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立美術館的事件,從一紙黑函,一路變成「滅絕台北在地文化發展的危機」,許多藝術家紛紛在網路上聲援,以「文化諸眾聯盟」之名寫文聲討(連結),要北美館「回歸專業」。好似北美館萬惡不赦,人人得而誅之,看起來頗有一回事。

我這麼寫,好像我要替北美館講話。非也。之前我看到《今藝術》雜誌中王嘉驥的文章(摘要),深覺北美館真是一團亂。私相授受、假公濟私幾乎是今年這幾檔特展「不足為外人道」的醜陋,謝小韞的女兒在策展公司任職的傳言更是甚囂塵上,把之前幾檔特展全都變成圖利自家人的骯髒行徑。本來我對北美館這幾檔特展就已經頗有不滿,想不到原來背後還有這一層原因,讓我大為驚駭。包裹在「文化」糖衣底下的實情,竟是如此不堪。當時那些動輒「文化創意產業」的堂皇言論,如今想來,只有更加噁心。

但是當「文化諸眾聯盟」開始聲援,我卻覺得事情變得有些奇怪。誠然大聲疾呼的記者吳牧青鋒頭甚健,也帶動了一定號召力,可是我看著那篇「連署聲明」時,卻覺得這似乎不是我所以為的抗議目的。我其實只重視北美館內部的「腐敗」問題,至於什麼在地藝術、文化發展,不在我對此事的關心範圍。我也覺得台灣的藝術發展不足,文化貧薄,但這是一個結構性的問題,而且真正最需要檢討的對象應該是藝術家自己,把所有過錯都推到一間美術館身上,實在不免有些便宜行事,誠如我之前討論陳界仁的批評那樣。聲明中要求「美術館館長人選需回歸由藝術專業人士擔任」,希望美術館「培植在地文化生產、開展藝術可能性、教育民眾對本地與國際藝術具有多元認識」,不僅空洞,我也懷疑這不過是他們想替自己拿到美術館資源的說辭。

另一方面,已經有人懷疑吳牧青別有所圖,想藉此事壯大自己的聲勢。我覺得這其實太多過慮,除非這確定成為台北市政府的貪污醜聞,否則僅憑當代藝術幾個人在嚷嚷,實在不成氣候(台灣的文化水平沒到那個份兒)。但既然有人這麼認為,顯然這事件已經開始走向操作。

在看北美館的事情的時候,我時常想起同學之前跟我講他在藝術公關公司任職時,和時任文化局長李永萍的交手經驗。這位曾在節目上表明他挑男人的條件之一是得看過米蘭昆德拉的「文化立委」,在文化局長任內簡直唯利是圖。他只對有宣傳和經濟效益的活動感興趣,其他則是興趣缺缺,這在後來的花博更加明顯。由於北美館剛好就在花博劃定的場址當中,不可免地成為花博的附庸。在花博加緊趕工的那段時間,去北美館參觀的民眾幾乎沒有任何行路權可言,只能搭接駁公車;後來又在美術館外面加蓋了很醜的長廊,遮蓋住原本北美館建築結構狀的建築美學。諸此種種,都只是為了配合花博。我早應該要想到他有更為幽暗不欲人知的骯髒面,只是當批判的一方也沾染了操弄的陰影,我猜想,最終不過就是不成氣候的泥巴戰而已。

王嘉驥於《今藝術》的文章全文:北美館「特展」風波評議 (上) (中) (下)
據稱是美術館員工給市府的陳情信:連結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