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裝水的罪惡」大概是最近幾年環保運動最熱門的議題之一,熱門到連包裝水本身都不得不用環保節碳來自我「包裝」,企圖降低購買者的罪惡感,以及維繫他們的銷售量。

確實,包裝水本身的確是個極其荒謬的存在。如果賣包裝水的地區沒有辦法提供低廉且品質優良的自來水,我還能夠理解,但事實是包裝水往往是先進國家的人民在購買的,有些真正難以獲得良好飲用水的地區,其實也買不到(或是負擔不起)包裝水。而且,包裝水真的不等於比較好的水質,姑且不要論歐美等先進國家的狀況如何,在中國大陸,自來水固然無法直接飲用,但包裝水也不是一定安全無虞,很多不是知名品牌的包裝水,喝了之後還不是拉肚子。花錢讓自己受罪,在中國最為鮮明。

我覺得,賣水還單純些,因為美國或歐洲的瓶裝飲料,大概不是含糖飲料就是包裝水。可是在台灣,除了汽水、果汁、牛奶、包裝水之外,還有茶。究竟茶值不值得賣貴一點的價錢(無論茶葉品質好壞,傳統上我們總是得耗上一些泡茶的時間,這跟直接打開水龍頭喝水當然是不同的),美國人沒有在喝,當然不會在乎,而台灣人,似乎也沒有人注意過這件事情。

另外,台灣在面臨購買飲料所帶來的環境負擔時,還有一項是其他國家比較少見的,就是外帶的茶飲料。我們因為買泡沫紅茶所消耗的資源與產生出來的垃圾,絕對不比包裝水來得少。而且寶特瓶在台灣回收率還算高,可是紙杯,大家好像就不是很在意究竟回收的程度如何。甚至還有店家,如清心,用的竟是保麗龍杯,對環境的破壞更巨。而且還有封口膜、吸管、吸管套這種一般我們絕對不可能回收的部份,這些都直接衝擊地球的環境。可惜的是,就這個部份,我們似乎也沒有特別加以重視。

我其實是很愛喝這種飲料的人,尤其台灣氣候炎熱,出門在外,自不免要買些飲料消暑解渴。有時在買的時候,也會因為這些東西對環境的負擔,心中猶豫了一下。此時尋求自我安慰的方式,就是把喝完的杯子洗一洗回收。我也知道這不過只是種心理安慰,而且,誰知道回收後的這些杯子,後來怎麼了呢。就好像在美國回收的那些寶特瓶,居然只是丟到一個更遠的地方罷了。「台灣應該不至於如此吧」,我心中不免如此鴕鳥的想著,實在也是無法接受事實的衝擊。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