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十八趴和加薪的新聞,讓台灣的公務人員近來成為眾矢之的,輿論批評不斷。甚至有「當事者」以古今之例,說明公務人員增加薪水根本無助於改善效率及能力,只是徒然浪費公帑。

不過若從優禮文官來看,高薪多半是為了「養廉」而非「養能」,香港和新加坡的公務人員大體係以這種概念決定薪資。台灣雖不以此為標榜,但我想馬政府就算研擬加薪,也和公務人員的能力無甚關連。

至於批評高階公務人員能力低落卻坐領高薪,這完全是觀察角度的問題,就好像基層軍人對於上級指示的愚蠢規定抱怨連連,直認為他們是一群草包。問題是,若那些「上級」當年也是從小小的少尉一路升遷上來,何以他們會不知道他們的命令無比可笑呢?但若指責他們換了位子就換了腦袋也不公允,愈是高階的位子,愈有一堆「潛規則」需要遵守,與其和許多看不見的勢力起衝突,不如蕭規曹隨,延續慣例,事情反而落得輕巧。我相信不只台灣的高官如此,全世界的官僚系統,大都被認為因循守舊、傲慢被動、不去長遠計畫,民主國家政治甚至要加上選舉考量、財團收買、媒體表演等負面因素。統治階層的問題,其實是全球人類難以徹底解決的棘手問題,台灣只是其中一環。

而要求高官不能坐領高薪,就跟排富條款一樣,雖然看似要達成社會公平的目標,卻困難重重。傳統認為財富可惡,乃是因為取得方式不正當,但如今的資本主義社會,既鼓勵人去贏得財富,又抨擊財富,在台灣缺乏左派傳統的情況下,顯得自相矛盾、不倫不類。以作為去臧否報酬的認知更是奇怪,如果我們真的要批判台灣的官僚制度,不應該問這些官為什麼腦袋空空,而是要問何以這種人可以一路做到高位,我們的選拔系統,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這種問法不免牽扯太遠,而且至少到目前為止,它仍是無解的。中國人是所有文化當中,最汲汲於找尋選拔官僚制度的一群,從最原始依靠血緣(貴族),到舉薦、九品中正,然後是綿延不斷的考試(科舉)制度。從這看到人類智力之有限,即使這些制度弊病叢生,我們卻找不到更好的方法取而代之,只能將就著用,所以歸於無解。

回過頭來,能力出眾與否,向來不是加薪的考量範圍,當然也就難以據此質疑。倒是政府調新的高調,讓我移或台灣是不是又要面臨高通膨的時期,因為過去公務人員的加薪幅度最高的時段,也是台灣面臨美元貶值,物價高速飛漲的時期。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