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禹老遺兄作山水冊第三葉.jpg
石濤,為禹老遺兄作山水冊,第三圖


這名稱我都不知道要怎麼寫了,想把其寫個段落又彷彿寫不完似的,想來想去,大概仍是因為自己的內涵有限的關係。腹笥雖窘卻自不量力,我當如是罷。而且作為「雜談」,應該要東扯西聊,但我的文章總是過於嚴肅,雖不嚴謹卻也輕鬆不起來,無法供給愉悅閱讀的情緒,總是讓自己無端陷入無可奈何當中。特別美術史,極少有人回應,也不知道看的人是把他當一種消遣在看,還是直覺認為太難了而不看?在網路如今重視即時交流的潮流當中,我的文章就像是過氣的沼澤一樣,一潭死水。是說,這種自負的口吻彷彿我真的有觀眾,而事實我也沒有火紅過。

時序推移到我不甚熟悉的明代和清代。明代是文人畫進一步鞏固的時期,這和知識份子和地主結合,產生兼有政治及經濟實力的「文人階級」有著絕對必然的關係,透過親戚、師生、地望種種人際關係上的連結,「文人階級」成為一個鮮明而帶封閉性的群體,他們既不是皇室貴胄,也非目不識丁的農民,感覺起來,很像是歐洲的中產階級。但他們不僅擁有經濟實力,本身更是藝術的創造者,所以他們的藝術品味,便是在區隔特立於中國社會的重要象徵。這種需求到了明代晚期,甚至出現理論體系,將繪畫作分類,把可以襯托文人階級和不能襯托文人階級的繪畫風格區分開來,構成我們今天「南北分宗」、「吳派」、「浙派」等專有名詞的認知。而這樣子的成見,基本上到現在依舊存在,只是當時的文人階級,如今早已消逝無蹤。

由於明代的文人建立起理論架構,所以其觀念影響後世甚鉅,明代的文人畫亦在後世與元代一起被奉為圭臬。然而此時過度強調元四大家的典範,致使在藝術表現上出現因襲、格套化的狀態,失去早先感受自然的敏銳與生機。如此逐步僵化的過程,到了清代進一步加劇,如「清初四王」:王原祁、王時敏、王翬、王鑒,即一典型的例子。

不過在清代,出現一批同樣繼承元代文人畫傳統,但在風格表現上卻有明顯突破的畫家,如八大山人、石濤,他們將線條及造型做了淋漓的發揮,甚至出現一種仿若西方現代藝術般的視覺美感。這種發展在清中葉由揚州八怪所繼之,後又被海上畫派承襲,在清末漸成一新興主流,也影響到民國繪畫的發展。

晚清在藝術上產生最大的變革,即是西方繪畫技巧及材料的引入,這在海上畫派上可以看到明顯的影響,比如物體描繪出現光影,人物臉龐著重寫實,並使用了西方的顏料來作畫等。當然,民國之後,由於留學西方的畫家直接帶進西方的藝術觀,對固有藝術表現的衝擊更為巨大而直接。當時的有志之士,批評四王式的山水畫風格,認為中國的藝術已經到了凋敝至極的狀態,一定要透過西方藝術來加以挽救,此一挽救之方,即肆後徐悲鴻所提倡的古典寫實技巧。

相較於歐洲藝術自十九世紀中葉到廿世紀初所出現翻天覆地的巨變,中國所擇選拯救藝術的「藥方」似乎顯得落伍。然而,以當時的時空背景來看,像高更梵谷這種「新玩意兒」看起來就像一陣鋒頭,尚不知能否經得起時間的驗證,相較之下,古典主義的作品也許保守,但其價值總是為多數歐洲人所肯定。這也自然成為欲革新中國繪畫的人的選擇。

    全站熱搜

    秋風起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