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大陸基層「民意代表」(縣鄉人大代表)要選舉,出現幾位沒有共黨背景的獨立參選人。他們大概在網路迴響頗鉅,引起中共不安,想方設法逼退他們,並用官方媒體貶抑此事。像環球時報的社評〈獨立參選人應從微博回歸現實〉,文中的內容讓我駭笑,茲錄幾段:

「如果有的人當選後公開與現有體制不合作,中國社會在多大程度上做好了準備。

「他們在試圖把中國求同存異的包容性文化,推向對抗性文化。

「中國政治現實的彈性不會是無窮大的,試圖突破它的臨界點不是負責任的表現,這與中國改革的基本原則相悖…

「獨立參選人應主動把自己的努力與中國政治改革的大方向結合起來…


這篇文章大概的意思是:老子讓你投票已經是無上榮恩,你他媽的別在那裡不安份搞什麼獨立參選。但這篇文章剛好是個很鮮明的注腳,說明何以台灣人死活都不想和對岸統一。我們已經活過那種歲月,不想再重來一次。

不過我也從社論中看到中共的恐懼:他們一再強調網路放大了反應,代表他們相信網路效應驚人。有股新的公民力量在成形,他們不得不用難看的嘴臉去抵擋。我其實覺得,這些參選人是個契機,讓這個政府重新擁有民意基礎──雖說這個政府就不盡然是共產黨政權。中共大概就是怕這一點,努力在他們還是星星之火的時候就趕緊撲滅。共產黨其實錯了,若他們讓獨立參選人進入政府體制,擴大影響力,落實民主制度,共產黨頂多像國民黨一樣,選輸大選,拍拍屁股走人。但共產黨繼續這樣撲滅,下一次出現的難保不是星星之火,而是北非那種燎原之勢,屆時共產黨還能否存續,恐怕都是問題。

香港最近因為新的「國民教育」引起輿論重視,許多人紛紛質疑這種愛國教育的企圖。其實他的效果可以拿台灣為借鏡,洗腦幾十年的「忠黨愛國」,時不時「以國家興亡為己任,置個人死生於度外」的結果,就是養出許多激進的台獨主義者,把「中華民國」當成毒蛇猛獸,唯恐避之不及。對岸許多人,包括港澳人士,都不知道何以台灣有人如此極力去除「中國」標籤,亟欲擺脫「中國」的束縛。那些人真正憎恨的,並非對岸的共產黨,而是國民黨幾十年來的洗腦。

香港人雖然不像台灣有國家認同的問題,卻有文化邊陲化的危機。若用台語文的眼光來看,香港的粵語如今正被北京的普通話政策污名化及邊緣化。雖然港人還沒有瘋狂到不把粵語當中文,但隨著北方勢力大舉南下,粵語作為公眾語言的地位岌岌可危。前兩天謝凌潔貞在福建中學畢業式中以普通話演講,就是一個鮮明的例子。莫怪乎陳雲要把粵語向上拉抬到「唐宋雅言」的位置,企圖以歷史縱深力抗北京普通話的正統性。這種論調,其實也是鼓吹台語的人所用的理由(當然,像蔣為文便稱台語係越人之語,和漢人無關,這是另外一種意識型態影響學術認知的例子)。

可惜蔣為文之徒從不關心港澳問題,香港人對台灣的語言爭議也認識不深,若兩邊還能互通有無,不定有新的火花,但這不過是我在癡人說夢罷了。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