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我在網路上看到一篇有關外星人的文章,我想搞不好在某個族群當中已經視為常識,就是講一九四七年疑似飛碟墜落美國事件的「內容」。

姑且不論此事是否為真,我素來相信外星人的存在。很多人是基於對神祕主義的興趣而去理解(也許眭澔平可為代表),但我只是單純認為人類所認識的事情是那麼的少,少到我們甚至不太清楚自己身體某些部位是如何運作的,又怎麼能夠對目前幾乎一無所知的宇宙大放厥詞,認為一定沒有外星人的存在呢?

而且,他所講的內容對我而言是一種全新的切入角度,從既有歷史故事重新組合,還能夠自圓其說,實在非常厲害。縱然是假的,我也對這個架構感到相當佩服。我不禁反思起一句老生常談,台灣人現在都很習慣說「真相只有一個」,但解釋真相的角度卻可以有很多種,我們在敘述真相的時候,又不可避免地加入自己的解釋,各說各話的情況下,也可以視作沒有真相,連勝文的槍擊事件,我想是近期最好的事例。既然如此,我們又怎麼能夠把「歷史真相」視為理所當然,更何況歷史紀錄的也往往不是真相。

除此之外,我也有新的體悟,看到一個「外星人」的時間觀是如此漫長和宏大,就不由得覺得人類的目光和見識何其短淺。古時候的人尚且還有寄託,會在珍貴的器皿上鐫上「子子孫孫永寶用」,如今我們手上拿的手機,用一年就顯得過時,身上穿的衣服,流行不過超過一季。全世界籠罩在能源短缺、資源耗盡的危機之中,對地球的態度卻愈來愈隨便粗暴,套用黃哲斌的新聞比喻,我們就像吃自己尾巴的獅子一樣。先進國家規畫國家政策,也很少會以百年為單位,台灣的政策考量,更是短到僅至下次選舉之前。似乎除了希特勒會以千年作為國家政策的規畫年限外,就再也無人有那種口氣,彷彿害怕會因此劃作納粹一類。人類的生命確實是太短,但更主要的原因,恐怕是人類的欲望隨著平均年齡的增加不停膨脹,以前還會想到子孫後代,如今只求今朝有酒今朝醉,以末日心態不停揮霍。張愛玲把這種反應看成是西方人的反應,一旦悟到「虛空的虛空,一切都是虛空」,自不免絕望、放浪、貪嘴、荒淫,不像中國人,哪怕一切終成空,明天早上起來照樣要過日子。想來當時的中國人確實知足常樂的多,不似今日欲求不滿,短視近利,自然不可能有長遠的見地,就連中共制定政策,也是五年一換,短暫的很。

今日我們愛說「永續」,大陸翻譯成「可持續」,我倒覺得這不過是宣傳的手段。說能「永遠」發展,無邊無際,有等於沒有。聽說北海道有座「千年之森」,為了千年後的樹人,從現在開始植樹造林,看似不「永遠」,但其表現出的理想毅力,才真正讓我欽佩。能擁有這種時間觀,人類的「永續」,才會有實行的可能吧。

不過我對這篇文章仍有微詞,即作為一個站在制高點觀看地球發展的外星人,提到中國的比重實在少得可怪。很顯然外星人嫻熟西方中心的世界史,因此中國變成可有可無的存在。文中唯一提到最有趣的論點是中國人是「列穆里亞」(Lemuria)的後代,除此之外,漫長的東亞史便鮮少再提及。

或許我們可以解釋成當時的英文文獻對東亞的紀錄少之又少,所以外星人無法從英文找到相關的詞彙去解釋東亞大陸的文化。若能從「外星觀點」去解讀上古文明,想必會讓人耳目一新。比如商代青銅器上的圖案,這些圖案迄今不能解釋。它的意義是什麼?為什麼畫出這樣的圖形?他跟銘文、器形有任何關連嗎?這些圖案最晚在東周已經全數消失,到宋朝重新發現這些禮器的時候,士大夫打那些圖形冠上「饕餮」之名而沒有說明源由。一直到今天,青銅器的紋飾仍是不解之謎。我很希望外星人幫我們釋疑,可惜沒有。

外星人認為宗教是一種混淆和誤導的手段,頗吻合啟蒙時期以來西方一貫的人文思潮,但西方的思想無法解釋中國人的行為模式。雖說三代以來,中國就有拜鬼神的習俗,但自儒家盛行之後,中國就變成一群及重視現世的族群,即使從印度傳來佛教的輪迴觀,我們仍然重視現世的世界,連因果報應都要加上「現世報」,因為我們等不及壞人來生才能遭受果報。這和歐洲有很長一段時間背基督教控制的狀態並不一樣,可惜外星人對此也沒有多作說明。

也就是說,外星人忽視古代中國文明這部分,足以讓人質疑真實性。這也近來的神祕主義(像是宣傳2012年是世界末日的那種團體)都以西方為中心,完全忽略中國文化,好像中國文化從來就沒有奧祕難解的部分,相當不合理(又或許歐美人士把中國整體當成巨大不可解的謎團,也無意解開)。中國人古來講究的許多事情,常常因西方科學無法驗證而視為迷信荒誕,但若大膽以外星人的角度去理解,這可能是因為西方科技的程度過低的關係。比方中醫強調身體的「氣」,兼中國人所謂「魂」、「魄」、「精」等說法,其實頗為接近外星人所用的名詞「Is-Be」。又中國崇尚風水,這是兩千年來追求理性之餘殘存一點對自然的敬畏及超自然的觀點。諸此種種,不禁讓人遺憾,此一外星人居然是使用與古文明關連最為薄弱的現代英文來和人類溝通。因為如此而有所質疑,也在所難免。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