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

出於這種實用主義的強姦歷史,結果就得出了很多荒誕矛盾的結果,明明朝鮮和越南在古代很長一段時期,按照傳統古史標準,是屬於正統的中國傳承,而且都是中原本地人遷徙過去建立的國家,結果因為現在跟中共成了意識形態上的“盟友”,且已經脫離了滿清和中共的版圖,結果就被一筆抹殺,不算是曾經的中國範圍了。相反有些根本跟中國扯不上關係的如吐蕃,西域,臺灣,卻被強行算在了“歷史上的中國”的範圍內:

“尤其突出的是,一定要把跟中原王朝拉上一點關係才算是中國的一部分,那麼處理臺灣問題就難了。臺灣在明朝以前,既沒有設過羈縻府州,也沒有設過羈縻衛所,島上的部落首領沒有向大陸王朝進過貢、稱過臣,中原王朝更沒有在臺灣島上設官置守。過去我們歷史學界也受了「左」的影響,把「臺灣自古以來是中國的一部分」這句話曲解了。臺灣自古以來是中國的一部分,這是一點沒有錯的,但是你不能把這句話解釋為臺灣自古以來是中原王朝的一部分,這是完全違反歷史事實,明以前歷代中原王朝都管不到臺灣。有人要把臺灣納入中國從三國時算起,理由是三國時候孫權曾經派軍隊到過臺灣,但歷史事實是「軍士萬人征夷州(即臺灣),軍行經歲,士眾疾疫死者十有八九」,只俘虜了幾千人回來,「得不償失」。

“我們根據這史料,就說臺灣從三國時候起就是大陸王朝的領土,不是笑話嗎?派了一支軍隊去,俘虜了幾千人回來,這塊土地就是孫吳的了?孫吳之後西晉南朝隋唐五代兩宋都繼承了所有權?有人也感到這樣實在說不過去,於是又提出了所謂台澎一體論,這也是絕對講不通的。我們知道,南宋時澎湖在福建泉州同安縣轄境之內,元朝在島上設立了巡檢司,這是大陸王朝在澎湖島上設立政權之始,這是靠得住的。有些同志主張「台澎一體」論,說是既然在澎湖設立了巡檢司,可見元朝已管到了臺灣,這怎麼說得通?在那麼小的澎湖列島上設了巡檢司,就會管到那麼大的臺灣?宋元明清時,一個縣可以設立幾個巡檢司,這等於現在的公安分局或者是派出所。設在澎湖島上的巡檢司,它就能管轄整個臺灣了?有什麼根據呢?相反,我們有好多證據證明是管不到的。因此,你假如說一定要與中原正朝發生聯繫才算中國的一部分,那末明朝以前臺灣就不是中國的一部分,這行嗎?不行。臺灣當然是中國的,自古以來是中國的。為什麼自古以來是中國的?因為歷史演變的結果,到了清朝臺灣是清帝國疆域的一部分。所以臺灣島上的土著民族─高山族是我們中華民族的一個組成部分,是我們中國的一個少數民族。對臺灣我們應該這樣理解,在明朝以前,臺灣島是由我們中華民族的成員之一高山族居住著的,他們自己管理自己,中原王朝管不到。到了明朝後期,才有大陸上的漢人跑到臺灣島的西海岸建立了漢人的政權,這就是顏恩齊、鄭芝龍一夥人。後來荷蘭侵略者把漢人政權趕走了,再後來鄭成功又從荷蘭侵略者手裏收復了。但是,我們知道,鄭成功於1661年收復臺灣,那時大陸上已經是清朝了,而鄭成功則奉明朝正朔,用永歷年號,清朝還管不到臺灣。一直到1683年(康熙二十二年),清朝平定臺灣,臺灣才開始同大陸屬於一個政權,所以一定要說某一地區同中原正朝屬於同一政權,中原王朝管到了才算是中國的話,那末,臺灣就只能從1683年算起,1683年前不算中國,這行嗎?臺灣自古以來是中國的,為什麼是中國的?因為高山族是中國的一個少數民族,臺灣自古以來是高山族的地方,不是日本的地方,也不是菲律賓的地方,更不是美國的地方、蘇聯的地方,臺灣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地方。

“但不是屬於中原王朝,是屬於高山族的,到1683年以後中原王朝才管到,這樣我們覺得就可以講通了。一定要找出邊疆地區同中原王朝的關係來,好像同中原王朝沒有關係就不能算中國的一部分,實際上,很對不起,還是大漢族主義。這個思想一定要堅決打破。

“我們自己思想中如果認為一定跟漢族王朝有關係才算中國,那就不好辦了。國外有人說,中國的西界到甘肅為止,新疆從來不是中國的。這個論點大家都知道是胡說。但是,為什麼是胡說呢?

