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oul


Bryan Kay, August 8, 2011, The Diplomat(原文連接

外國人常常可以迅速發現南韓有著明顯的種族歧視,但許多英文老師的聲音掩蓋了這個複雜的問題。

在這個國家迅速成長的外國英文教師團體中,這個概念幾乎已經成為一種口號:南韓有著嚴重的種族問題。

根據統計,有兩萬五千位來自英語圈國家─包含美國、加拿大、英國、澳洲、南非、紐西蘭與愛爾蘭─的大學畢業生,他們最常出言抨擊瀰漫在整個韓國社會的種族歧視。從憤怒的公眾排外勢力和計程車司機聲稱要重韓輕外,到不友善的當地人在大眾運輸中躲開他們的行徑,他們的種族歧視幾乎是全面性的。雖然這些年輕人的批評大部分跟他們對韓文的生疏和文化習慣的落差有關,顯示這也許不見得是種族歧視,而比較可能是溝通上的問題。

不過,專家認為,英語圈中心的觀點─包含外籍英語教師群的一百二十萬外國人群體─其實忽略了南韓排外問題真正的關鍵狀況:來自東南亞的外籍勞工在這個迅速發展的國家大量從事極為困難、骯髒且危險的工作。

柯林斯(Samuel Collins)說:「在1990年代以前,這裡的外國居民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他是馬里蘭陶森大學(Towson University)的人類文化學者,前韓國東西大學講師。「不過當比重一下子躍升到2%的時候,人們就有可能要面臨韓國國內的種族或外籍勞工的問題,無論那些外語老師有否抱怨。南亞或東南亞民眾更是承擔雙倍的種族歧視,因為他們不僅不是韓國人,還是黑皮膚的民族。」

在經歷外族入侵、封閉主義和貧困歷史的南韓,種族歧視通常被視作成長陣痛期的副作用而加以忽視,但仍有愈來愈多的聲音,要求以更為堅定的立場來對抗種族主義,並透過合法組織形成抗議的力量。他們與國家人權委員會一道發聲,抵擋近來復甦的大量帶有辱罵和歧視外國移民的網路貼文,以及近來在首爾出現的反多元文化集會,這些問題再度成為關注的焦點。

上次的問題癥結點係強烈的民族意識,一位印度人侯賽因(Bonojit Hussain)在富川(位於首爾西側)因種族歧視搭公車遭拒的事件,使他成功以種族歧視的理由提出訴訟。這是2009年夏天的事情。被告最終以侮辱罪定罪,在種族問題處理上是個重要的里程碑。然而,這個事件顯示出韓國缺乏關於種族歧視的明確法律,這種狀態一直延續至今。

除此之外,侯賽因去年在接受韓國先驅報(Korea Herald)採訪時指出,和他背景類似的外籍勞工所受的遭遇甚至更加嚴重。「在我的事情發生之後,許多外籍勞工都跟我說:『這不算什麼。媒體之所以討論這事情是因為你是一位教授,我們的狀況更糟糕。』」

東西大學教授布萊恩麥爾斯(Brian Myers)的著作談到北韓以種族優越感當成他們的立國精神,是典型的種族純淨主義;而在南韓討論此議題時,可以用兩個層面來看:有百年歷史的民族主義,和更為古老的排外情緒。「在外國商人被限制在半島的特定地區之前,韓國人是透過日本人看待世界的角度去理解種族的分別。」他說,「這讓我們難以分清南韓歧視外國人,究竟是排外情緒的比重較多,還是民族主義較多。

「而且似乎跟日本一樣,這裡有某種種族的等級結構,韓國人─或許也包含日本人─是在最頂端的。但這是就道德等級來區分,無關智力的優劣、更無關體力優勢。從各種對日本帶有敵視的聲明來看,日本被看成是最不像外國的外國人。」

這個理論似乎可以從一個真實世界的例子,韓國科技學院的金文生(Kim Mun-sang音譯)的表現為例,他提到參與開發英文教學機器人的需求。根據《高等教育記事》(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二月份的訪問,他說教師會從菲律賓遠距操作原型,藉由與外國人保持一定的距離以確保「道德問題」不會出現。

UCLA文化人類學助理教授朴開恩(Kyeyoung Park音譯)認為,韓國的排外心理可以歸因於意識形態上的同質性,他主張這導致了韓國人的民族優越感。「我想補充一點,南韓社會仍然受到儒家文化影響,重視社會地位,這反映在對外籍勞工的偏見,因為他們薪水低、社會地位也低。」她說。

韓國種族問題的另一個特別之處,是針對海外出生或成長的韓國人。韓裔日籍的足球明星李忠成(Lee Chung-sung)據說在南韓報紙《中央日報》南韓青年國家隊報導中稱他是「民族汙點」後,他放棄他的韓國公民身分而進入日本籍。他的情況顯示出對海外韓國人根深蒂固的歧視。文化學者認為,這種情形的歧視可能是因為他們對韓國人在語言能力和文化特性上,有著比非韓國人更高的標準。

但達拉斯出生的韓裔美國人金鐘亞(Jung-a Kim音譯),覺得外國人太急著扣上種族主義的帽子,他替一個韓國的英文藝文雜誌寫稿。她說:「我第一次到韓國時,得放下許多身段和自以為是的態度。我意識到這個民族歷經滄桑,他們就像個憔悴的孩子,正努力要長大。」

後記

在看了兩本關於北韓的書籍之後,我對北韓的階級劃分很感興趣,特別是「海歸人士」的定位。在二十世紀的中國,海外華僑被視為革命之母,一向備受敬重,這個觀念一直持續到國民政府來台,依然如此,這從我們到現在還有僑選立委的名額就可以一窺。想當然耳,華裔人士在國外有了什麼成就,哪怕跟中華民國一點瓜葛也沒有,政府也會很不要臉的往自己臉上貼金。

但同樣的狀況在北韓卻不是如此。北韓在一九六零年代鼓吹在日朝鮮人回歸「祖國」,但回歸的朝鮮人卻分到不好的階級成分當中,讓我有種恩將仇報的感覺。他們或貢獻技術、或帶來外匯,照理應該是受人敬重的一群,可是他們卻被金日成看成潛在的敵人,處處防範設限,好像他們是毒蛇猛獸。同樣的情形也出現在建國初期的中共,一開始他們歡迎海外華人回國貢獻,但不久華僑就因為在國外的經歷遭逢大難。我以為這是共產國家的心態問題,想不到原來韓國人不論南北,都有著同樣奇怪的排斥海外韓國人的情緒。我想起從韓國男子團體2PM退出的藝人朴宰範(박재범),他就是出生在美國的韓裔美國人。

文章標籤

韓國 種族歧視 種族主義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