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有人送我一些據說很貴的Fortnum & Mason果茶包,讓我好奇這Fortnum & Mason的來歷,上網查了一下資料,發現一篇文章講Fortnum & Mason的午茶餐廳,提到英國的階級觀。之前我已經看過《瞧這些英國佬》,已不覺得意外,只是當我看到午茶餐廳自己拍的宣傳影片時,竟有種「這也不過是一群try too hard的中產階級嘛」之感(所以我也有當人類學家的潛質)。但轉念一想,會跑到這種鬧區百貨公司喝茶的人,當然都是一些附庸風雅之人,真正的上流社會,有錢的乾脆直接在自家花園喝茶,沒錢的就買回家自己泡。所謂「高級」,只不過是我們這些升斗小民的想像。

至於想像出來的「高級」長什麼樣子,品味優劣至關重要。階級分野從來就是品味問題,不見得階級高者品味就好,但高低之間,在選擇上必然有所歧異。《瞧這些英國佬》舉了極多的例子,這裡不一一重複。但台灣有嗎?相較於英國,台灣是個階級不明顯的地方,之前草莓圖騰才在浪上提到服務人員大小眼,但在台灣,僅憑一個人的穿著來評斷對方的財富與社會地位,是非常不準確的。而且台灣的有錢人迄今仍有濃厚的暴發戶氣質,不要說歐洲舊貴族,就是美國的WASP也搆不上,最多只能看成是注重面子的富裕階層,然後從「面子」的層次來分高低。比如衣裝,若只會買名牌,當然是最低一級;會擁有一些陳舊但保養得當的配飾或衣物,就可能高一點;如果擁有的東西是專程訂做的,可能又高一點,諸如此類。

剛好有人轉寄某位晉升貴婦的前主持人的採訪文章,內容主要是在講她家。文中引述她對自家裝潢的自信,也拍了許多她家的照片。她號稱家中擺設係自二十幾年前就一一購藏,如今剛好派上用場,彷彿經她苦心經營,品味必然不凡。孰不知文中拍攝的住家場景宛如災難。號稱迷戀古埃及文物的女主人,家中竟擺著碩大的歐式沙發,配上裸體小天使浮雕、假花、假水果、羊毛毯,和一些像是外銷藝品店會賣的裝飾品,配上原本以極簡風格為主的裝潢,胡亂拼湊、不倫不類,最驚人的是她竟還沾沾自喜,以為自己宛如重回古埃及。所謂暴發戶品味,大抵如此。

台灣人因為缺乏文化傳統,因此在品味上,通常是隨波逐流。最好的狀況,也不過就是別人的東西分毫不差照抄複製,比如整間屋子都從IKEA買來,拼拼湊湊,也可以當成是「北歐風格」,但其他的就很困難。像是很多人喜歡的「古典」風格,但何謂「古典」?是哪裡的「古典」?多久以前的「古典」?大多數台灣人絕對是一無所知。在一無所知又不懂求知的情況下,這種模糊字眼就注定只能以失敗收場。

所以台灣人只能拿價錢高低決定優劣,又往往囿於眼界,不理解「昂貴」的分野在哪裡,把便宜貨當高級品來看待。本來價格高低係各有市場需要,並無貴賤之分,但台灣人既輒把價高者視為貴,卻又不懂行情,不啻自取其辱。如斯格調,又要再低一階。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