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未未在北京機場被抓,引起國際重視。從他被抓的那一天開始,歐美各地便不斷出現聲援艾未未的活動。台灣在這一波活動中雖有所表示,但社會輿論基本上對「艾未未事件」沒有任何反應,特別相較於香港關心的程度,台灣簡直活像在看好戲一樣冷眼旁觀。

本來台灣人對國際議題便興趣缺缺,艾未未事件在台灣不起漣漪,我雖然失望,但不太意外。然而之前台北當代藝術中心舉辦「誰怕艾未未」的座談會,事後的幾篇文章卻讓我反胃,特別是賴駿杰的〈為什麼是艾未未?〉(連結),完全顯示出作者的無知與自大,而且其心可議。

他先是不知道艾未未事件在國際產生的迴響有多大,莫說艾未未在歐美巡迴展出所伴隨的許多聲援活動,就連香港發生的街頭塗鴉事件,也上了英美大報的版面。這種關注的程度,活在台灣的人是毫無感覺的。當然,國際的聲援有其政治意識,但不可否認,中共從頭到尾都是名不正言不順,先是不明就裡的抓人,之後再透過官方媒體羅織罪名,既不公開接受訊問調查,還不敢讓人知道他身在何處。在這些前提下,賴氏居然援引中共黨報《環球時報》的社論說他可能觸法,把「自由」當成模糊曖昧的想像,還詭辯「我們何以知道那在迷霧中的廣大人口,需要自由民主主義的『解放』?我們何以知道…那牆不是我們於想像中建構的嗎?」如果要求政府公佈川震死亡人數的確切數字,並徹查學校工程偷工減料的建商,這些叫可資爭議的「自由民主」,我真心奉勸他儘早移民對岸好了,台灣對他而言可能太自由了。

再者,他將網路聲援看成「消費」艾未未的作為,亦突顯他的無知。他以為艾未未事件只是一小撮別有用心的人故意炒作的議題,台灣的網路聲援者只是自視清高。若是之前在當代館吃安眠藥的事情,這樣講還說的通,但艾未未面對的是一個龐大的專制政權,他所爭取的不是只有公共場合能不能吃安眠藥的自由,而是中國人民可以在自己的家園好好生活的基本權利。賴氏認不清聲援背後真正的意涵,不僅說明他對艾未未事件的無知,更可反映出台灣人對自由民主的輕蔑,彷彿這一切都來得太輕易,不值得去維護。我覺得這種心態才是矯揉造作,讓我做噁。

最後,他拿艾未未跟北美館事件或「活彈藥」展的爭議來相比,實在不倫不類。而最終目的,不過是藉艾未未來替「活彈藥」或北美館爭議辯護。文章至此終於洩底,討論艾未未是假,關心自己的爭議才是真。他指台灣網友聲援艾未未是消費,他自己才是真正在消費:企圖談論艾未未以偷渡台灣自己的爭議,好提高能見度。但這種拙劣的手法,就算拿什麼深奧的歐洲理論或艱澀的學術名詞掩蓋,也只不過一再證明台灣當代藝術這批人目光如豆,無知兼自溺。

    文章標籤

    艾未未 當代藝術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