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次放假幾日「困」在醫院時間甚多,沒有電視也沒有網路,只能靠從家裡帶來的書稍事排遣,看的也多是舊書,有點像在做課後複習。不過,倒是因為往來家裡和醫院,在這並不短暫的交通時間當中,有一點細瑣的感想,隨手記之。



台中這幾年大興土木,市府動輒搞什麼「意象」、「改造」,把人行道或分隔島打掉重建,還多了許多花俏的東西,美其名叫「藝術品」或「設計」。我一直覺得這些「東西」,不要說沒有實際的用處了,甚至連賞心悅目都稱不上,不小心還會變成棘手的大型垃圾,成為都市裡的雞肋。

其實台中市若真要有心改善市容,這種燒錢的方式實在大可不必,一個誠品勤美可以產生的效應,遠比什麼「入口意象」來得有效果。而且,市府花的錢也從來不在刀口,同樣拿誠品勤美做例子,這幾年重鋪了那麼多地方的人行道,偏偏對勤美旁邊那段綠園道不聞不問,有一邊的人行道甚至幾乎沒有修整,任憑行道樹撐破水泥地,其他張溫鷹時期修整的人行步道,也早多有頹毀。不要說逛街人潮,還有不少人在此處遛狗、跳排舞、慢跑,不小心絆倒了受傷了,這責任,難道市府能夠概括承受嗎?反而有些地方,比如麻園頭溪沿岸,其實不太需要修整,反而花了大錢翻修,修完也沒有什麼人在走,不是不浪費公帑的。

這幾天台中下大雨,尤其感覺到這個「金玉其外」的市容一點也不實用。台中人走路在外無處避雨,因為騎樓停滿機車,要不就是被店家佔用。不透水的鋪面到處充斥,致使路面或為水窪、或成小河,而且因為排水設計不良,或者被垃圾落葉堵住,無處宣洩,有時一場急雨,就有深到腳踝的積水,或走路不慎誤踩,或汽機車輾過潑濺,狼狽不堪。

不是說台中市政府沒有做對事情,但對於行人,或者說是行人的權益,似乎不在市府的施政考量當中。甚而去說「施政考量」這種名詞都有點太看得起他們,近年台中的許多公共工程,設計手法都非常相似,一貫的華而不實、缺乏後續維護,這顯然是同一間建商所為,圖利特定廠商的狀況昭然若揭。可惜這種事情僅止於碎嘴,民眾沒有質疑監督市府施政的具體權力,只能由著他們不停破壞台中。



這次在大醫院待了多天,頗意外醫院人潮之洶湧,宛如身在繁華市區的商場,除卻輪椅病床隨處可見,甚至還有不少衣著入時的人,也看不出來究竟是來看病的,還是來探病的。也許我太大驚小怪,稍事回想,我印象中去過的醫學中心,大抵如此,台大、長庚、榮總、馬偕,馬偕在台北雙連的院區,甚至可以用「摩肩擦踵」來形容。難怪台灣的私人大型醫院,總是不停在蓋新院區,而且一間比一間來得堂皇。

我其實很少出入大醫院,縱有,也不是因為看病,多是探病,或是像現在這樣,當起看護的工作。我總覺得,必定要是了不得的症狀,受很嚴重的傷啦、需要開刀啦、跟心臟大腦有關的啦,諸如此類,才要到大醫院就診。至於感冒流鼻水發燒拉肚子之類的病痛,去一般診所即可。所以我不是很理解為什麼有人一生病就往大醫院去,也不太清楚這麼多人在醫院是什麼原因。難道台灣的醫療資源仍然有限,所以醫學中心應接不暇?還是台灣人真的太容易發生生理問題了,所以醫院人滿為患?我真的不理解。



此次母親開刀住院的醫院,剛好跟我家位在同一條溪邊,只要沿著溪走,就能夠到醫院。

台中市區有許多溪流流經,這溪跟台北的淡水河、基隆河不一樣。基隆河河面很寬,兩旁有高堤圍住,台北市民基本上與河流沒有什麼頻繁的互動,只有開車過橋時的匆匆一瞥。台中的溪則窄得多,多數兩岸植有樹木,有人行道,感覺沒那麼隔閡。台北人多覺得台中有股閒適的氣質,大概跟這類風景不脫關係。

不過以前省府時期整治台中溪流,都將整個河用水泥包起來,弄得像汙水排水道般,台中人大概也如此視之。後來開始有所謂的「生態工法」,張溫鷹時期把流經美術館的一段溪整治成「恢復原有生態」的樣貌,但很久之後我才知道,這高舉生態的「整治」,不過是把原本的溪水導入地下涵管,而另外接水去粉飾一個「自然」的假象。至於其他,則水泥化依舊。

我每日行經的溪亦然。是被水泥團團包住的大排水溝。雖然比起台北,可以看到溪水流淌,可以信步兩旁,但那景色並不宜人。市府雖然花了大把銀子將兩岸的人行道大肆翻修,但溪水本身仍是了無生氣,甚而有異味──台中市確實將這些溪流當排水溝用。最近大概是因為大選近了,要兌現選舉承諾,開始頻繁在溪邊挖下水道,比較有要改善溪流的樣子。然而,台中做這些東西,多半一時光景,一旦選完塵埃落定,不管是誰當選,大概又被打回原樣,一切依舊。然後就是做些前面提到的,沒有什麼用處的「市政建設」,充充業績,私相授受。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