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在社交網路上看到大家都在傳這個影片,提醒我們沖馬桶要記得蓋上馬桶蓋。不過裡面有一段旁白,稱原本現代化的馬桶是要沖掉細菌,卻反倒讓細菌到處散播,讓我想起台灣曾經有一陣子很流行靜音馬桶,這種馬桶除了沖水的時候沒什麼聲音,也不會濺起水花,倒是相當「乾淨」。但這種馬桶很容易故障,也極為耗水,說來也不是很好的選擇。

探索頻道這類節目頗吻合盎格魯文化中對「清潔」跡近病態的要求。西方文明發展的過程中,英國是最早開始重視環境清潔的,他們發明現代文明必備的沖水馬桶,最早提倡洗澡淨身的習慣。但最重視清潔感的,則非美國莫屬。法國人就曾經批評美國人只注重衛生,卻不重視內涵。而這個節目如實反應出盎格魯文化瘋狂追求清潔的態度,不僅是肉眼看得到的白淨,連看不到的細菌都要認真計較,而且直接把大腸桿菌跟大便連結在一起,務讓我們酒精消毒水不離身,惶惶不可終日。

西方文明的「衛生清潔」是我們接受西方思維中最少反思的,因為這跟醫療進步、壽命延長有直接的關聯。環境清潔、居家衛生,這是現代生活最起碼的要求。只是這種概念所呈現出來的形式及付出的代價,卻少有人進一步深究。比如谷崎潤一郎所寫的《陰翳禮讚》,就對西方人以潔白的瓷器當作便器感到厭惡,一方面是蒼白的冰冷感,二來是排泄物在便器上如此明顯,和日式便器幽暗朦朧、可以避免人直接面對排泄物的不潔感毫不相同。再者西方遠承古羅馬的下水道概念,建設大量汙水下水道,將排泄物集中處理,好處是這可以讓居住的空間不需要留著令人不快的排泄物,但下水道所生出的汙泥就變成額外的負擔。而且沖水馬桶需要用掉大量水資源,還是從水廠出來乾淨清潔的水,對淡水匱乏的地區,實在是極為奢侈浪費的設計。如果我們這麼浪費水,反倒還變成傳播病菌的載體,我們所自詡的文明,似乎也不是那麼進步。

不僅衛生清潔,我也一直在納悶,西方的文明縱然成為邁入「現代化」的標準,但西方文明真的適合人類的發展嗎?雖說弗格森寫的《文明》解釋西方文明何以具有優勢,但我不認為具有優勢就等於適合人類。西方文明發展出一套揮霍自然資源以維持人類發展的模式,也許可以讓人類過著史所未見的優渥生活,但這種生活能夠與續發展嗎?地球的資源是無窮無盡的嗎?但一直到現在,人類還是用「經濟發展」作為社會發達的標準。之前聯合國發表一份報告《可復原的人民,可復原的星球:一個值得選擇的未來》(商周文章介紹),建議不要再將GDP當成評估人類生活發展的指標,但具體的措施仍然闕如。經濟學家發現一味追求經濟成長是不可能的事情,但西方的主流思維難以想像沒有經濟成長,人類要如何生存下去。或許更根本的問題在於,我們真的需要發展這種玉石俱焚的經濟嗎?

由於長年經濟不景氣,如今這一代日本年輕人出現「嫌消費」的傾向,厭惡消費、不愛奢侈品,甚至不去交際應酬;情侶約會不再是高級餐廳跟五星級飯店,而是郊外踏青或是逛博物館這些不需要花太多錢的活動。當然,主流的社會輿論仍是鼓吹消費和經濟發展,對年輕人的風潮迭有抱怨。但我覺得,日本某種程度上預視人類發展的走向,已開發國家最終不免要回到某種前現代的價值觀,惜物愛物,不將消費視作必然,不把金錢看成衡量人類唯一的價值。這種消費導向的社會最終導致的後果,就是出現像中國這樣巨大的地球工廠,吸納世界一半以上的資源,讓地球付出不可逆轉的代價;並出現像美國這種貪婪的金融體系,用不存在的東西獲利,要挾全世界和他一起陷入泥淖。對我而言,這種西方文明,實不可取。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