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中太陽堂



北美館於12月3日到明年2月26日所展出的顏水龍展覽,據說是自省美館之後最完整的特展。這次展覽不僅完整展示顏水龍的美術歷程和對台灣工藝美術的貢獻,我覺得更是台灣美術史的「成果發表」,驗證三十餘年來台灣美術的學術累積。

對我而言,顏水龍最鮮明的「作品」,是他替台中太陽堂做的店面設計和包裝設計。除了他幫店家做的向日葵馬賽克壁畫因為政治因素曾不見天日的故事外,顏水龍自一九三零年代投入工藝美術以來,便一直是台灣設計產業的先鋒,台中太陽堂可以說是台灣最早的企業識別系統,不僅當時就已經設計出專屬的品牌標誌,更配合店面設計、產品包裝,營造出整體的品牌風格。今日所謂太陽餅的傳統麥芽餅,本來沒有特定的稱呼,顯然是因為這間「太陽堂」而定名,隨後被其他商家沿用。顏水龍的設計影響所及,到現在許多店家販賣太陽餅所用的紅色盒子,都是仿自顏水龍。

今天自由路的太陽堂極不顯眼,藍底紅字的設計,一不小心就會錯過,店裡的陳設跟兩旁同樣賣太陽餅的商家比較,也顯得陳舊單調。但只要仔細觀察,就可以發現這店面處處充滿巧思,不僅入口處有大片馬賽克壁畫,天花還有竹編的罩子,各式餅類的盒子設計不一,富有時代特色。而且這間店不打廣告,沒有網頁,甚至早早就關門(我印象好像只開到晚上六點),卻仍舊是老台中人必買的名店,星期假日若沒有預定,常常早上就賣完了。和顏水龍的設計,我認為是非常契合。

當然,顏水龍的影響力不只如此。顏水龍早在一九四零年代就已經和柳宗悅認識,想要推廣台灣的工藝美術,他自己受包浩斯的影響,希望能增加台灣工藝的實用性,並且可以大量生產,不過囿於時空環境,他推廣台灣工藝的努力成效不彰。他又關心原住民文化,常去三地門、蘭嶼等地寫生,畫了許多作品,還促成九族文化村的出現。他幫公共建築所設計的馬賽克壁畫和水泥淺浮雕,遠在台灣還沒有「公共藝術」一詞時就已經出現,並影響許多台灣公共建築的設計,我甚至驚訝發現他有參與規劃仁愛路與敦化南路的林蔭道。台灣城市的人文景觀,顏水龍貢獻良多。

顏水龍還是台灣少數戰前曾直接到法國留學的藝術家。不過他那時期的作品並沒有反映當時最前衛的藝術品味,仍是以印象派的風格為主。離法之後,顏水龍的風格摻入很明顯的高更風格,景物常趨幾何化,顏色也多用暖色調平塗,但整體仍然偏於寫實。我喜歡他的景物畫,但人物就顯得板滯,不夠生動。所以我覺得,顏水龍對應用美術的貢獻,遠比他的油畫創作還要大,畢竟相較之下,他的油畫作品大抵固守他在戰前受到的美學訓練,雖然在應用美術上也相去不遠,不過由於台灣太過於落後,使他得以領先台灣潮流數十年。台灣如今動輒以「文創產業」名之,但顏水龍對應用美術的用心與品味,仍是現在的人所少有的。就拿台中的太陽餅為例,幾十年過去了,台中才多了一兩間用自己名號標榜的太陽餅店,可是他們還是沿用「太陽餅」的名稱,而且一貫用俗麗陳套的方式妝點門面。像台中太陽堂那樣找一位藝術家來設計企業形象,在台灣恐怕是空前絕後了。

末了,北美館替顏水龍整理了他替各地製作的馬賽克壁畫,據說連同損毀和沒有完成的,有二十幾件。其中有一件替彰化民俗文化村設計的「迓媽祖」馬賽克壁畫,只有草圖,最終沒有完成,我覺得至為可惜。畫家已成夙昔典型,馬賽克壁畫如今也已經「退流行」,這皇皇巨製,大概也不會有落實的一天了。

顏水龍展覽摺頁介紹:

走進公眾‧美化台灣──顏水龍創作回顧

「我們去學美術,而我們對鄉土要如何使其在藝術上有所啟蒙。這也是一個很大的責任感。」(1988年6月1日採訪稿)

顏水龍一生走在寂寞的漫漫長路,卻始終勤勉不息,給我們留下龐大的美術遺產,珍貴的手工藝設計與寬闊宏觀的現代視野。在台灣美術史上,他是非常特殊,也可以說是反主流的一位藝術家。當許多畫家一心投入創作,努力在展覽會場上留名時,他卻深入山地海邊,紀錄原住民的藝術與文化。他也曾清晨守候台北橋頭,請教工匠傳統竹家具的製作細節,已便傳授給更多的人。可能在有些畫的眼中,這位留學東京、巴黎的畫家不務正業,但在他自己的心中,卻永遠抱持著貢獻社會,提升台灣文化的熱切理想。

本次展覽將顏水龍一生豐富的代表作品分成三個主題:優雅、樸素、都會,不僅代表顏水龍的個人一生形象,也代表他所要推廣的現代台灣的文化形象。

顏水龍終其一生在油畫作品追尋簡練俐落的造型,詩意浪漫的氣氛。他以南台灣陽光的色彩代表台灣風土的熱量,蘭嶼昂揚的船身代表古老的優雅,明亮溫暖的色調中蘊含著對身邊週遭萬物無限的關懷。他的作品沒有複雜的構圖或隱晦的情節,相反地,他更重視生活樸素真實的美。反覆出現的〈日出〉,彷彿是永遠的希望,〈蓮池〉反照著寧靜的心境,〈向日葵〉禮讚著太陽的能量。他努力調查及將失傳的手工技藝並家已設計改良,希望保存「動手做出美的東西」的生活理想。基於這樣樸素動手的理念,顏水龍擴展至公共藝術領域,使終堅持美化台灣,走入現代社會的理想。

顏水龍的藝術創作大略分為四種不同的領域:一、純粹美術,包括油畫、版畫、素描等創作,二、傳統手工藝技術的開發與傳承;三、公共藝術:包括大型馬賽克壁畫與都市環境規劃;四、應用藝術,如新聞、插畫、廣告。貫穿這些不同領域的視他民胞物與的寬大胸懷,因此他雖然屢遭挫折,卻勇於參與公共事務,包括爭取美援,創辦手工藝人才的研究班,帶領學生日以繼夜地製作馬賽克,規劃台北市敦化仁愛路圓環與林蔭大道等,這無非是希望將美的意識逐漸帶入台灣每個角落。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