“很多人就會這樣講了:因為新疆在漢朝就統治到了,唐朝也統治到了。漢朝設過西域都護府,唐朝設過安西都護府、北庭都護府。但是我們的歷史很長,西漢對西域統治多少時間?也不過50年吧。東漢的統治更差。唐朝比較長一點,也不過7世紀到8世紀100多年吧。我們有幾千年的歷史,除了唐漢一二百年統治了新疆之外,其他的時代怎麼樣?有些人只願意談漢唐,不願意談其他時代,因為一想到除漢朝、唐朝、清朝之外,中原王朝的確管不到新疆。那怎麼辦呢?好象理虧似的,於是有的同志就去找其他的關係。說是雖然不能直接管到,但在宋朝、明朝新疆的地方政權向中原王朝進過貢。朝鮮、越南都不算中國的一部分,為什麼新疆地區的政權向中原王朝進過貢,就算是中國的一部分呢?這是講不通的。宋朝和明朝,新疆地區政權同中原王朝的關係實在是很可憐的,西州回鶻、于闐、黑汗王朝跟宋朝怎麼說得上有什麼臣屬、隸屬關係?怎麼能說是向宋朝稱臣納貢呢?不過是來往一二次而已,不用說不在宋朝的版圖內,連藩屬也談不上。到明朝更可憐了,明朝中葉以後,嘉峪關打不開了,嘉峪關之外都是一些與明朝沒有什麼關係的政權。所以一定要與中原王朝有關係才算中國的一部分的話,那末新疆在宋朝、明朝根本就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不能這樣講,不能說一定要與中原王朝有關係才算中國的一部分。我們一定要分清楚漢族是漢族,中國是中國,中原王朝是中原王朝,這是不同的概念。在1840年以前,中國版圖之內的所有民族,在歷史時期是中國的一部分。就是這麼一條,沒有其他標準。新疆在宋朝的時候,是西州回鶻、于闐、黑汗等等。在明朝的時候,在察合台後王封建割據之下,分成好多政權,這是不是就不是中國了?是中國,不過它與中原王朝分裂了。

“有些同志要把吐蕃說成是唐朝的一部分,這是違反歷史事實的。唐和吐蕃敵對戰爭時多,和親通好時少。就是在和親通好時,唐朝也完全管不了吐蕃。漢朝和匈奴,唐朝和突厥、回紇的關係,基本上也是如此。我們只能認為吐蕃、匈奴、突厥、回紇是歷史上中國的一部分,但不能說它們是漢唐王朝的一部分。”

然後:

“第二個問題。我們既不能以古人的「中國」為歷史上的中國,也不能拿今天的中國範圍來限定我們歷史上的中國範圍。我們應該採用整個歷史時期,整個幾千年來歷史發展所自然形成的中國為歷史上的中國。我們認為18世紀中葉以後,1840年以前的中國範圍是我們幾千年來歷史發展所自然形成的中國,這就是我們歷史上的中國。至於現在的中國疆域,已經不是歷史上自然形成的那個範圍了,而是這一百多年來資本主義列強、帝國主義侵略宰割了我們的部分領土的結果,所以不能代表我們歷史上的中國的疆域了。為什麼說清朝的版圖是歷史發展自然形成的呢?而不是說清帝國擴張侵略的結果?因為歷史事實的確是這樣,清朝的版圖的確是歷史發展自然形成的。”

這一番話說得大義凜然,但任何細心的人稍一思考就能發現:這段論述完全就是在玩弄文字遊戲,首先何謂“自然形成”何謂“不是自然形成”?根本就沒有進行定義,完全是自說自話。實際上自古以來哪次版圖變化不是武力征服的結果?哪來的“自然形成”?難道是全民公投的結果?

