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kan.jpg
中國的烏坎村即將再現奇蹟

Malcolm Moore,2012年1月31日,每日電訊報(原文連結

星期三那天,村民相信他們即將首次舉行中國第一個完全透明、公開、民主的選舉,烏坎村的10000名公民都可以參與競選公職。

在當地學校的籃球場上排著七張桌子,每張前各有個閃亮的鋁製投票箱。星期二,村民從村政府大樓收集他們的投票單,並將候選人名單貼在牆上。

當太陽升起,空氣中滿是興奮的情緒,村民邊放煙火邊敲鑼打鼓。

七週之前的場景與現在大不相同。烏坎村公然起義,趕走當地的共黨幹部,擊退使用水柱和催淚彈的數千名武警。

這座鄰近香港的小漁村遭到圍困,糧食供應中斷。

商店紛紛關門,村裡的年輕人日夜巡邏,提防政府的攻擊。

政府最終沒有發動攻擊。當全球都將注意力放在烏坎,中共的態度軟化,結束圍困,釋放兩名囚犯,並保證公平解決村裡的問題。

官方喉舌人民日報稱讚反抗的冷靜處理,可為數十次反抗事件中的模範,但同時卻無視中國每年發生其他成千上百次的類似反抗。

其中一位改變命運的人物是張建成,他是農民之子,26歲,早自2009年他就參與抗議當地腐敗政府侵吞土地的團體當中。

七週之前,張在烏坎的人民餐廳被人綁架,審問將近20小時,後關至監牢中兩星期。跟他一起同桌吃飯的43歲薛錦波在關押時死亡,成為事件的殉難者,鼓動此次抗暴。

「餐廳出現約30人將我們抓住,用繩子綑住我們。他們審問我們,從下午三點一直到隔天上午十點半。」張建成說。

「他們問的第一個問題是:『你知道為什麼你在這裡嗎?』我回答:『我知道我在做什麼,而且我想你們都應該被逮捕。』這話把他們惹怒,他們開始咒罵、拍打桌子,並扒光我的衣服,說他們會打我,還會抓我的家人。最後他們沒有打我,但我彷彿像在地獄一樣。」

星期一的時候,張建成回到人民餐廳,這次他是要娶23歲的葉秋夢(音譯)。

「我們在這個餐廳舉辦婚禮向我的好友薛錦波致意,」他說「他不能在現場對我而言是終身的痛。我很開心村裡能走到這一步,是薛錦波的生命換來村民的安全。」

如今張建成正在幫忙組織選舉。為了使這構想能夠透明化,委員會首次舉行全村的普查。

之後他們邀請村民到辦公室自我推薦。最先得到五十個簽名的三十五人列入名單。今天再從這名單中選出十一人。

他們的工作是規劃選舉,於3月1日首次投票選村委和村長,外在的監視和透明度的考驗是必經的難關。

「我們在這裡看到民主的火苗,我們也看到其他地方仿效,呈現骨牌效應。其他的村莊正在向我們學習。所以我們要確保選舉全程公開公平。」張建成說。

村內的歡樂氣息似乎沒有蔓延到從陸豐趕來的治理烏坎當地的地方共產黨幹部。

他們從黑頭車走下來,車牌號碼被遮蓋住,他們在記者前眉頭深鎖,並和已成當地黨委書記抗議領袖林祖連開過一次會,以「明確一些規範」。

有個家庭對這次選舉仍有不確定,即殉難的薛錦波的家人,其紀念肖像仍然矗立在村上,而且屍體仍未歸還。

「我很欣慰能舉行選舉,但這是非常低層次的政府機構,它沒有辦法解決我們的問題。」他21歲的女兒薛健婉說,「即便我們請了律師,我們的希望仍很渺茫。政府仍然握有大權。」

薛小姐稱他們一大家子在政府的壓力下被迫承認父親是因自然原因死亡,他們對此強烈質疑。當地政府稱他們害怕激起另一次抗議,所以不歸還薛錦波的屍體。

此外,村民稱遭非法侵占的土地仍沒有任何解決的跡象,這是抗議的根本原因。

「我們眼前仍有非常艱辛的路要走。」張建成說,「在其他數以千計的村莊失敗了的時候,我們成功了,因為我們堅強的團結在一起,沒有任何事情可以分化我們。我們有明確的目標。我希望能夠向前看,村民不要只想著自己的私利,而是要著眼在長遠的利益。」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