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連結

一、當代藝術的『邪惡徵候』:藝術的後設現實(meta-reality)?
一、當代藝術邪惡的徵兆:現實的藝術現實?

以全面性資本邏輯作為社會運作本體是對今日實存世界的殘酷寫照,卻已經無法激起太多人的憤怒!而針對藝術世界,這一切則又顯現出其既有的不真實─不間斷的逆轉─確認生存得以有效的持續。它似乎是在訴說著藝術過往那難以被放棄的「不真實」感所對應了今日的詮釋困境(meta-dilemma)!縱然藝術有著諸多變態上的衍生,莫忘了藝術自身與邪惡無涉、與那興起的「關於藝術的藝術」也無甚掌控上的互為關聯!因此,「邪惡化作操」(evil / evil-doer / evil-doing)成為在此後設情境下鬆動、擺盪自身與自我解放的必要基本操作,它終究協同確認了既有結構的得以持續運作!因此,它脫出了既有的再現階序,快速的搜尋著當下形成傳輸效能的戰略界面,積極轉換所有的內容物以作為現實再造的必要成因。當代藝術冒著被污名化自難與現實的生成違逆!而此後設的藝術現實又如何逸離全面被商品化的危機?
資本主義主導社會是今日世界殘酷的寫照,然現狀卻已經無法使太多人憤怒。在藝術圈,現實社會卻讓這群人得以用「虛幻」生存,似乎藝術圈的「虛幻」感反映出今日社會進退兩難的境地。縱然「藝術」之名已經氾濫,但藝術自身和那些氾濫的稱呼其實是什麼關聯的,更與邪惡無關。因此,惡行(evil / evil-doer / evil-doing)在這種狀態下也不再帶有原有的涵義,反使社會得以持續運作。因此,他不再是原來的意思,反而轉換成今日所賦予給他的新涵義,使他得以在現實中再造。當代藝術一方面遭到污名化,一方面又反映現實,在此狀況下,現實狀況下的藝術現實要如何避免成為商品?

其次,關於這種背景的系譜政治似乎也揭顯出某種事實:即被誆陷曲解的藝術資本路徑發展導致衍生無路。意識形態歷史主義作為知識制域(regime)的持續幫兇,看來已經不只是政治替代性的,更由歷史階段中法律替代的暫時地位,篡奪諸新生成事件的政治現實及其意義內容,形式上則更是無所不用其極的荼毒著此衍生系統,滲透之縝密及糾纏實難以扭轉!它最為激烈的殺傷力在於:令藝術只能棲居在「屬於某種永遠內部或外部」的象徵想像,要不就只是商品利潤誘導下的物件生產與製作因應,而面對進行中的世界整體,則只能猶豫停步、卻步迷失與實質退步?
其次,如此認知的脈絡似乎也反映出某種事實:資本主義下的藝術被曲解致使難以為繼。長久形成的刻板印象更限制我們的智識,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