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阿潑處看到他對「亞運事件」的文章,再看到陳丹青年前寫的一篇〈日常的台灣〉,讓我心情不啻沉重起來。我一直不對這件事情給出任何看法,連臉書或噗浪短短一句話也沒有。與其說是沒有看法,不如說是無從下筆。直到我看到一篇從PTT出來的文章,講到在台韓人遭到無禮對待,我實在忍不住轉貼出去,但充其量也不過是轉貼而已。

我素來對國族主義非常抗拒,特別是偏激到失去理智、只以表態與否來分辨敵我,簡直唯恐避之不及。我以前會急急寫文章批評,但後來想想,他們看我所寫的這種氣急敗壞的文章,大概也像潑猴撒鬧,就像是「見佛是佛,見大便是大便」,於事無補。既然如此,索性充耳不聞。反正那些情緒,一下子就過了,偶爾犯了顛,寫出像〈心虛〉這類文章,必然引來一些踢館的人,幸虧此處荒涼,無人隨之起浪,也就這樣過去了。

但事件容易淡去,情結卻往往愈積愈深。這些表現出來的仇恨,讓我好生納悶:他們真的知道他們在恨什麼嗎?年長一點的人可能會提起南韓和台灣斷交的往事,但我很不解,何以惟獨南韓和我們斷交,讓國人記恨至今?又也許是這幾年網路上一直流傳南韓要把中華文化當作自己的東西去申遺的新聞,後來一再證實,除了「江陵端午祭」確有其事外,其他泰半是從中國大陸流出來的假消息。為了虛假的消息去憎恨一個國家,那些人的頭腦可能也不是頂靈光。

也有人大概受了日本「嫌韓流」的影響,和日本人同聲一氣的批評。不過日本人最初的《嫌韓流》一書,講的其實是韓國盲目反日的迷思。戰後日本人很不理解韓國人何以討厭他們到幾無理性的程度,以致日本人開始瘋迷韓劇和韓國明星時,有些極右派的心裡就會很不以為然,一方面嫌棄日本哈韓族沒有格調,一方面又憎惡韓國人又恨日本人又想賺日本人的錢,不知羞恥。這種「嫌韓」有歷史因素在其中,台灣人根本無須淌這渾水。但台灣有些人很愛和日本極右派一鼻孔出氣,竟以一種日本順民的身分,去責難韓國不懂日本「殖民」之恩,一如他們大肆讚揚日本人在台的統治功勳。

韓國和台灣同被日本殖民過,但對於這個過去的主子,兩邊態度差異甚大。韓國似乎是有意識的教育國民仇日,這在我認識的一位韓籍學姊得到映證。她因為所學專業,要大量接觸日文資料,但他寧願透過中文或英文翻譯間接理解,對學日文一事也興趣缺缺。每次提到日本,一例厭惡不屑,看起來還真像台灣輿論對韓國的態度。相較於台灣對日本文化之景仰,兩地南轅北轍。

之前有評論節目說韓國夾在強國之間,多災多難,養成剛烈的民族性,這種評論只說對一半。十九世紀末之後的韓國的確命運多舛,但在此之前,韓國其實統治權相當穩固。從統一新羅到朝鮮王朝滅亡,朝鮮半島只經歷兩次朝代輪替,然而在中國,卻已經經歷了唐、五代、宋、遼、金、元、明、清等朝代。由貴族把持的統治模式雖然流弊極深,但竟維持住比中國還穩定的政治局勢。朝鮮半島自高麗後期淪為元朝的屬國後,就開始採取「事大主義」的外交政策,每年都要向中國進貢,冊封、登基等重要的大事也要呈報中國,中國則派特使(常常是太監)賜封誥等,對外只能當自己是藩王。然而中國政府除了元朝以外,大體不理會朝鮮半島的內政,所謂賜封只是行禮如儀,進貢也必然有禮物回賜,其價值往往高出貢品甚多,說穿了就是本小利大的買賣。這樣數百年來,除了忽必烈東征、豐臣秀吉征韓,朝鮮半島基本上幾無外患,只有內憂。一直到明治維新後的日本崛起,欲將朝鮮半島視為轉移國內政爭和侵略中國的跳板,才開始他悲慘的近代史進程。

韓國長期以中國為師,從新羅開始就全盤中國化,但之後中國屢遭異族統治,先是蒙古,後是滿人,讓韓國出現「禮失存諸野」的心態,自許為「小中華」。這種心態殘存至今,竟也意外吻合。因為如今象徵中華文化中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早已不用正體字了,反而韓國還保留──雖然今天韓國人所識漢字有限,平常生活也鮮少使用漢字。

所以,當「小中華」竟被「東夷」日本侵略統治,韓國人的心裡自然忿忿不平。尤其日本在甲午戰後強迫朝鮮王朝脫離清朝藩屬,改成「大韓帝國」,事實上卻成了日本的禁臠,沒多久又強迫朝鮮國王簽署合併條約,讓朝鮮半島變成日本殖民地,對韓人而言,無異國破家亡,和臺灣人看待日本統治的心理,當然有所區別。

台灣和韓國本來沒有太多直接接觸,全係因為同被日本殖民,才使兩地產生關聯。後來國民黨來台,和韓國有邦交,但主要是基於「中華民國」之名,仍舊是中國的圖騰。台灣輿論討伐韓國,宛若仇寇,但台灣人對韓國的認知卻非常淺薄,最多就是網路流言。但正是因為缺乏認識,才容易蔓延仇恨,再加上歪曲的認知和偏激的意識形態,便出現砸雞蛋或言語威逼等丟人現眼的事情。

認真而論,韓國如今實是台灣應該效法的對象。就政治層面,韓國的民主狀態遠比台灣健全,當台灣還有人以追隨偶像的心境替前總統的貪污辯解開脫時,韓國人不僅已經將數位前總統定罪,更有一位因此自殺。韓國的國會議員不需要消費議題來作秀,因為他們有一個議會頻道,每個議員的出席、發言、表決法案,都在全民監督之下,無所遁形,更不要說韓國早就有人權委員會這種保護人權的機制。韓國沒有什麼「文化創意產業」這種花俏的辭彙,但他們提振影視與流行音樂、改善城市環境、獎掖藝術和設計、扶植時尚工業,每件事情都是台灣政府想要做卻做不來的。我們空有「文化創意產業」之名,韓國卻是充分在實踐提振自己文化所發揮出的巨大影響。如果我們繼續以「精神勝利法」來譏諷韓國,最終可悲的必定會是我們自己。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