付出多少代價才有的。而他竟還輕輕巧巧地說:台灣人眼光不夠開闊、台灣人沒有競爭意識。這種自以為是,幾乎可稱得上是殘酷了。

如果我們的父執輩拚搏一輩子,就是希望下一輩不要活的那麼「苦」,我想他們相當程度已經實現了。只是總有人不知道,看外面世界燒殺擄掠,還以為很可資效法,反要自己、要別人往回頭路走。持這種觀點的人,也多少坐實他們所言沒有眼界的說法──他們沒有縱深的眼界。若還要出來指點江山,擾亂視聽,就更是等而下之。這也是台灣特有的「競爭力」吧。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