至於清朝的版圖是不是侵略擴張的結果,這是小學生都知道的事情。

這段話後面還有很長一段關於漢地與關外所謂“經濟文化往來”的陳辭濫調,但是很明顯地又與他前面關於“羈縻州”的論述自相矛盾,如果我們要認可他這種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邏輯,那麼我相信幾百年之後我們就可以理直氣壯地同樣論證出“美國自古以來就屬於中國的一部分”了,因為我們不是在美國也設置了那麼多這樣“館”那樣“院”嗎?不是也有巨量貿易嗎?

實際上,把滿清最盛時確定為“中國”的正統,而不是以傳統的中原為准,也不是以當今的版圖為准,完全是出於實用主義的考慮,因為滿清最盛時恰是歷史上東亞政權曾達到過的最大值(蒙元時蒙古帝國分為四大汗國,蒙元也沒有滿清版圖大),這樣,面子上好看,現實中也保留了跟人討價還價的好處。

從邏輯上來說,你怎麼能在你還根本就不存在的時候就說某一事物自古以來就屬於你?以一個不太恰當的比喻來說:某天你父母要分居或者與你分家,你怎能以“你的父母自古以來就屬於你”的理由來反對?難道你的父母在還沒有你的時候就已經屬於了你?

很尷尬的一點就在這裏,即使按照實用主義的態度,今天漢人到手的這個版圖,她甚至不是漢人自己打下來的,而是撿了滿蒙的一個現成便宜,這在法理上能不能站得住腳,還很成問題。

作者也很清楚這一點,所以在文中很感激滿蒙的統治,大批“大漢族主義”:“我們形成這麼大的一個中國,少數民族特別是蒙古族、滿族對我們的貢獻太大了”

“我們今天還能夠繼承下來這麼大的一個中國,包括這麼多的少數民族在內,不能不歸功於清朝。所以我們絕不能把中國看成漢族的中國”

“王朝跟中國不能等同起來,應該分開,整個歷史時期只有清朝等於全中國,清朝以外沒有別的中國政權。”

“今天我們寫中國史,當然應該把各族人民的歷史都當成中國歷史的一部分,因為這個中國是我們各族人民共同締造的。是五十六個民族共同的,而不是漢族一家的中國。”

但是最後這點,恐怕不能一廂情願,你問問漢人,或者滿蒙疆藏,他們自己願不願意?

當然,我說這些,絕不是為了支持台獨藏獨疆獨蒙獨滿獨,實際上我對這些問題都持中立態度,只是就事論事。你們要統一也好,分裂也好,都不關我事。因為我自從看到當年港澳“回歸”之後的現實,我就已經明白了所謂的“統一”只是忽悠人的把戲,不說港澳形同國中之國,我這樣的二等國民無權移居,即使是一國之內的北上廣深等大城市,從暫住證入關證到今天的居住證,一國內的居民都無法完全自由遷徙,我就明白了所謂的“統一”跟我毫無關係,得利的只是權貴階層。當時我還寫了一篇文章《中共想要的所謂“統一”其實只不過是要成為臺灣的宗主國》闡述了我的觀察結果。

如果說藏人多少還有點令人同情之處,至於這些滿蒙疆回,他們歷史上也沒少幹侵略擴張殺人放火的勾當,現在他們被漢人反客為主了,也只能說是他們自找的。如果你同情他們,你就會發現他們當面恭維你的時候一面又在背後咒駡你,我於是這才明白非我族類必有貳心。

又是新春,中共開足馬力的文宣機器又一次給我們營造出一種萬邦來朝似夢似幻的盛世豔景,世界各國的“愛國華人”也紛紛飛來,百鳥朝鳳,齊聲歌頌,秀著自己的忠心(不過根據我對中國人朝秦暮楚趨炎附勢本性的深刻瞭解,我對這一點感到很可疑),但是,我們已經知道:我們所被灌輸的“中國”其實只是一個為了政治需要生造不久的概念,不管它被牽強附會地上溯到漢唐也好先秦也好,它其實跟“蘇聯”這個概念並沒有本質區別,在它的五光十色背後,純是武力的支撐,很可能它也只是一個短命的概念。

但我希望我這句話不要被視為一種詛咒。

    文章標籤

    中國 台灣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